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丹青不渝 番外之五

  • 国画大佬叶 x 电台主播&唱见蓝。

  • 正文完结,请戳tag蛋的丹青不渝

  • 文后附本子的正式消息


「番外之五 夜雨」


叶修早已习惯每逢下雨就熬夜,然而耐不住今年羊城的雨水特别多,隔三差五的大半夜雨急风骤,扰人清梦。有一次他连续熬了几晚,白天画画都没心情。蓝河看着干着急。

这天夜里,又一个台风强势登陆,雨点敲打在窗户上发出密集的脆响,叶修被惊醒了。他迷迷糊糊打个呵欠,侧过身,从床头柜摸到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高,又给身旁的人拉高被子,以免着凉。

以前被惊醒之后,他会起身到外间寻本书打发时间,但自从发现这样做会惊醒蓝河,而对方又犟着坚持陪他熬夜之后,基本上就躺在床上熬时间了。

 

蓝河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头沾枕头之后,真正的打雷也吵不醒,然而跟叶修同床共枕以来,由于心里有记挂,夜里一旦下雨,也变得浅眠,动静稍大就会醒。豆大的雨砸在玻璃上,声音凌乱不堪,奏不成一段乐章;不知道哪家没关好窗户,城中村木质的推窗被风拍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蓝河悠悠转醒。

 

叶修见蓝河转了个身,迷瞪瞪地朝床外伸手找人,便好笑地靠过去,将人拥进怀里,问道:“吵醒了?”

“唔……”蓝河往身后靠了靠,神智还在睡梦之中,只是强撑着睁开一条眼缝而已。

“继续睡啊。”叶修低声哄道,声音沉得有点含糊,催眠效果一流。

蓝河摇摇头,努力清醒过来。

“嘘,睡觉。”叶修不愿意蓝河陪自己熬夜,总是想方设法哄他继续睡,这次是伸手捂住他的耳朵,让他的后背紧紧靠在自己胸膛上,试图用安心的感觉帮助他重归梦乡。

“热……”蓝河没领情,清了清嗓子,连打数个呵欠,醒了。

 

“不好好休息,嗓子不想要了吗?”叶修无奈,只好松开手。

蓝河将叶修推成仰卧的姿态,自己趴半边身上去,脑袋枕着胸膛,“大言不惭”道:“陪你熬夜!”

“你还不如书管用,越陪越清醒。”叶修实话实说。两个人贴在一起确实有点热,叶修又拿来遥控器将温度调低。

“有人陪还不乐意,叶修大大难伺候。”蓝河的声音里满是困意,强打精神,“来,我给你唱首歌。”

“摇篮曲吗?”叶修也就嘴硬,男朋友执意相伴,心里其实蛮高兴,雷电交加的夜晚也能感受到几分温馨浪漫。

“多少岁了还摇篮曲……给你唱这边的儿歌。”

“呵呵,儿歌。”叶修吐槽道。

“啧,乖乖听,听完睡觉。”蓝河用脚轻轻踹一下叶修的小腿,赤裸的肌肤相触,温热的感觉从神经末梢传达到脑子里,舒服得两个人都想伸懒腰。

 

趴着唱歌不容易,不过反正是自己人听,唱成怎么样都没有所谓了,蓝河深呼吸一口气,沉着声音唱道:“月光光照地堂,虾仔你乖乖训落床,听朝阿妈要赶插秧啰,阿爷睇牛佢上山岗喔……虾仔你快D眯埋眼啰,一觉训到大天光……”

(明亮的月光照在地堂上,小宝贝你乖乖到床上睡觉吧,明天妈妈要赶着插秧,爷爷要到山岗上放牛……小宝贝你快点闭上眼睛,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

蓝河趴着唱,不好发声,歌词有点含糊,叶修努力辨认,安心感受歌曲旋律表达出来的温柔和宠溺,以及唱歌那人语气之中对自己的宠爱和呵护。

 

蓝河反复唱了几次,声音时而沉,时而轻,相当随性。朗朗上口的旋律渐渐将叶修的注意力夺过来,让他不再在意屋外风吹雨打的声音,似乎编织了一个结界,将男人严严实实笼罩进去。结界里面,不再有小孩子孤身一人藏身溶洞躲雨的惊惧,只有被窝的舒适,以及手脚相缠、呼吸相闻的安然。

叶修将手指插进蓝河发间,低头亲他的额角。

气息被叶修的动作打断,蓝河无奈地问:“还听不听歌啦?”

“听啊,继续唱。”叶修在这个时候显得相当缠人,不管热不热,将人紧紧抱在怀里。

 

“你搂得太紧,我脸都变形了,气息上不来……啊,给你讲故事吧。”蓝河推开叶修无果,只好被热乎乎地抱着,开始用粤语瞎编故事。

“从前呢,有条粉肠,佢一日到黑游手好闲,佢个老豆睇唔过眼,有一次打到佢变猪头炳……就是说,以前有个小孩,他每天勤奋学习,起早贪黑,他爸爸很高兴儿子这么听话……”

叶修听明白“粉肠”是骂人的话,知道这家伙肯定在瞎扯了,不过没有打断,勾着嘴角享受着一对一的哄睡服务。

 

作为主播,还不限主题发挥,蓝河自信有瞎BB到天亮的能耐,他编着编着,故事居然有模有样,自己越发的清醒,语气也更加富有感染力,像在做一档深夜节目。叶修时不时插嘴,跟他辨粤语版跟普通话版的区别。两人居然就这样聊到了雨停,这时候,窗外隐隐泛起黎明的颜色,由于雨云厚,光线晦暗,没有晴天时候的蔚蓝色泽。

 

“我去,都要天亮了……你怎么还没睡着啊!”蓝河吼了一声,放弃一般抬脚蹬掉被子。

“被你侃得毫无睡意,许哥做节目相当出色嘛!”叶修打了半个呵欠,明明没有休息好,但精神挺不错。

“太没有成就感了。”蓝河嗷了一声,又将被子捞过来裹着自己,“还能赖床,我再睡一个小时!”

“你睡吧,我起来画画,下午再补眠。”叶修翻身下床,悉悉索索地换衣服。

“唔。”蓝河整个人埋在被子里,神智迅速昏沉,叶修还没走出房间就睡着了。

“明明这么困……”叶修无奈地掩上房门,同时又觉得很开心。

 

之后,蓝河跟叶修这毛病杠上了,一下夜雨他就醒来“搞事情”。

一开始的想法相当简单粗暴:累的话容易睡着嘛,所以……咳咳,结果是他每次累得睁不开眼,叶修却精神爽利地靠坐在床头抽事后烟,反过来哄他赶紧睡觉。叶修笑他有献身精神,被炸毛的人蒙上被子揍了一顿。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蓝河决定还是从自己擅长的唱歌、讲故事入手。他专门挑那些有催眠效果的曲子或者故事,锻炼过语气,温柔、平静、语速缓慢,听起来倍感舒适——往往叶修还没睡着,蓝河就将自己哄睡了。


叶修被他逗得不行,伸手揉人家的脸,或者亲吻。蓝河也是有趣的很,被骚扰眼睛鼻子什么的,会皱着眉头挥手驱赶,然而被亲到唇,就会乖乖地伸手环着他脖子。

窝心得要命。

不是没有效果,或许是蓝河的执着相伴平息了记忆当中的惶恐,或许是这个催眠方法有奇效,总之叶修渐渐能在风雨之中寻觅到睡意,一开始睡不深,耳边一时是蓝河的声音,一时是雨滴滴答答的声音,后来,所有声音归于平静,只闻绵长的呼吸声。

 

再后来,因为过了台风季,雨水少了许多,两人都没再纠结这件事,一直到第二年春天。一个春夜,随着一声闷雷的鸣响,淅淅沥沥的雨水再度敲响窗台,像是不甘寂寞的小精灵试图唤醒屋里的人,相邀一同度过漫漫长夜。

蓝河不情不愿地睁开一条眼缝,侧过身瞅一眼叶修,发现对方正沉沉地睡着。

唷,睡着?!

蓝河顿时清醒了,支起手托着脑门,借着晦暗的光仔细打量,只见他嘴巴微微张开一条缝,呼吸绵长,频率比自己慢得多——的确没有醒。蓝河扭头看一眼被蒙上一层水汽的窗户,乐了。

 

“叶修?”蓝河用蚊子叫的声音“嗡”了一声,理所当然没有收到回应,他又将人家摆在肚子上的手拿过来,一根根手指捏着玩。

叶修不胜其扰,呻*吟一声醒来,迷瞪瞪地问他怎么了。

“下雨了!”蓝河有点兴奋地告诉他。

“唔,下雨了……”叶修无意识地跟着重复一遍,随后悉悉索索地将他抱进怀里,前言不搭后语地哄,“睡吧……明天要早起。”

“睡不着啊。”蓝河故意说。

“嗯,睡吧……”叶修压根没听到蓝河在说什么,发自本能地、迷糊但温柔地亲吻他的额头,以作安抚,亲了几下,一动不动,显然又睡过去了。

 

陈旧的记忆终于认了输,夜雨不再扰人清梦。

 

见状,蓝河终于放下一块心头大石,跟着对方沉入黑甜乡。

 

Fin.

 ————————

根据投票,放出《夜雨》的番外~


  • 缠我女神弹钢琴唱了一段《月光光 照地堂》(蓝河哄叶修睡觉那首歌),戳来听听啊,吹爆!!!!【全民地址戳我戳我戳我

  • 另外,在B站搜到一个男声完整版,附一个链接【B站地址戳我戳我

这首歌真的是童年记忆了!

然后,不建议大家重温丹青,因为大修之后,剧情推进的速度会有所改变,忘得差不多了再看大修版会有新的感觉哦!


接下来容许我嚎一嗓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终于将丹青全文修完了啊啊啊终于修完了哇哇大哭为什么会修了这么久啊啊啊啊啊啊 我写的时候都干了啥啊!!!!rua————————————




评论 ( 50 )
热度 ( 595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