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迁徙 Fin.

  • 原著向 夹肉小甜饼,投喂 @-绯羽- 啊~(¯﹃¯)


❀❀❀


候鸟会厌倦迁徙吗?


从地铁出来,步行十五分钟走到安检口,排队的同时掏出手机,戳开一个不走心的头像,发一句“今天没有晚点,能准时到”。

“行,到机场接你。”对方很快回复。

这种类型的对话每两周出现一次,一开始的时候,总要刷屏互相确认很多问题,比如说:饿不饿吃了没、降温了有没有带衣服、路上堵不堵、在哪里碰头……

次数多了,慢慢总结出经验,对话也越来越简洁。春夏秋冬的衣服都备着了,选择晚一点的航班,既能吃饱饭、来接人也不会被堵在路上……

 

在云端上,蓝河从舷窗往外张望。

城市的道路七扭八拐,路灯与车灯汇成河,这灿烂的河不似目的地那样,能铺就开一张整齐的网,这里的河,更像人的血管,散漫地绵延着。光在“血管”里川流不息,生机勃勃。

乘着飞机,这位每两周往返一次的青年,就像一只不停做短途迁徙的鸟,从自幼感受着其呼吸与脉动的“血管”中飞离,扑向另一个搭建得整整齐齐的巢。

 

不知道是不是在游戏里卡buff卡多了,叶修在现实中卡时间也很准,只要不堵车,他到达机场与蓝河走出机场的时间差一般不会超过10分钟。

顺利接到人,车子朝家中扬长而去。

蓝河上车之后就不停地打呵欠,叶修让他小睡一会儿。

“明明在飞机这么无聊,我怎么就睡不着呢?”蓝河嘟囔着,调整好座椅靠背,闭上眼。

“不如说,只有我当司机你敢睡。”叶修就笑。两人一起去过几趟旅游,他是心贼大的,上到什么交通工具都睡得香,蓝河不行,全程瞪眼。

“是是是。”蓝河没有反驳,在平稳的车子里秒睡过去。

 

世界邀请赛之后,叶修理所当然进了电竞总局,继续为他所爱的游戏事业发光发热,听闻自从他上任后,冯宪君想牵头搞速效救心丸的团购生意。

上班的地点自然是B市,不过他没有回家住,自己在外面租了一套小公寓,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先借别人的屋藏一下咱们蓝河大大。

跟叶修的事业比起来,蓝河的工作其实挺小打小闹,但是他有自己的坚持和信仰,叶修比谁都明白这一份心意,所以尊重他的选择。蓝河依然在G市上班,每天在荣耀里跟各大公会打得火热。

两地分居。

 

“累不累?”回到家,叶修再次问。

蓝河摇了摇头,问他饿不饿,“我煮个夜宵?吃饱好睡觉。”

“煮吧,我先去洗澡。”叶修揉揉他的脑袋。

厨房里传出哐哐当当的声音,给这所安静了两周的小公寓增添家的气息。

叶修洗了个战斗澡,从浴室出来闻到一股淡淡的甜香,进厨房一瞅,原来是蓝河图省事,调了个奶汤煮汤圆。白胖胖的汤圆在锅里浮沉,而煮汤圆的人已经挨着墙壁,阖上了双眼。

“……”

 

“远?”叶修关掉炉火,凑上去亲了亲蓝河的唇,触感有点干。

“嗯?……啊,汤圆!”蓝河被惊醒,迷糊了一瞬间,连忙拨开叶修看炉子,见没有洒出来才放心。“我睡着了吗?”

“是啊!去洗澡赶紧睡觉!”叶修将人赶进浴室,又在衣柜里抽出一条裤衩丢进去。裤衩不知道是谁的,反正两人混着穿很久了。

蓝河强打精神洗完澡,叶修已经将汤圆晾凉,两人囫囵吃完,洗漱过后迫不及待扑上床。

 

“做不做?”蓝河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裤衩,脱起来可方便。

“别了吧,我怕你中途睡着,哥可就进退维谷了。”叶修拍开蓝河不安分的手,“睡醒再说。”

“完球,叶修大大对我没有性——趣了。”蓝河故意说,“性”这个音拖得老长。

“还真不是。”叶修捉住蓝河的手,带着碰了碰自己下三路,“感受到了吧?行了行了赶紧睡觉!”

“我真没这么困。”蓝河被抱着,抬起膝盖蹭了蹭对方那处。

“呵呵,你困不困我会不知道?”叶修往后躲了躲,“伍晨都通宵好几晚了,你们蓝溪阁的高管能有好日子过?”

 

叶修没有脱离兴欣战队,依然挂着技术指导的头衔,按理说,他已经是总局的人了,还在下面战队挂职不合适,然而对此情况,没有一个人敢置喙。

兴欣战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迹,叶修是奇迹的缔造者,他们血脉相承,所有人心服口服。

陈果老板的脾性大家都知道,因此兴欣战队各大工作群必定会拉叶修进去,相当于给自己找了个监工。在公会群里,叶修跟伍晨他们闹惯了,时常会冒个泡插科打诨,顺便夹带私心问问各大公会有什么新动作。

荣耀的公会从来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伍晨这边焦头烂额,意味着全体公会管理都是这个状态,没人跑得掉的。

因此,蓝河人还没到,叶修就知道他会很累。

 

“啊,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叶修大大。”蓝河不闹了,在叶修怀里变成一摊许哥,眼睛也不强撑着睁开,眯成一条缝。

“累吧?”叶修的声音低沉,温柔带着心疼。

沿途被问及好几次累不累了,蓝河明明困成傻逼,却敏锐地觉察出这一次问话,并不是问身体的劳累,而是精神上的。

叶修亲亲他的鼻尖,亲过眼睛,最后嘴唇贴着额头,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他是被宠着的。虽然叶修这个名字很辉煌,叶修的成就很了不起,叶修的名字摆出去能吓萎一群不好好学习就知道打游戏的二缺青少年,但是在和蓝河这段关系中,他是被宠着的。

他只需要管好自己,该上班上班,该下班下班,定期改道开车去一趟机场。而蓝河不同,他需要安排好手头的工作,处理好突发状况,确保每两周四天的休假不会泡汤。还需要拖着下班后疲惫的身躯赶飞机,来来回回,像一只候鸟。

B市的航班,延误是常事,这家伙从来没有抱怨过浪费时间,总是假装充满活力地出现,给他煮个夜宵,吃饱喝足之后被大干一场。

嗯,没错,就是干。两个血气旺盛的人滚在同一个被窝,能好好睡觉吗?

叶修忽然想起他们刚确认关系的时候。

那一天,蓝河随队到B市看比赛,完了之后被叶修拖去压马路。秋风萧瑟,蓝河作为纯种南方人,衣服穿不够厚,被冷得不断打哆嗦。叶修给他围上自己的围巾,又把他的手揣进兜里。

那时候,谁都还没有表白,就是暧昧着。四下无人,寒风呼呼,蓝河脑子一懵,牙关打颤地问叶修是怎么想的。

“试试吗?”

“不想试。”叶修第一句话让对方脚步一顿,第二句话却让对方心跳如雷,“我想着,要不确认下来吧。”

“……”

“你瞧,我活这么些年,目标明确,但由于过于专注,忽略了很多细枝末节的东西。”叶修温柔地看着他,“半路上能捡到你,算是人品爆发,就跟一周收割掉所有野图BOSS的几率差不多,估计这辈子不会有第二次。”

“……”

“所以我想一次确认下来。要是蓝河大大还没准备好,我再等等,但不试。”叶修的话清晰明了,没有添加华丽的辞藻润色,跟谈材料差不多。

从刚认识开始,蓝河就无由来信任这个男人,此刻此刻也没有怀疑对方“一次确认下来”的心意,他敢说出来,就一定会做到。

风的声音低下来,蓝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他没有考虑太久,点头答应了:“那我也不试了。”


哐当响的破自行车


蓝河在自己力所能及之处,努力迁就着他,将两人的生活打磨得温润圆滑。

正因为深爱,正因为被宠着,所以叶修给蓝河心疼。

所以叶修问蓝河,累不累。

 

“老实回答吗?”蓝河本来快睡着了,被叶修问得一激灵醒过来。

“嗯。”叶修等他的答案。

“没有被你干完累。”蓝河眼神真挚,语气真切,“真的,叶修,你要是心疼我,以后胯下留情,别艹这么狠。”

“……”叶修难得感性一次,被蓝河一番话冲进了马桶。

“行吧,哥意思意思检讨一下。”叶修将蓝河紧紧锁在怀里,心想管你以后累不累,绝对不放手了。

绝不!

“唔,听着就毫无诚意。”蓝河感知到叶修浑身一松,放下心来,眼皮跟着往下掉,嘴里含糊地说,“睡觉吧,睡醒估计还得被你折腾……命苦……”

“话真多,睡吧!”

 

Fin.

————————

完啦~客官还满意吗??

吐槽一句,修文的时候,觉得码字真是太容易了_(:з」∠)_

评论 ( 22 )
热度 ( 93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