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星尘 02

  • 星际文,无机甲,开船的,尽量简化设定。

  • “横行霸道”叶舰长 x “助纣为虐”蓝副手(别信)

  • 开开星舰,谈谈恋爱(别信)


「第二章」


安顿好叶修,蓝河回指挥室,跟系舟如此这般一说,两人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消一会,梁易春发来正式指令:舰队回补给点休整,蓝河陪同叶修跃迁至L-805基地。

这词用得相当妙了:陪同,暗示了叶修身份的不一般。

君莫笑是十区噩梦,也是这个星域各个势力的心头大患,人们忌惮强悍的搅局者,表面上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然而暗地里却都动了拉拢的念头。只不过叶修油盐不进,至今没有人成功而已。

所以,这是惊动了上头,大人物准备亲自出面?

心中虽然有猜测,但舰长还是很好地执行了任务,将一溜被扒了能源库的战斗舰拖回补给点所在星球之后,调出一架巡逻舰——这种卖萌一样的舰船因为结实,拥有优良的跃迁能力,带上叶修奔向太空。

 

“你们蓝雨的舰船,内部装饰还是那么晃眼啊!”叶修睡醒一觉,看上去却还是懒懒散散,“自己看着不晕吗?”

蓝雨所辖星域分布有较为广泛的星云,单个半径基本超过10光年,颜色大多为深深浅浅的蓝,从微缩图片来看,就像宇宙中下起了一场蔚然壮观的蓝色雨点。

这片星域的独特景象赋予它“蓝雨”一名,同时深深影响了生长在此地的人的审美。

蓝雨星系以蓝色为尊,就连舰船都以蓝为保护色,内部更是粉刷上标志性的星云图。由于使用特殊颜料,星云图会随着光线的变化闪闪发亮,美轮美奂。

 

“多好看啊!”蓝河不满地反驳。

“晃眼。”叶修坚持。

蓝河无奈,念着对方是重要客人,只好给蓝桥春雪下指令,模拟一堵素白的光墙,将星云图挡住。

“这就对了!”叶修舒服地伸个懒腰。

“……劳烦坐好,扣紧安全带,我们即将进入跃迁点。”

叶修笑了笑,就在蓝河以为他要自我表现一下,自负地说随便跃迁的时候,他却乖乖扣好安全带,身体摆出标准的姿势等待。见蓝河没动静,他还昂起头瞧了一眼,用眼神问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人身上有一种很奇妙的反差感。

有点萌。

“没事,即将进入跃迁点,倒数五、四、三、二、一,跃迁。”

 

航道给这艘巡逻舰一路开绿灯,经过四次远距离跃迁,他们总共花费四个小时,从第十区回到蓝雨星域的要塞L-805。巡逻舰获得领空准入许可后,稳稳降落在这颗绿意昂然的星球。

梁易春常驻此地,自然来到停机坪迎接客人,他的秘书毕言飞跟蓝河同一期参加军训,是好兄弟,此时躲在梁易春身后,一个劲朝蓝河挤眉弄眼。

四个都是干脆利落的人,见面互报姓名之后,没有过多寒暄,由梁易春带路,走向办公大楼。

路上,毕言飞终于得到机会,悄声问蓝河:“你又被扒了?”

蓝河差点两眼一黑:“什么叫我被扒?!”

“啧,我看到你们的战损清单了,7个能源库!”

“那是能源库被扒,不是我被扒!什么破表述,还秘书呢……”

 

两人说悄悄话的动静有点大,叶修注意到了,回头问:“我以前扒过你啊?我说能源库。”

“蓝河是蓝雨驻第十区的负责人。”梁易春插话道,意思是你扒下来的所有属于蓝雨的能源库,都归人家管,这笔账算起来得有一匹布那么长。

“呵呵。”叶修笑笑,“相逢就是缘分啊!”

谁想要这个缘分啊!联盟各大势力驻第十区的负责人听到这句话,非集体甩发喷血不可!

事实上,蓝河已经喉咙一甜了,没搭话,怕张嘴不是咆哮就是呕血。一想到那昂贵的战损开销,就恨不得揪着这人的衣领,逼他将能源库全部吐出来!只不过念及人家现在是客人的身份,才默默忍着。

“至少没有直接对你下手吧?一般来说,我不扒指挥舰,总要给你们留条后路不是?”叶修偏偏还在说。

“那我真是谢谢您了啊!”蓝河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

“老蓝,你先去休整吧,接下来交给我。”梁易春赶紧将这两人分开,让毕言飞送蓝河去休息间。

 

“没事,我不累,你忙你的去。”蓝河挥挥手赶人。

“别啊,我还没听你说完《穷凶极恶君莫笑传》呢。”毕言飞笑道。

这个小说是第十区各位负责人不甘被压迫,群策群力编出来解恨的作品,主要内容是君莫笑如何被消灭的小故事集,据闻还有人创作了配套的歌曲和视频。每当被君莫笑欺负了,别憋着,读读传记、唱唱歌、看看视频,聊以泄愤。

——虽然泄愤完之后,该写检讨的写检讨,该报战损的报战损,该挨骂的,继续被上头训得狗血淋头。

明白到兄弟在消遣自己,蓝河干脆将人打出门外:“真人就在这,你好奇就过去讨打,被虐了别找我哭唧唧!”

“啧啧,多久没见过老蓝这么暴躁的样子,君莫笑的影响非一般大啊。”毕言飞继续揶揄他。

“想我不暴躁简单,大春卡第十区经费的时候,你帮忙求个情呗?”蓝河撩起眼皮冷笑。

“那什么,溜了溜了!”谈到钱,毕言飞赶紧脚底抹油,一眨眼跑没影。

“小样儿!”蓝河笑骂了一声。

 

蓝河关门的时候,嘴上还带着笑意。门锁上,他将室内仔仔细细扫描一遍,直至个人智脑蓝桥春雪发出安全的反馈。按理来说,自家人地盘的房间,当然不会藏着奇奇怪怪的东西。

多此一举之后,蓝河的表情顿时垮下来,眉目之间染上一点点森冷。他命令蓝桥春雪监控门外,随后将手腕那块复古手表解下来,这个小东西十分钟以前发出过轻微的颤动。只见他灵活地拆装,不消片刻,手表居然变成一只微型通讯仪!

上面显示着一条加密消息,他看完之后立刻粉碎文件,将通讯仪分解,重新组装成普通的复古手表。

 

【叶修将是关键人物,抓住机会。】

 

完成这一切之后,蓝河才舒出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洗澡去。他睡过一觉,换上便服,约要塞没有当值的兄弟出来吃吃喝喝。

蓝雨星域的特色文化是美食,即使在要塞,也有规模壮观的夜宵一条街,汇聚了几乎整个宇宙的特色饮食,不当值的人员在这里吃吃喝喝,热闹非凡。

蓝河跟几位相熟的勾肩搭背闲逛,最后选了一间烧烤店,坐下来先点两打啤酒,再胡乱叫了一堆烧烤。蓝河爽快,说我去了第十区,难得跟兄弟聚一聚,今晚我请。损友们一听,赶紧的追加啤酒和烧烤。

 

一通笑骂,酒过三巡,蓝河搂过毕言飞的脖子,借着醉意开始倾诉,多是说在蓝雨主星被某位新人挑衅,又被分派到边缘的十区,郁闷。

“原本一帆风顺,几年之后将我调回来,凭借开荒的成绩,升个一级半级没问题,是吧?”蓝河一拍大腿,“谁料半途杀出个君莫笑,你们真是不知道,那家伙有多——可怕!”

“知道知道,我们有追着看《穷凶极恶君莫笑传》!”

“作者太有才了,谁主笔啊?!”

“哈哈哈笑Cry!”

“那个文只是搞笑,逗乐懂不懂?真实苦逼多了!君莫笑的恐惧来源于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毫无办法地被扒,还有随之而来的,那什么,战损清单啊,军费开销啊,大春的冷脸啊……老天,我只是开个荒,哪来这么多破事啊!”蓝河摇着头,跟兄弟们逐一碰杯,自己干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就该每天跟我们报告一下情况,独心塞不如众乐乐嘛!”

“就是,陪你干一个。”

 

“不过别说啊,君莫笑究竟是什么来头,他那么嚣张,联盟都不管管?”

——蓝河以及毕言飞等知情人并没有告诉其他人,君莫笑的驾驶者叶修就在要塞做客。

“第十区只开发了不足百分之十,未探明的深处藏着无数未知事物,一个君莫笑算不上什么。”毕言飞淡淡地回答,又岔开话题,“哎,难得聚一聚,不说这些不高兴的,老蓝,你在第十区有多辛苦大春都知道,别担心,不会亏待你的!”

“今晚就等你这句话!”蓝河高兴地说。

“哈哈哈有二笔担保,老蓝你回来铁定升。”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到时候别忘了再请我们吃大餐啊!”

“尼玛就知道吃吃吃,脑子能不能塞点别的!”

……

 

一群人打打闹闹,因着开心,都喝到醉醺醺才散场。蓝河特别能喝,整个晚上尽力劝酒,最后居然是站得最直那个。他将兄弟们一个个送回宿舍,最后是毕言飞。

“二笔啊,你老实跟我说,叶修是什么来头,不然我心里真的没有底,以后是拉拢还是晾着,还是暗地里使绊,总有个说法才是。”蓝河凑在毕言飞耳边压低声音问,语气相当苦闷。

听到这话,毕言飞揉揉眼睛,吧唧吧唧嘴才说:“我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大春也、也不大清楚,嗝……上头捂得紧,唔,反正不是个小角色……我听大春说,头想跟他合作,但是今天谈判不怎么顺利。”

蓝河静静地听着。

“他挺好相处,没架子,你心里有疙瘩,直、直接找他去!地面上打、打打一架,说不定你能赢,消消气……上了太空不是对手,地上有胜算,嗝。”

“也是个办法,不过我方便接触他吗?”蓝河只是一个上尉,还不能在要塞随意行走。

“可以啊,他就住在你隔壁楼,唔,没有作特殊安排……很奇怪,我也搞不懂啊……”

毕言飞念念叨叨,蓝河见从他这里得不到其他有用信息,于是扶人进门,交待屋里的管家AI照顾好主人才离开。


TBC.

————————

明天码个短篇:落雨大 水浸街纪念一下台风hh


继续卖个安利:

2018年叶蓝广州茶话会开宣,详情戳我,欢迎进群玩儿~


评论 ( 22 )
热度 ( 36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