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落雨大 水浸街 Fin.

  • 仅以此狗粮,纪念前天将我淋成doge的台风天。


「落雨大 水浸街」

“你确定……我现在出门?”蓝河站在玻璃窗前,看着外面阴沉的天幕和酷似瀑布的暴雨,嘴角抽搐。这里楼层高,如果不是眼神儿不好认错了,那么远处的街道似乎有不少已经化身为河。

 

“交流会在明天举行,你现在还不出门,铁定赶不上。”同事拍拍他的肩膀,“无畏地冲吧!”

 

“你知不知道,有一首儿歌是这样唱的:有只雀仔跌落水,跌落水,跌落水,有只雀仔跌落水,被水冲去……”蓝河一边唱,双臂一边模拟波浪状。

 

“放心,珠江水正倒灌人行道呢,至少你不会被冲到海里。”

 

“……”

 

“至多被拍在栏杆上,哈哈哈哈!”

 

交流会安排在隔壁省的隔壁,那处不刮台风,如期举办,现在还不出门,真要放主办方鸽子了。蓝河长叹一声,心想:得亏背包有防水层。他穿好防水鞋套,拿过办公室最大的伞,全副武装,在众人幸灾乐祸的欢送声中,沉重地走进电梯。

 

“唷,准备去抗洪救灾呢?”电梯里有熟人,一看他的装备,顿时笑了。

 

“我大概是被救的那个。”蓝河无奈地笑,“你要下楼?别告诉我这种天气还要出外勤啊。”

 

“可不是嘛!出差呢。”叶修一摊手。

 

“兄弟,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蓝河差点扑过去喊亲人,连忙伸出手跟他握了握,“我去赶高铁,你呢?”

 

叶修沉吟一下,才说:“飞机。”

 

“搞笑呢吧?这种天气,你能起飞就真的上天了!”蓝河拿出手机戳开一张图,“看到没,夜间部分地区有可能出现龙卷风,机场航班肯定都取消了。”

 

“是啊!我那班机从中午到现在一直延误着。”叶修显然也在苦恼这个问题。

 

“去哪儿啊,高铁能到的话,跟我杀去南站呗!”

 

叶修报了个地方,两人发现目的地一致,都是去参加交流会来着!

 

“走走走,风里雨里,许哥守护你!”有人陪自己淋这场倾城大雨,蓝河顿时高兴起来,招呼叶修开伞。

 

“我没带伞,打算打车来着。”

 

“……醒醒吧,这种天气怎么可能打得到车?”蓝河笑得不行,他带的伞足够大,干脆遮到叶修头顶上,一手撑伞,一手搂过人家的肩膀,冲出门口。

 

雨就跟倒水一样,路面上,高处的水流汇成小溪往低处哗哗奔腾,碰上凹陷的地方,居然冲出了小漩涡,溅起浑浊的水花。在平地,道路两旁积水严重,已经漫上人行道了。

 

雨砸在伞顶,发出沉闷的声音,蓝河扯着嗓子说话:“我刚才提前半小时喊车,排二十多个号,到刚才只前进了几个,估计还是不想等取消订单的。”

 

“出门不易啊!”

 

“我们的目标是,活到高铁站!”

 

他们原本打算搭地铁,但去地铁站要步行十来分钟,晴天还好,不想走还能骑个共享单车,然而在暴雨天,还是二人同撑一把伞,这段路显得尤为艰难!

 

伞似乎被雨水砸得垂了下来,地上积水汩汩流淌,有防水鞋套都不管用!

 

蓝河感觉到水花都溅到鞋套里面,知道撑不了多久,环顾四周,干脆带叶修过去公交车站那边。“我们坐公交去地铁站!”

 

“行啊。”叶修机智得很,直接穿拖鞋出门,倒是不怕湿鞋子。蓝河的伞足够大,还倾向他这边,目前为止上衣一点儿没湿着。他不动神色地将伞一点点推直,好不容易让伞端端正正地笼罩在两人头上,结果蓝河没走几步,唰一下,手又歪了,伞再度倾斜过来。

 

“你会不会撑伞啊?”叶修无奈地问。

 

“啊?”蓝河还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事了。”叶修直接扶着伞,跟蓝河一起撑,并不断暗中使力。

 

路上汽车不少,但行驶缓慢,毕竟这么大的雨,雨刮也想罢工。公交车的底盘高,还正常运行,没一会儿就来了一辆能到地铁站的车。

 

“搭两个站下车,就能进地铁了,希望地铁站别灌水……”蓝河不住地念念叨叨,“上年有场暴雨,也是跟现在差不多大,有几个地铁站进水啊,惨到爆,入口跟瀑布一样!”

 

“感觉你们本地人每年都要在大水围城之中求生。”叶修调侃道。

 

车上人不少,都拎着伞,到处湿漉漉,有点凉意。蓝河身边站着一位大叔,伞没有卷起来,大咧咧散着,占了不少空间,他不想被碰到,以免湿裤子,小心地挪着位置。叶修发现之后,扶着他的肩膀往自己身前带了带。

 

“过来点,我这里空。”

 

老实说,没多空,两人面对面站,本来只隔着小碎步走的那种一步半距离,蓝河被带着走近一步之后,腿上几乎能蹭到叶修的裤子。

 

“跟挤地铁一样。”蓝河偏过头,没敢跟叶修对视,脚上被钉在原地,没敢动,也不想动。

 

他跟叶修相识可以说是一种缘分。俩人住得挺近,上班又在同一栋办公楼,甚至从事同一个行业,于是乎,通勤的时间、方式都差不多。

 

搭地铁的话,蓝河总在固定的门口上车,那些个门口对准换乘站的电梯口,这样,换乘的时候他就能冲到人潮前方,比较轻松地争取到下一趟地铁的上车机会。至少,不会挤在汹涌的人流当中当一条绝望的沙丁鱼。

 

几个月前,他发现有个哥们的想法跟他一致,每天上班,几乎都能跟对方在那些个门口碰到。一周过后,眼熟的两人搭上话,蓝河得知对方新搬来附近住,上班的话,办公室在66层,比他高了三十多层。

 

住得近,又在同一栋楼上班,行业也一样,聊起来话题自然多,两人就这样成了朋友,叶修还时不时到蓝河家里搭伙。

 

叶修是那种一声不吭的时候,根本不扎眼的存在,每天早上,他跟所有上班族一样,眼里带着点困意,懒洋洋地靠在地铁门边,偶然跟蓝河搭句话。直到发生了那件事,蓝河才发现,对方平时没什么干劲的模样只是内敛、低调而已,也是那件事之后,他的视线越来越无法从这人身上移开。

 

上班那趟地铁要经过几个号称地狱的站点,那里上车得拼命挤,夸张地说,脚不到地都不会摔。有一次,一个姑娘被挤到蓝河旁边,脸色奇差,不断地挪动,引来旁边一位大妈的不满。蓝河却看得清楚,姑娘只是在躲——有个猥琐的老男人,手不干净,在吃人家“嫩豆腐”!

 

蓝河毫不犹豫伸手扣住那只爪子,让对方收敛,不料对方没怕,反而凶巴巴地瞪他,低骂一句:“下车弄死你!”

 

“想弄死谁?”

 

蓝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答,一旁的叶修已经开口,他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平静地看着那人,脸上不见怒意,神色平平淡淡的。对方满脸凶狠,嘴唇撅着,一副“活色生香”的流氓地痞样儿,然而在叶修面前,他的气势却生生被压了一头,对峙片刻之后,居然撑不下去,用力缩回手,随着下一站下车的人流溜了。

 

当时,叶修身上那股难以言喻的气势和带来的安全感简直man到爆炸,别说那位小姑娘,就是从没直过的青年都被荷尔蒙兜了一脸,心跳瞬间加速。

 

后来也有一些奇妙的经历,比如人实在太多,蓝河被挤得拍在叶修身上,手掌撑在车壁借力站稳,处境艰难啊,叶修偏偏还在这时候笑着,说许哥你这是壁咚我吗?

 

原本已有一点动心,对方有意无意这么一撩,完了,理智集体投降。

 

蓝河不知道叶修怎么想,反正,目前看来,对方挺习惯在他被挤得没位置站的时候,将人往身边带,搭搭肩膀啊,扯扯手臂啊,距离拉得也近,不知道是这人天生神经大条,不在意亲密接触还是怎么着。

 

蓝河心里关着一只疯狂挠毛线球的猫咪。

 

“有车熄火了。”叶修侧头看窗外,示意蓝河抬头。

 

“肯定啊,那段是低洼路,你看有人推自行车,水都淹到半个轮子那么高了,小车的话,司机胆怯一点点,一松油门就完球,铁定进水。”蓝河经验丰富得很。

 

“不容易啊……”外省人感叹。

 

“习惯就好……”蓝河耸耸肩,“这时候刷朋友圈啊,刷微博啊,比过年还热闹,段子手们又该倾巢而出了。”

 

“有很多粤语梗。”

 

“哈哈,是的,真正的落雨大水浸街。我看地下商城那些台阶全部变成流水瀑布了,晚上加上灯光肯定浪漫!还有呼朋唤友上街抓鱼啊,滴滴打船啊,泡脚喝早茶啊……哎,你知道不,我们这边管这种大雨叫做‘落狗屎’。”

 

蓝河兴致勃勃地给叶修细数这边的“下雨文化”,说得生动,叶修听着觉得有意思,眉眼都挂着笑意。

 

蓝河只顾着说话,没留意窗外,说到口干舌燥了,忽然醒悟过来:怎么还没到站呢?!扭头一看窗外,完蛋了真是,路彻底堵上了!

 

“我后悔上公交了,刚才就应该拼着淋成落汤鸡也要走去地铁站!”蓝河低声道。

 

“平时也堵啊。”叶修耐性很好,其实他早发现堵车了。

 

“不是,下雨很多路会淹水,车辆都被挤到那几条大路上,会堵得怀疑人生。”蓝河探头瞧了半天,前面的车辆纹丝不动,唯有路边的积水哗啦啦流淌,坐车跟坐船一样,难怪有人说,“上街开艇”。

 

“长见识了长见识了。”叶修笑着摇头。

 

堵车,能怎么办?两人只好聊天打发时间。

 

一个转弯,步行3分钟能走完的路,公交车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候。好不容易来到地铁站,蓝河大呼一声:我爱地铁!

 

“这大概是全城唯一没有瘫痪的交通了。”

 

这句话发自肺腑,以至于去到高铁站的时候,他眼都直了,不敢相信地喃喃道:“我刚才是不是立了个flag?”

 

“是啊!”叶修绷不住,笑得差点蹲地上。

 

蓝河在地铁上说了一路飞机肯定得延误到明天,让叶修把票退了,忽悠人家买了跟自己同一趟的高铁票,还说,高铁,顾名思义,老铁稳吶!

 

——万万没想到,老铁也扎心。

 

高铁南站滞留了大量旅客,蓝河拉着叶修上二楼,那里人少些,从栏杆往下看,黑压压一片人头!

 

“主要是,我没在朋友圈或者微博刷到高铁站的情况……老天啊,为什么风大雨大还要出差……”蓝河开始怀疑人生,把背包放在地上,背靠着栏杆叹气。

 

“生活不易呗。”叶修犹豫一下,见四周的旅客要么盯着报车次的滚动屏,要么低头盯手机,终于抬起手,揉了揉蓝河的发顶。

 

青年浑身一僵,被对方触碰的时候,浑身跟过电一样,手指尖都麻了!

 

“幸好你出门顺便捞到我,不然有得无聊。”叶修收回手,没事人似的正经调侃。

 

“……嗯,啊,是啊……”

 

“走着,先吃个晚饭,都没看到有咱们那趟车的信息,肯定延迟了。”

 

“我想起来了!吃完到入闸口,我知道怎么能尽快上车。”蓝河头顶似乎有个小灯泡亮了,一秒回血,背起背包,斗志昂扬。

 

“嗯?”

 

“等着!”

 

“好嘞。”

 

二楼有几间快餐店,都满座,两人排了一会儿号才拿到位置。囫囵填饱肚子,蓝河一脸神秘地带叶修钻到他们那趟车的入闸口,缩在一旁候着。

 

叶修不明所以,由得蓝河拖着自己的手。这趟出门很是狼狈,不过也算值了。

 

“高铁的好处就是,只要不因为那个龙卷风的消息停运,发车慢一点都没所谓,总能排到的,咱们一定能赶上明天的交流会。”蓝河信心满满地说,但又卖关子,不告诉叶修自己打的什么算盘。

 

这里是人流量最密集的地方,空气相当浑浊,人待久了容易没精神,蓝河垂眼玩手游,嘴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叶修聊天。

 

“你们工作室真好啊,规模小,但有大神坐镇!利润可观,上升空间又大。”不可避免地谈到工作。

 

“老早跟你说过,心动不如行动,跳槽啊!”叶修鼓动他。

 

“也就羡慕一下,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公司。”蓝河肯定地笑道,“你们那位大神真心了不起,昨天新推出的活动,绝了,我们大春都说了一句服气。”

 

“那是!”叶修不禁微笑起来,“不过所谓大神也是普通人一个,不建议过度崇拜哈。”

 

“距离产生美吧,你跟人家同一间公司,没有那层神秘感。我就不同了,是竞争对手,对大神那是既服气,又恨得牙痒痒!”说到这里,蓝河的手指戳得更大力了。

 

“别拿手机屏撒气……有机会合作一下呗,你们公司是老牌,各方各面都比兴欣完备,一些地方有合作空间。”叶修说。

 

“那你牵个线啊!”蓝河抬头,眼睛亮亮的。

 

“好好好。”叶修就笑。

 

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检票口有工作人员拿着扩音器喊某趟列车开始检票。闸口前至少挤了6、7趟不同车次的人,发出一阵骚动,终于能检票的人自然眉开眼笑,轮不到的,叹着气,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还没轮到检票的,麻烦后退,让出位置!这里被堵住了!”工作人员声嘶力竭地喊,然而收效甚微,谁都想走,似乎站前一点,能快一些离开似的。真是辛苦那些加班加点疏散客流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汗流满面,同一个问题要回答数十次,还要挨骂。

 

蓝河自己听报站,发现这趟列车会停靠自己要去的站点,连忙拉着叶修凑过去。

 

“等等,不是我们那趟吧?”叶修好奇地问。

 

“嘘。”蓝河一脸偷鸡摸狗的表情,等那趟车的人差不多进完闸,才举着票,压低声音问检票的小哥:“我们去这个地方,能上吗?”

 

小哥看一眼,确认地点之后,点点头,放他们入闸。

 

“这是……什么操作?”叶修哎呦一声,乐了。

 

“这班车应该下午3点多开的,熬到现在……我看看,8点,肯定有很多人退票了。恶劣天气嘛,检票没那么严格,有票就能上,嘿嘿。”蓝河满脸写着“夸夸我”。

 

“果然跟着许哥有肉吃。”叶修如他所愿,一顿夸。

 

“哈哈哈够了够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会说话。”一路几乎过五关斩六将终于顺利踏上高铁,蓝河很高兴。

 

果然有不少人退了票,列车有不少空位,两人挑了一节没有小孩、没有夕阳红出游团的安静车厢,默契地坐在只有两座那一列。

 

“感觉我们像是去旅游哎。”蓝河插上充电器,舒舒服服地坐着。

 

“是有点。”叶修回答道。确实的,跟这人在一起,心情有点雀跃。

 

列车关门,缓缓驶离车站。风雨迎面而来,车窗瞬间被打湿,无数道倾泻的小水流在玻璃上流淌。车厢内能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但不吵,很催眠。

 

车上信号不好,手游玩不动,蓝河打了个呵欠,说我们小睡一会儿,大概要5个小时才到,都半夜了。

 

叶修没有异议。

 

在车上睡不安稳,叶修眯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睁开眼,找不到困意了。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雨,列车在轨道上平稳地行驶。车厢到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有人在轻声说话。蓝河还睡着,脑袋垂在他肩膀附近,再点几下就会落到他身上。

 

叶修便挪了挪位置,等会儿好“接住”蓝河的脑袋。他靠在椅背上,仔细回忆这家伙刚才、以及往日的一些表现,最终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手搭到蓝河的手背上。

 

台风天降温,车厢内空调开得也足,手背的肌肤有点凉。叶修想着,不自觉将手握紧一些,试图用掌心捂暖他。

 

列车靠站的微颤惊醒了蓝河,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脖子有点酸痛,刚想揉一揉,却发现手背上压着一个暖和的东西……是叶修的手。

 

不小心碰到的,还是、还是故意放上来的?

 

蓝河赶紧闭上眼,睫毛不住地轻颤,内心翻江倒海——怎么办,我是调侃,还是娇羞……呸,什么娇羞,是调侃,还是直接问对方什么意思?哇靠万一是不小心碰到的,多尴尬啊!

 

其实叶修也没睡,闭着眼睛而已,自然察觉到蓝河醒来的动静。对方重新坐直身体,没再枕着他的肩膀。手指不安地动弹过,但没有移动。没有叫醒他。

 

至此,叶修完全确定蓝河的心意了,心情就如同这趟列车从凌乱的台风天驶向天清气朗之处,再无风雨,舒坦异常。

 

后来蓝河憋不住,抽出手上了一趟厕所,重新落座之后,又将手搭在叶修的旁边,这是明显带着暗示的以为。叶修也不装睡了,侧过头看他,眼里带着笑意,表情在灯光下显得很温柔。

 

“刚才我主动了,这次轮到你了吧?”对视良久之后,叶修轻轻地说。

 

“……嗯。”

 

Fin.

 ——————

两件事:

第一:6月17日妖都的蝴蝶蓝感谢祭(念做全职O)终宣啦!详情戳我。还可以买票票~有电子票。

会出摊,摊上有15款无料……你们没有听错,是15款无料。除此之外,还有150个无料组成的奖品池大玩抽卡游戏。欢迎大家到时候来玩儿!!不能来的话,找代购啊!!!rua!!!不来真的亏!!!(有姑娘实在找不到代购,可以干脆出门票,请有空的姑娘逛展←别人教我的,这操作很骚)

啰啰嗦嗦是因为摊位宣图还没做好()具体信息请稍等哈~

第二:继续卖个安利

2018年叶蓝广州茶话会开宣,详情戳我,欢迎进群玩儿~

最后,好奇广州泡成什么样,可以看看这个链接:【戳我戳我】

评论 ( 67 )
热度 ( 65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