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请遵医嘱 06

  • 原名“叶医生你好,叶医生再见”,tag为“蛋的短篇

  • 放一章混更(¯﹃¯)拿不到无料也没关系啦,也就剩下一章左右的未公开内容。

  • 小料《放学别走》会跟《丹青不渝》通贩。

  • 请假,参展期间要睡各位太太,615、616都没有更新,617有龙王叶短篇。


###

高考的两天过得特别快。以往考一模二模三模的时候,总觉得时间难熬,尤其在炎热的夏天,咬半天笔头太阳还火辣辣地挂在天边。然而高考呢?似乎刚踏入考场,再走出来,已经被告知,书包可以扔了,人生重要的分水岭即将成划成。

包袱一抛,数不清的考生将压抑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多年的情绪彻底发泄出来,肆无忌惮地狂欢。也有人如释重负,回家倒头大睡。许博远不属于这两类,这家伙心有所思,飞奔出考场之后,高高兴兴跑到诊所找男神。

“我考完啦!”许博远跟小时候一样,一蹦一跳冲进大门口,双手往叶修的桌子上一拍,脸上眉飞色舞。

叶修“唔”了一声,抱手要笑不笑地看着他:“考完又怎样?闲得皮痒找我治是么?”

“哎,不解风情!”许博远假装嫌弃他,眉眼皆是弯弯的,“嘿嘿,我要闲下来了,你羡慕不?某人每天都要坐诊,哈哈。”

“还行吧,正打算请个年假去旅游。”叶修伸了个懒腰,状似随意地说,“你很闲是吧?一起走啊?”

许博远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随后疯狂点头,连连说:“我去!”

“知道去哪了吗就去,你爸妈同意啊?”这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叶修笑笑。

“他们答应!……咳咳,他们没所谓的,都不管我。”许博远心想,爸妈都答应我追你了好吗!

“你回去再确认一下,别鸽我啊。”叶修想了想,又说,“去哪里,什么时候去,怎么玩,你来订吧,做个计划。”

“……不是你想休假去旅游么?”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这不,逮到一个苦力了嘛!”叶修笑得开怀,“小同志我看好你!”

“去你的!”许博远做了个咬人的动作,朝其他人挥挥手再见,甩着空荡荡的书包回家。

许博远这边恶狠狠地凶人,回到家的时候,却笑得阳光灿烂,朝爸妈一通嘚瑟:“叶修约我去旅游!”

“找苦力扛行李的吧?”

“我看像。”

——某种程度上,两位真相了。

许博远无法反驳,哼哼唧唧地上网搜索假期人少的旅游地点,还暗搓搓地添上“情侣”二字。

谁也没提考成怎样了,这家人就这样。

许博远拉着叶修咨询意见,一边修订旅游计划,一个星期之后,差不多到订酒店的阶段,叶修忽然接到通知,7月底被派去参加一个学术研讨会,现在就需要加入团队进行案例研究,以便在会上做成果分享。这意味着旅游计划泡汤。

两个人心中不约而同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啊!

许博远瘫坐在诊所的椅子上,呼呼对着空调吹,内心在叶修的头顶P上一群咕咕叫的鸽子。

“8月还有机会嘛。”叶修走过去,将空调温度调高,坐在他旁边,拿过他的手腕把脉。

“到时候再说吧……”许博远兴致不高,明摆着不开心。

叶修感到抱歉,请年假去旅游的本意不过是祝贺许博远高考结束,如今去不成,还让人白高兴一场,唉……

“请你吃顿饭吧!”

“许哥哥我不乐意赏脸。”许博远颓颓地说。

“你这孩子真难哄。”叶修哭笑不得,“市内一天游如何?”

“市内有什么好去的,还不如在家里吹空调呢。”

“那我允许你放假每天过来这里吹空调。”

“……”

两人默默坐了一会儿,许博远用膝盖撞撞叶修的,问他:“大学念什么专业好?我感觉今次高考发挥挺好的。”

“自己喜欢吧?”叶修侧过头看他。

“我……”许博远被人一看就虚了,方才的嚣张气焰一扫而空,眼睛扫了一圈诊所。他作为常客,能闭着眼睛在这里走,对各种诊疗器材也熟悉,可是吧,他对医学可能兴趣不大,从未有探究的欲望。只是如果不学医,又怎么跟上叶修的脚步?

“你要是学医的话,”叶修像是能猜到他心里想什么,“有我珠玉在前,恐怕会有很大压力。功课方面我能辅助你,但没办法提高你的天赋。”

“脸真大……你就明说我没有当医生的天分呗!”小心思一下子被拆穿,还被毫不留情地被指出技能点不高,许博远更加不高兴了。

“好吧,你没有学医的天分。”叶修从善如流地说出来。

这人真是!许博远被气得锤自己胸口顺气。

“不过,你……”叶修顿了一下,将一些话吞掉,“可以考虑药膳营养师这个方向,以中医学为基础,主攻药膳方向,到时候考个证,找块风水宝地开个药膳馆子,那什么,客人管够。”

——学医这条路不好走,你如果想深入了解我和我的职业,可以考虑互助互补那条路子。

许博远听闻,瞬间摆脱颓废的状态,心动不已:“药膳,是吃的?吃的我喜啊!”而且听起来跟你“同流合污”什么的,我更喜欢啊!

“有兴趣的话,我让人发资料给你看看,认真考虑啊!”叶修惭愧了1秒钟自己“误人子弟”,立刻调动更大的热情说服少年从事这个行业,“药膳做得足够良心,不愁没有客源,我有个师弟三年开了5家分店……”

许博远听得眼睛都不眨,像是取经一样神情专注。名老中医覃先生看着自己徒弟“坑蒙拐骗”祖国的花骨朵儿,笑着摇头。

听完叶修一番话,在许博远的想象中,自己日后已经妥妥是百万富翁了!他高兴了一会儿,琢磨着,日后要是真能取得大成就,算有资本跟叶修在一起了吧?于是顺口又问道:“老叶啊,你这么优秀……哎别这样看我,叶修,叶医生,行了吧?!就是,老叶啊,你这么优秀,想找个什么样儿的情侣嘛?”

这个欲盖弥彰的问题真是听腻了,叶修睨他一眼,心想:说到底我为什么会看上这个蠢小子?

说不出具体什么时候动心,前年帮他治胃病的时候,有一瞬间觉得这个努力奋斗,有事还一声不吭自己扛的家伙挺不错,之后日常被骚扰,也不觉得烦人。一开始不过是义务陪聊,渐渐的,性质就变了,自己会因为他的高兴而高兴,会因为他考试失利的沮丧而担忧,这个家伙,从豆丁那么一点大,净给人添麻烦,慢慢长大到能牵动自己名为七情六欲那根弦,情感的发生自然而然,当得起那句“情不知所起”。

许博远见叶修沉默,不知道该换话题还是等待。

“你多少岁了?”叶修忽然问。

“17啊。当初入学动了点关系,提前念小学一年级,所以要到今年年底才满18岁……不是,你应该知道我多少岁吧?处方笺写了不少呢!”

“我知道,确认一下。”叶修淡淡地解释,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留给人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什么意思啊,间歇性失忆?”许博远朝他背影喊道,叶修没有回答,等他离开诊所差不多回到家,才在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来自叶修的。

“那个问题,等你到18岁再公布答案吧。”


TBC.

——————

坐摊真的好多细碎事情做QAQ

虽然开头说了明天没有更,还是努力上班摸个鱼吧~


评论 ( 43 )
热度 ( 29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