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星尘 08

  • 星际文,无机甲,开船的,尽量简化设定。

  • “横行霸道”叶舰长 x “助纣为虐”蓝副手(别信)

  • 前文戳tag→【蛋的星尘


「第八章」


蓝河并不觉得有趣,他如同一只炸毛的猫,死死盯着刀柄的蟹蛛纹,指甲猛地掐进掌心。不过这种失态只存在很短的一瞬,叶修抬头的时候,他已经恢复原样,皱着眉头,似是不解。

“这个地方离第十区只有一个星航日的距离,他们是在……挑衅联盟?”蓝河问叶修。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反问蓝河:“你觉得他们是路过,还是已经渗透到这片星域了?”

蓝河沉吟片刻,回答:“路过。”

“为什么?”叶修挑挑眉。

“我是蓝雨开发第十区的负责人,如果蟹蛛人就在一个星航日以外兴风作浪,我不可能没有收到警戒的通知。”蓝河肯定地说。

“有道理。”叶修笑笑,“我还以为你有特殊的方法,监测到蟹蛛人的行踪,才那么确定他们只是路过呢!”

 

蓝河在心里感叹这个人真是聪明,但这样的情况他还应付得来,于是在头顶上戳了六个点点点说:“叶哥,蟹蛛人是联盟的世仇,我要是有本事监测他们的行踪,早就通知联盟,让叶秋大神率先一支超时空舰队攻过去啦!”

“要是监测到,通知我也行。”叶修笑道。

“……然后你开着萌萌哒的巡逻舰单枪匹马杀个七进七出吗?”蓝河吐槽。

“这也说不定啊!”叶修摸摸下巴,显然觉得自己有这份能奶。

“你快够了!”蓝河扶额,心想你以为你是叶神啊!就算是叶神,开着巡逻舰能干啥?!

 

就在他们“友好交流”的时候,君莫笑充分发挥其出色的入侵智脑的能力,三五下把失事舰船的数据库翻了个底朝天。要知道,这小子前不久还大言不惭地说,联盟禁止智脑入侵同类呢,这做派特别像吃斋念佛,手起刀落。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君莫笑的声音在旷音器里传出。

“先听好的。”叶修说。

“坏消息是,接收航道图信息的白匣子属于联盟统一制式,不是星盗粗制滥造那种。这意味着我在得到升级之前,无法破解。”君莫笑就是要跟主人作对。

“啧,要你何用!”横竖不是自己的船,叶修干脆点上一根电子烟。

 

“好消息是,我破解了舰船失事前10天的航行记录,发现一个疑似虫洞的宇宙坐标。”君莫笑的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得意。

“不错不错,将功补过。”叶修称赞一句,挠挠脖子说,“那还等什么,穿过去吧!”

“等等!”这一人一智脑的谈话速度太快,蓝河好不容易插嘴,连忙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不用先报告联盟虫洞的位置,探明再进去吗?!”

“那多麻烦啊!”叶修已经打定主意了,“星盗惜命的很,不安全的虫洞绝对不钻,这艘船都能安全出来,我们怕什么?”

 

“如果出口就在星盗的老巢怎么办……”蓝河觉得自己语速和脑速都跟不上叶修的节奏。

“那更好啊!省事。”叶修笑笑,“没事,哥在呢,就算是出口在蟹蛛人的老巢咱也不虚。”

蓝河彻底无语了,想说,当然不用虚,出现的瞬间就被秒成渣了嘛!他试图再努力一下拯救自己的小命,然而君莫笑已经拖着失事船只,愉快地嗖嗖飞了!

 

“为什么要带一个拖油瓶?!”蓝河惊愕。

“当发射塔用,迷惑敌人。”叶修指了指指挥台,“反正不是咱们的船,不用讲究保密信号那一套,想干嘛干嘛!”

“……您还真是不跟人家客气。”蓝河被气笑了。用别的船发射信号当然是极好的,问题是……这、巡逻舰拖着一艘失事船只赶路真的好奇怪啊!就像蚂蚁顶着一粒白米饭!

 

直到叶修回去坐镇千机号,独自留在失事船只“玩耍”的蓝河才意识到,关于蟹蛛纹的事情没有进行深入讨论。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可能影响到整个联盟的边防,不需要上报吗?!他的手指微动,心中飞快地权衡一番,最终选择按兵不动。

首先,他都能发现的事情,联盟不可能没有准备。其次,叶修这个人摸不清虚实,他不敢贸贸然行动。而最重要的一点,他确信自己作为一柄淬了毒的匕首,已经出鞘了,接下来,只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在必要时候刺出,一击毙命即可,别的事情……由得别人操心去吧!

蓝河想通之后,心情放松不少,开始用舰船的指挥台玩联网游戏,由于飞船驶出第十区有一段距离,信号不稳定,而且是越来越不稳定,坑得队友一个劲骂娘。蓝河毫无愧疚感,因为他专门登陆了在微草那区的小号,嘿嘿!

 

频繁的数据交换很快暴露了舰船的信息和位置,甚至有闲得蛋疼的船长发消息过来闲聊,蓝河玩得不亦乐乎,就在此时,手腕那块怀旧手表轻微地颤动一下。

来了……

蓝河不动声色地又玩了一会儿,随后跟君莫笑打招呼,要上一趟大号,劳烦他帮忙开船。

“去吧,我帮你推boss。”由于蓝河是蓝桥春雪小姐姐的主人,君莫笑对他态度尚可,没有在叶修面前那么皮。

“那算不算开外挂?”蓝河在走廊上吐槽。

君莫笑沉默了一会儿,告诉他肯定的答案:“我不会出错,当然算开挂。”

“哈哈哈哈哈!”

 

蓝河笑着关上卫生舱的门,笑容一敛,低声叫道:“春雪?”

“这里没有监控。”

“盯梢。”蓝河吩咐,同时飞快地将手表拆装,读取“上面”来的信息。

 

第一条是:

【如实报告情况。】

 

第二条是:

【不惜代价获取航道图。】

 

蓝河没有一点犹豫,在虚拟键盘上敲了数段加密信息,储存到蓝桥春雪的信息网中。随后,他回到指挥室,继续投入网游,并悄悄地将加密信息粘附在数据流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发送出去。

 

叶修放任蓝河皮了几个小时,喊他回来替自己开千机号。待他睡醒一觉,速度惊人的千机号已经到达虫洞附近,君莫笑扫描之后认为安全,随时可以跃迁。

叶修顶着一头乱发,扫一眼蓝河整理的、用失事船只“钓”过来的信息,点了点其中一条,吩咐道:“这条信息应该是从星盗老巢发过来探听虚实的,查出它的坐标。”

“怎么确定是这条?”蓝河瞧一眼那句招呼,觉得平平无奇。

“怎么说呢,直觉吧。”叶修想了想,总结不出来,“看多了他们伪装的把戏,一眼就能认出来。”

“???”蓝河心想,你见识过多少条星盗伪装的信息啊?!

 

“出发吧。”失事船只的剩余价值已经被榨干,叶修挥挥手将它抛弃在宇宙之中,千机号随着他的一声令下,进入跃迁倒计时。

“安全带!”蓝河连忙走去座位,叶修却一把拉住他,将人扯到指挥台,按趴在地。他半个身躯压在蓝河身上,是一种保护的姿态。

“嘘,听我的。”叶修沉声安抚他,“你没有穿越过联盟正规航道以外的虫洞吧?如果派你在未开发的星域看守虫洞,里面有未知舰船冒出来,第一时间会怎么做?”

不等蓝河回答,叶修又说:“我的话,会立刻锁定指挥室,先迎面发动一波攻击,打不穿舷窗,闪一下眼都好,出其不意嘛!所以我们别太正大光明,躲一躲。”

“……”这是以心脏之心度心脏之腹,两边都半斤八两!

蓝河发现,自从跟了叶修之后,自己腹诽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他不由得笑了笑,听着近在迟尺、来自叶修的有力的心跳声,闭上眼,随同千机号一起跃进虫洞的视界。

跃迁!

 

叶修的判断没有错,虫洞的另一端的确在星盗的老巢,而出口确实有好几艘大型攻击舰看守,而攻击策略与预估的无异。然而,当这伙人刚检测到能量波动,炮膛还没来得及锁定目标,只见一道光弧闪过,四周重归宁静。

“TMD刚才的是什么鬼?”

“虫洞吐痰?”

“哈哈哈哈你个傻逼!”

“不然刚才那是什么?开船哪有这么快的速度?”

仪器显示周边一切正常,而刚才的能量波动值相当低,要是转化为战斗力,在庞大的舰队面前,相当于一只小蜻蜓。这伙星盗便没在意,继续左拥右抱,吃喝玩乐。

 

蓝河没有看到这一幕,叶修将他按了好一会儿,体温快把他衣服捂暖了才放开。

“走运了,虫洞出口安全。”叶修冒出脑袋观察一下,拍拍蓝河的肩膀让他站起来,同时质问君莫笑:既然出口安全为什么不通知一声。

“我看你抱得挺开心啊。”君莫笑呵呵一笑。

“……死小孩!”叶修磨牙。

这主人和智脑一唱一和,蓝河愣是没找出端倪,以为他们当真撞大运了——他对千机号的速度一无所知。

 

“坐标……唔,我们跃迁了将近10万光年,到达IDH-591脉冲星附近。果然是这里,我的预判没有错。”

叶修开始忙碌起来,蓝河连忙就位,帮他一起控制这台巡逻舰……好吧,其实没他发挥的空间,叶修双手异常灵活,小小一台巡逻舰根本不在话下。

最后变成叶修给蓝河念数据。

“唷,瞧,前面有个气态巨行星……”

“这颗行星以镍和铁为主,有趣了,这跟我们的起源星地球的地核构造一致。”

“探测到有星云,你要不要去观摩一下?我记得蓝雨出身的对星云有谜一样的执着……”

 

蓝河不禁好笑地问:“你是话唠吗?”

“我又不是黄少天!”叶修说话的同时双手噼里啪啦一通按,此时千机号正启动了最大功率扫描星域,分析数据,描绘航道图……君莫笑的“脑子”快不够用了,叶修在尽可能帮他减轻负担。

他说完这句话,咂咂嘴,觉得不够,忽然回头对蓝河说:“你比较对我胃口,才跟你多说几句。”

“啊?”

“觉得荣幸吧!”

“去你的!”


TBC.

————————

好久没更这个啦!!

我会尽量快地推剧情,这篇本该是短篇才对………………

插旗:绝对按照短篇的节奏写,绝对不写长!!!

评论 ( 19 )
热度 ( 30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