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结果 Fin.

  • 西幻pa,龙 x 精灵。

  • 依然脑洞很大。

  • 全文9700+,请选择合适时间阅读~


❀❀❀


“老叶喜当爹啦!!!”

不怀好意的、夹带着狂喜的怒吼响彻天际,罗辑的烧瓶裂了,安文逸的表情裂了,魏琛并不相信喊话人的节操,暂时无动于衷,继续跟包子侃大山。

方锐肩膀上扛一个小娃娃,风一般冲到主殿外,仰头朝扒拉在穹顶睡觉的某条龙大吼:“老叶,你儿子找你!!!”

“孙子你瞎嚷什么?”叶修被吵得不耐烦,毫不留情地怼回去。

方锐的大嗓门吼得人尽皆知,闲得拔毛玩儿的众人迅速围过来凑热闹。

“又是碰瓷?”有人问。

“咳咳,感觉不像碰瓷……”方锐将小娃娃举高,让众人看清楚,“跟老叶有几分像吧?!”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孩子黑发黑眸,脸蛋肉呼呼的,薄唇,确实有几分老叶的模样。

 

“我没说错吧,老叶喜当爹了!!!”方锐的嘴角咧得老高,显然十分期待叶修因此事吃瘪。

“你有没有常识,那不叫喜当爹,而是叫风流债!”有人纠正他,随后发出牙疼的声音感叹:“想不到啊,叶修居然在外面有风流债……”

“啧啧,想不到啊……”

“啧啧啧,找上门了都……”

“啧啧啧啧,儿子都这么大了……”

 

“我说你们闲得慌是么?瞎起什么哄!”底下的人实在吵闹,大黑龙迫于无奈,振翅从高高的穹顶飞下来,落地化为人形,呵欠刚打了一半,又生生吞了回去——“卧槽?!”

陈果接过那个小娃娃,凑到叶修旁边比对着看,随即瞪大了眼:“长得超像!”

“是老叶的种,错不了。”魏琛点点头,得出一个深沉的结论。

那个一直被围观,从来没吭声的小娃娃昂着头观察叶修,终于怯怯地抬手揪住他的衣摆,奶声奶气唤了一声:“爹!”

“噗——”

本该是感人泪下的父子相认,然而鉴于场面异常喜感,所有人不约而同喷笑出声。

叶修的脸,可能一辈子都没这么精彩过。

 

乐够了,终于有人解围:“小屁孩,谁教唆你来碰瓷的?叶修虽然嘲讽没下限,但守身如玉从不乱搞,这是常识懂不懂?你要挑事可以,但不该挑战常识。”

“对啊,哪个脑残想出来的主意?”

各人花尽心思,企图哄小孩子说出幕后主使,唯有被“坑”的人眉头紧锁,如有所思地看着小孩子。

“爹,”小孩子躲到叶修身后,委屈巴巴地告诉他,“我今年五岁。”

五岁,即事情已经过去五年,这个时点让叶修挑了挑眉:“有点意思。”

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的众人问:“老叶,有点意思是什么意思?”

“五年前嘛,我选了一个龙后。”叶修轻描淡写地说。

“嘶——”被蒙在鼓里的众人一致震惊。

“也确实发生了点什么。”叶修垂目看着小豆丁。

“卧槽——”众人表情各异,某几个略显猥琐。

“不过那是男人。”叶修丢下最重要的一句话,随后笑了笑,问小孩子:“我是你爹,那你娘是谁?”

现场一片人仰马翻!

 

叶修的领地并不广阔,然而个人积威甚重,其他领主逢年过节都得给他上贡,是一条低调、无形之中掌管荣耀大陆实际话事权的龙。

这样一条龙,随便喷一口龙息都有人关注着,就别提有关他的八卦了。

叶修喜当爹……啊不是,被风流债找上门一事迅速传开,数不清的信件通过各种途径传送过来,披着友好互动的皮暗搓搓打探消息,问题集中有三:一是孩子是不是叶修的种,二是孩子的娘是谁,三是可不可以过来现场围观。其中,第三点尤为重要。

叶修一打响指,将所有信件焚毁,眼不见心不烦。

 

“说吧,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叶修拎起小孩子后衣领,没好气地逼问。

“我叫叶小河。”这娃性子淡定,被一方霸主拎在手上,眼神毫不畏惧。

“这名字……看来你认识那家伙。”叶修平静地看着小家伙,“说说看吧,他现在在哪里。”

“他”应该就是指跟叶修发生过什么、差点成为龙后的那个男人。没有人不好奇,为什么叶修最终没有带“他”回来领地,甚至没有跟任何一个人提起这件事。说其中没有故事,包荣兴都不信!

 

龙是什么生物?看到亮晶晶的东西就忍不住藏到宝库里,遇到喜爱之物,就有冲动埋到肚皮底下,要是遇见喜欢的对象,肯定恨不得拿根绳子拴在自己背上,去哪儿都不分开。

龙是贪心的,霸道的,不讲理的。

为了跟别的物种和平共处,也为了当好一个领主,龙会有所收敛,但无论披上多么华丽的外裳,这些被视为恶的天性并不会改变。

叶修比普通的龙更不像一条龙,因为他实在太无欲无求了,甚至没有属于自己的亮晶晶的宝库,一天到晚只知道懒洋洋地睡觉。只不过,在伴侣和后代的问题上,他还能一如既往淡定吗?

方锐那些人,虽然乐于千方百计寻找机会挤兑自己领主,但终归知道轻重,求生欲使得没有一个人敢打听“他”,包括两个男人怎么得出一个娃这种明显不合常理的事。

 

“他在格林之森。”叶小河肯定地回答。

“格林之森吗?”听到这个地点,叶修眼底略过一层薄红,他面沉如水,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去接他回家吧。”

见到叶修这个表情的人,内心不约而同地想:完了,领主万年不生一次气,今次可能要出大事。

是的,虽然叶修看起来跟平常没啥区别,表情也没啥波澜,但熟知他的人知道,这条龙非常、非常生气——啊,好想跟过去围观八卦啊!

“领主,您是否需要随从啊?”方锐捏着嗓子,不怕死地毛遂自荐。

“一边去,看好家门。”叶修摆摆手,下一秒,黑龙庞大的身躯占据了主殿广场。

“我们需要准备点什么吗?你要是带个龙后回来……”陈果既兴奋又担忧地问。

“再说吧。”叶修显然心思已经不在此处,他长尾一卷,将叶小河拎到后背,继而蝠翼一震,冲天而起。黑龙张开的翅膀遮天蔽日,朝格林之森的方向掠去。

 

格林之森在叶修的领地之外,路程稍远,但黑龙的速度迅捷如疾电,用最快速度赶到,太阳尚未落山。叶小河的发型被疾风吹得无比酷炫,叶修化成人形,给他揉揉,又让他坐在肩膀上。

“指路吧。”叶修的口吻不算温柔。

“一直往前走。”叶小河胆子忒大,小手直接放在叶修脑袋上,揪住一撮头发稳定身形。

“好。”叶修笑笑,抬步走进郁郁葱葱的森林。

此处是精灵的地盘,外人进入会受到阻拦,但叶小河似乎能够跟精灵们沟通,在他的引领之下,所有迷障自动移开,两人顺利地走进森林深处。

 

“小子,这里没有外人,能说几句真话了吧?”叶修一直抬手扶着小孩子的小脚丫,以防摔倒,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加大手劲威胁。

“爹,我听不懂。”叶小河一板一眼地回答。

“叫谁爹呢?”叶修笑着摇摇头,“谁规定黑发黑瞳就是我的种?”

叶小河沉默不语。

“你是哪一条黑龙的崽吧?同是黑龙,你五官还没长开,那些人又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才会觉得咱们像。”叶修心里跟明镜似的,在领地的时候没有挑明,懒得解释而已,“你跟蓝河可一点都不像。”

“难怪他说你很聪明。”叶小河没有继续装,爽快地承认自己确实不是叶修的儿子。

“他呢?”叶修沉声问。

“暂时还不能见你。”叶小河回答。

“……是不想见我?”叶修难得有一些迟疑。

“主要还是身体原因。”叶小河过多解释,直截了当地问:“你知道蓝河是什么吗?”

“精灵呗。”

 

五年前,叶修要到格林之森收集材料,发现此处有五分之一的森林被暗夜猫妖占领,还有吸血小精灵与它狼狈为奸,祸害一方。叶修一来要取暗夜猫妖的材料,二来也是闲的,便将这个邪物以及它的小喽啰们一锅端了,过程中翅膀受到撕裂伤,不得不原地休整。

蓝河带着一队精灵姗姗来迟,原本打算给暗夜猫妖一点教训,结果猫没找着,却碰到一条伏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龙,翅膀受伤了,淌了一滩血。能怎么着?抬回去交差呗!

就这样,叶修莫名其妙被抬到精灵的辖地。

精灵一族有一秘宝被被暗夜猫妖偷窃,如今猫不见了,巢穴空荡荡,秘宝下落不明,唯一的希望落在叶修身上,因此大黑龙受到很好的款待,吃掉的灵丹妙药用吨来算。

 

也不是叶修故意坑精灵,纯粹是翅膀受伤了,龙就无法化人,单纯靠吼叫,和精灵沟通不来啊!

飞不起来,又不能像人那样行走,靠四条腿蹦跶的话……二了吧唧的,叶修完全懒得动弹,整天趴着睡觉,给精灵一副“这条龙快不行了”的错觉。

将龙抬回来的人是蓝河,自然也需要他照顾。蓝河对此事很上心,变着花样搜索珍稀药材喂给叶修,翅膀的伤不必说,蓝河亲自给上药和包裹,细致得不得了。

森林的地表铺着厚厚的落叶和草丝,松软得能把脚陷进去,叶修作为一条龙,皮坚韧无比,趴在这样的地上并不舒服,蓝河细心地发现了,特地搬来几块大石头。叶修舒舒服服地瘫在石块上面,时不时蹭蹭痒痒,满意极了。

 

森林里小动物特别多,都是没开灵智、在精灵的庇护下没见识过危险的缺心眼货色,叶修那么大一条黑龙,他们居然不怕,在龙的身躯蹦蹦跳跳,甚至试图安个窝。叶修特别好脾气,由得他们瞎闹腾,就是有时候被弄得背上和翅膀痒,自己挠不到。

蓝河发现黑龙最近有点儿“躁动不安”,尤其是有小动物围着的时候……他悟了,插了几个稻草人在叶修身边,驱赶这些烦人的小东西。

如此一来,叶修的造型十分喜感:翅膀裹着厚厚的嫩绿色草带,身下的石头堆开着七彩小花,四周插着可爱的稻草人,风一来,会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鸣响——哪怕龙龇牙咧嘴都不觉得凶了啊!

蓝河见状捧腹大笑,像做了恶作剧一般。叶修无奈地伸出完好那一边翅膀,用尖尖轻轻推搡精灵,这个动作可以说不仅仅是无奈,甚至带有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宠溺。

 

精灵大多有一头漂亮的长发,蓝河也不例外,只是这家伙比较有个性,刘海倒腾得有点酷,这使得他看起来不似别的精灵柔美,带着爽朗的气息。他有时候披散头发,有时候扎高马尾,有时候别的小动物会帮他扎小辫子,形象百变。

但总是挺好看的,叶修心想。

珍稀药材吃着,还有专人细心照料,叶修的翅膀一个月不到便痊愈,连一丝疤痕都找不着。见实在没办法再装,大黑龙终于现出人身。

 

月光下,黑发黑眸的男子赤脚踩在草地上,懒洋洋地朝精灵招手,让对方走过来,“你叫蓝河是吧?”

蓝河一愣,随之意识到这个男子就是那条龙!他一个箭步冲过来,揪着叶修的衣领大吼:“你终于能说话了……快说,我们一族的秘宝在哪里?!暗夜猫妖那货滚哪里去了?!”

“……”叶修眨眨眼,显然被这一连串问话弄得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格林之森?”蓝河继续发问。

叶修将自己衣领从对方手里解救出来,哭笑不得地说:“平时看着斯斯文文,怎么是个暴脾气?”

“一条龙还说别人暴脾气?”蓝河发现自己确实冲动了些,便后退一步。

“刚才问你话呢,好好回答,你叫蓝河是吧?”叶修继续刚才的问题。

“是。”

“嗯,记着,我叫叶修。”龙正经地告诉对方。

“好的,叶修,我们一族的秘宝在哪里?暗夜猫妖那货滚哪里去了?!”

“……”对方着急问话的模样太逗,叶修忍不住喷笑。

 

这是他们第一次对话的情景。

 

五年过后,叶修肩膀上扛着假儿子叶小河,肯定地说:“蓝河是精灵。”

“对,但你不了解他们那一族精灵的特性哦。”叶小河得意地说。

精灵的分支多不胜数,一草一木,一器物一石头,都有可能被点化为精灵,而越高级的精灵,越不会轻易表露本体特征,他们除开耳朵是尖尖的,别处与人类无异。

“他不肯说,从能力来看,是植物系吧?”叶修问。

“是木精灵,还是非常特别的卵木精灵。”叶小河撇撇嘴,有点不乐意地说:“我一个爹,唔,就是一条黑龙。”

“我没猜错。”

“但你不会猜到,我另外一个爹,是一个卵木精灵。”叶小河说,“刚才你看到了,我能够和植物沟通呢。”

“……”

 

叶修停下脚步,将叶小河放在草地上,蹲下身与他平视:“这是什么意思?”

“格林之森的卵木精灵,不分男女,都有‘结果’的能力。‘结果’,唔,用人类的形容,就是繁殖。”叶小河年纪轻轻,懂得却不少。

“……”叶修的表情比叶小河喊他爹那会还要精彩。

“只要‘种子’顺利着床,精灵就会‘结果’。”叶小河首次笑起来,圆溜溜的眼睛里有怀念的神色,“我就是从爹爹的‘果实’里结出来哒。”

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有一个龙崽,叶修的脑子空白了片刻,回过神之后,异常平静地问:“蓝河在哪里?”

“交换,你先帮我做一件事,我才告诉你蓝河在哪里。”叶小河终于透露出最终目的。

“带我去见蓝河。”叶修当是没听到对方的话。

“不,你要帮我……”

 

叶小河话没说完,叶修再也按耐不住,蓦然现出黑龙的本体,巨大的蝠翼高高举起,尖锐的边沿扫倒一片高大的树木,惊起无数小动物,草屑纷飞。他红着眼低吼一声,一爪子拍在叶小河身侧,在草地留下一个比小孩子身高还要深的坑。

叶小河的一张小脸绷着,被强大的前辈威胁之后,居然胆子长毛,干脆也现出本体!只见小小的黑龙张开嘴巴,“哗”一声吐出一个火球!

火球不怎么圆,颠啊颠、慢悠悠飘到叶修身边,啪一声撞上去,消散了,留下一串青烟。毫发无损。

叶修:“……”

叶小河:“……”

 

叶修脾气不差,见状也气不下去,重新化出人身,将小黑龙一手拎起,一巴掌拍到龙屁股上。

一直顶着天不怕地不怕表情的叶小河居然在这时撒起泼来,哇哇大哭,抽噎着说,蓝河口中的叶修是条好龙,特别厉害又特别温柔,我找错龙了,对不起蓝河一片苦心……

好嘛,懂得搬出蓝河当挡箭牌了。

叶修真的要被气得吐一口血,万分无奈地问:“我帮你完成一件事,你带我去见蓝河,确定?”

“确定!”叶小河秒收起眼泪。

“别耍花样啊,要是最后见不到蓝河,哥就把你的尾巴吊在穹顶上面,晒龙干。”叶修威胁道。

“哼!”

“说吧,什么事。”叶修耐着性子问。

“说来话长。”小孩子的五官拗出一个无比深沉的表情。

“长话短说。”叶修伸手指点了点,让他老实点。

 

“我那个龙爹跟你一样,拔吊无情,欺骗了精灵爹的感情,不想负责任……”

“怎么说话的,什么叫我不想负责任?被抛弃的人是我!”叶修说起这件事就难以淡定。龙的占有欲很强,性子冷静沉稳如叶修,遇到喜欢的人,也是按耐不住满心欢喜,想带回自己领地好好藏着。结果呢,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精灵不见了。

想在森林找一个植物系的精灵好比在海洋里寻觅一滴水珠,尽管如此,叶修还是找了,几乎将每一寸草地刨起来,结果是肯定的,他没有找到蓝河,中意的那个精灵从此消失踪影。

扎心。

 

“好吧……咳咳,我那条龙爹得知精灵爹会结‘果实’之后,拍拍屁股跑了,好几年没有踪影,精灵爹将我养大。最近,那条龙忽然寻回来,说要认回我。”叶小河翻了个白眼,“谁要他当我爹啊!我不愿意走,精灵爹为了保护我,被龙打伤了。”

说到这里,周围的树木发出唰唰的声响。

“我在这里长大,精灵们亲近我,帮我设下种种障碍,那条龙就抓不到我啦。可是他扬言,如果我不跟他走,要放火烧森林。”叶小河的小手握拳,“我太小,没办法抗衡成年的龙,蓝河告诉我,可以试一下找你帮忙,我就来了。”

“……”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一茬,蓝河这家伙还打算躲着。

 

“你帮我教训那条龙,让他永远不敢来格林之森,我就带你见蓝河。”叶小河毕竟是孩子,说这话,眼里不自觉带上哀求的神色。

“打架啊?行啊,哥最擅长就是打架。”顺便撒撒气也好。叶修答应了。

“我带去你他的巢穴!”叶小河迫不及待地张开小翅膀飞起来带路,被叶修甩到后背,大龙背着小龙朝不远处的山头掠去。

 

这个山头也是回忆满满。

 

叶修端了暗夜猫妖的窝,但没有斩尽杀绝,给暗夜猫妖留下一条小命,它逃窜到这个山头,投靠了盘踞此处的恶龙。精灵族的秘宝,很有可能被暗夜猫妖带走,献给了恶龙。

蓝河快愁秃了,原本跟暗夜猫妖硬抗还有几分胜算,如今要挑战的boss变成一条恶龙……龙啊,精灵打不过啊!

这本不关叶修的事,他顶多起到一点推波助澜的作用,然而吃了人家不少好东西,人情欠下了,不还说不过去。于是乎,大黑龙告诉精灵,我带你去找找看。

彼时正值夏夜,森林中萤火虫编织着仙境,舞动起无数条曼妙的光带。蓝河站在萤火虫之中,长发被映衬得微微发光,眼神明亮得像星子,一下子落到叶修心里。

纵然见识过无数比他优秀、比他美丽的人,但只有他,一个无意之中的表情,便能敲开自己心中尘封的门。这就叫眼缘。

叶修当时已经开始思索,龙求偶要怎么做来着?

 

龙伏在地上,示意精灵坐上后背,继而稳稳起飞。

恶龙盘踞,山里养着不少邪物,烟瘴缭绕,寸草不生。叶修吐出一道火浪,直接轰开恶龙领地的大门。

“会打架吗?”叶修问精灵。

“当然!”蓝河抽出佩剑,利落一挥,劈下一只吸血小精灵。

“我比较怕飞的小玩意,你负责保护我的翅膀。”叶修吩咐道。

“明白。”蓝河十分信任叶修,此刻宛如龙骑士,稳稳立在大黑龙的后背,高举锋利的剑,将蜂拥而至的吸血小精灵一一斩落。

一龙一精灵杀出一条血路,直达龙的宝库,恶龙咆哮着冲出来,被叶修一爪子抽飞。

蓝河脚踩暗夜猫妖,一番威逼,顺利拿回精灵族秘宝。

 

“你很强。”蓝河由衷地赞扬。

“那是。”叶修收到称赞,嘚瑟不已,“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要将秘宝献给族长,格林之森的位置太偏,不好保存东西。”蓝河没有隐瞒。

叶修提出陪他找族长。

对此,蓝河十分无语,要知道龙会飞,他要是愿意送自己一程,三四天就能把秘宝送到族长手里了,然而这条龙不飞,跟他一同骑马!

“你很闲吗?”一路上有龙保佑,十分安全。

“还行吧。”叶修嘴里叼着一根草,吊儿郎当的。

“那你是不是还要护送我回程啊?”蓝河故意问。

“可以啊!”叶修爽快地应下来。

蓝河:“……”

 

至此,要是还发现不了这条龙抱着什么想法,大约是猪成的精灵了。蓝河垂目没有接话,叶修抬手,尝试着碰了碰他的脸颊,也没有躲开。

“你知道我是什么吗?”

“精灵啊。”

——如今想起来,蓝河这个问话显然暗含深意,或许是试探,又或许是提示叶修,自己拥有“结果”的能力。只可惜叶修当时没想那么多,没有追问。这种事对好面子的精灵来说有点儿难以启齿,蓝河自然没有进一步解释,大概想找一个更好的时机说明吧。

叶修一心求偶,忽略了这些细节,当时如果注意到,说不定不会有五年的分离……

如今叶修只怕一件事:蓝河会误会,误会他只是为了子嗣接近,这可冤死了,要知道他一直以为自己被精灵抛弃了呢!

 

回程的时候,两人一路游山玩水,几乎花费去程的两倍时间才回到格林之森。这一路,叶修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时不时试探着搓乱蓝河的长发又帮着顺好、还牵个手啊什么的,精灵一开始比较拘谨,后来习惯了,会笑嘻嘻趴在叶修背上,让他伏自己到天上转悠几圈。

叶修估摸着,求偶的事能定下来了,毕竟吧,不管是当龙还是当伴侣,他都相当优秀啊!但叶修没有主动提,他将主动权放到蓝河手上。

他不急,每天睡睡觉,逗逗精灵,薅薅植物,赖在格林之森蓝河的领地不走,日子过得很舒心。

花草被他祸害秃了快……

在一个下着雪的夜晚,蓝河思来想去,明确自己能接受某种事情发生,终于鼓起勇气问叶修:“你要不要当我的龙?唔,爱护花草树木,人人有责。”

叶修顿时笑开了,像个毛头小子一样,高兴地将精灵扑倒在草地上,用行动答复。


【一点点不可描述的行动】 


五年前可以轻松解决的龙,五年后,依然碾压。叶修一肚子疑惑没处发泄,找着机会后,几乎将整个山头夷平,那条恶龙被打得嗷嗷叫,连滚带爬逃到海里去,没淹死也不成气候了。

叶小河全程围观,差点被吓哭:蓝河啊,你都让我找了谁啊,说好的只是一个小领主呢?我怎么觉得他好牛逼啊!之前我还、还很拽的样子,怎么办?!

叶修咂咂嘴,觉得发泄爽了,回头抬抬下巴,意思很明确:带我找蓝河。

“你……不会把格林之森夷为平地吧?”叶小河哭丧着脸问。

“说什么傻话呢?”叶修笑笑,“找到人就不会啊!”

叶小河倒吸一口凉气,“我我我我现在马上带路!”

 

小家伙移开重重迷障,将黑龙引到格林之森核心地带。

“精灵离群索居,平时不相往来,只有这一块繁育的土地共用,这棵是蓝河……啊,他在跟你打招呼呢。”叶小河指着一棵高大的树木说。

叶修仰头看着满树无风自动的叶子,眉头紧锁。蓝河变成一棵树,没办法跟自己直接交流?他为什么会变成树?

满心疑惑其实有一个猜想,叶修的目光在树上一寸寸看过去。目光有如实质,树连叶子都不敢晃。果不其然,他在树离地三米高的地方,找到一个类似果实的球状物体……还挺像龙蛋的。

我的崽。

叶修咬紧牙关。

 

“‘种子’着床,木精灵会被迫回到这片土地,以原本形态‘结果’。”叶小修尽职尽责地解说,“蓝河在跟你说对不起,他知道你一直找他……”

一句话,将五年的疑惑、思念、甚至一点点怒意完全消泯,叶修有点想通知陈果,准备一个仪式,因为他今次一定会将龙后带回去。

哦对了,不止龙后,还有一个龙崽。

“他还要保持这种姿态多久?”叶修问道。

“不知道呀,我爹只用两年就将我结出来了,蓝河的果已经结了五年……”叶小河挠挠头,“可能是你的血统比较强大,耗费养分。”

 

“补充龙血有用吗?”叶修自言自语道,随后利落地割伤掌心,抚上树身。龙血很快被吸收进去,树连带着枝干一同颤抖起来,似乎感到痛苦。

“蓝河不让你这样做,”叶小河急了,“他、他说血很腥,他不爱喝。”

“哦,树还有味觉啊?”叶修意味深长地反问。

“呃……”叶小河选择闭嘴,抬头爱莫能助地看一眼树。

树顶传来噼啪几声脆响,几丛枝桠直直砸到叶修身上。

叶小河翻译道:“蓝河说,你再不住手,他就秃头给你看……”

“噗——”叶修用力掐了掐树身,挑衅说:“你倒是秃给我看啊!”

话音刚落,树顶噼噼啪啪地响……

“行行行!”叶修连忙松手。怎么忘了,这家伙要脸极了,还倔,说不定真能折光自己的树枝搞一个秃头出来。叶修无奈地叹口气,对树说:“那你快点化出人身啊,不然哥想你了只能抱根树,多二啊!”

“请注意,现场有未成年。”叶小河提醒自己的存在。

……

 

如今,龙后找回来了,还附赠一个崽,叶修彻底放下心头大石,再不愿意离开格林之森。那么大一条龙,天天在人家精灵族用来繁殖的土地上晃悠,手还欠,扯了不少花花草草试图编织花环。

蓝河——指的是大树版的——身上挂满形状奇异的花环,某天终于忍不住,让叶小河给叶修捎话。话是这样说的:我还没枯死,请别整天给我挂花圈谢谢。爱护森林,爱护花花草草,人人有责。

叶小河笑得死去活来。

 

唯一的消遣都没有了,叶修只好现出龙形,团在树底下休眠。不知道睡了多久,某天忽然被一阵清风唤醒,龙眨巴眨巴眼睛……树呢?!

叶修的翅膀原本像拥抱一般缠在树身上,如今本该是树的地方空荡荡……

巨龙差点咆哮出声,猛然张开双翼,却发现翅膀笼罩的地方,躺着一名男子,他的长发洒落草地,阳光落在上面,闪闪发亮。此外,还有一条特别小巧的龙宝宝蜷缩在那名男子身边,见叶修注意到她,马上可怜巴巴地往男子怀里拱。

这是蓝河……和他的女儿。

据闻那一天,天空撒下了雨滴。

 

蓝河醒来,第一时间揪着叶修的衣领,大吼:“我说什么来着,不能在里面身寸!!!”

当时压根忍不住的龙连忙将人拥进怀里,不断安抚:“好好好,以后注意。不过你该早些提醒我啊,一声不吭消失五年,折磨龙呢?”

“……我不知道啊,我又没结过果!”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一棵树,还无法化为人形,只能眼睁睁瞧着巨大的黑龙在格林之森上空徘徊、吼叫,蓝河差点把自己的树枝晃折。只可惜当时没有其他精灵在场,他无法将抱歉的话语传达给叶修。

后来,龙走了,再也没有回来,他不是没有想过,叶修可能放弃了。

五年时间,他吸取养分,尽心尽力保护“果实”,却没想好,“果实”成熟之后,要不要带去叶修的领地。万一他有了别的龙后,龙崽成群,这可尴尬了……

直到被恶龙威胁,走投无路的叶小河越界误闯此地,他抱着一点点希望,告诉叶小河试着去找叶修帮忙……

 

所有不安,终于结出美丽的花。

 

叶修带着蓝河和女儿龙宝宝回到领地的时候,众人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抽风一样大喊大叫:“老叶,你、你你你你……怎么又多了一个?!”

“看不出来啊!你究竟在外面惹了多少风流债——”

噢,对,他们还不知道,叶小河只是来碰瓷的。

“听我解释!”领主今天依然有点心累。

 

Fin.

——————

欢迎订阅这个tag→【蛋总存文专用

累!晚安~

评论 ( 26 )
热度 ( 1357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