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星尘 09

  • 星际文,无机甲,开船的,尽量简化设定。

  • “横行霸道”叶舰长 x “助纣为虐”蓝副手(别信)

  • 前文戳tag→【蛋的星尘


由于截获到星盗老巢发出来的信息,君莫笑很容易顺藤摸瓜定位到据点的宇宙坐标。叶修采取迂回的路线,绕了一个大圈,混进一伙小流氓的舰队里,大摇大摆降落在星盗老巢的其中一个卫星上。

蓝河大开眼界,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们居然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成功潜入位于未开发星域的星盗老巢去了……这地方有这么容易找到并潜入吗?!

扪心自问,前·蓝雨第十区负责人认为自己远没有这个胆识和魄力,于是老老实实坐在副舰长的座位上,对叶修言听计从。

千机号,现在已经更名为破铜烂铁号——星盗根据它外观给起的外号——跟随着吊儿郎当舰队驶入大气层,停入机库。安全起见,叶修没有拔下君莫笑,将他留在舰上,方便远距离操控。

 

换上常服的两人先过去给小流氓的头打招呼,感谢了一番收留,特别狗腿地献上“保护费”。

叶修叼着烟,微微一笑,也有几分痞里痞气的味道,加之会说话,很快跟对方称兄道弟。

蓝河脸上挂着狗腿的笑容,不断迎合叶修和小流氓头的话,将小跟班的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但其实内心是极其懵逼的。听叶修的话,他们似乎要在这个卫星上待一段时间,万万没想到啊,原本以为要在外太空飘五年,没想到一个月后就踩在结实的地面了。

为什么留下来?蓝河觉得自己不需要问了,叶修的思路他跟不上,乖乖听令吧。

 

“不如将智脑互换一下?”蓝河悄声提议。

“嗯?”

“将春雪留在千机号上面,让君莫笑跟着我们……感觉这小子比较有安全感,我家春雪出现在这个地方太显眼了。”毕竟蓝桥春雪是大美女啊!

叶修就笑:“你还真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姑娘啊?”

“何以见得?”

“都要把人家留在大后方了,不是怜香惜玉是什么?”叶修毫不留情地取笑蓝河,直说到人家耳垂发红,才正色道,“再好看也只是智脑,按键就能格式化,可别产生太深的感情。”

“你真的想太多了!”蓝河想流面条泪。

“哎,忠言逆耳……”叶修还想再劝几句,这时候耳边传来蓝桥春雪微冷的声音——

“任何一种算法都显示,不会产生人机虐恋,因为我的主人是同性恋。”

 

“……”

“……”

 

“春雪!”蓝河对着虚空吼了一声,引来几个路人的注意。

叶修忍不住,喷笑出来。

蓝桥春雪尚在一板一眼地分析:“主人遇到英俊男子的时候,激素水平会发生明显变化,这种现象未曾出现在漂亮女子身上。鉴于蓝雨麾下众多士兵的智脑都是女性形象,主人随大流……”

“春雪,你可以关机了!”蓝河咬牙切齿,觉得自家的智脑一定是被君莫笑那个专唱反调的小屁孩教坏了。

“等等。”叶修喊住正准备关机的蓝桥春雪——两人共同使用一个智脑,共享操作权限,“你先回答我,你主人看到我的时候,激素水平怎么样?”

“擦!”蓝河窘得不行,“启动最高权限,立刻关机!”

“……”蓝桥春雪乖乖息屏了。

 

蓝河尴尬地咳嗽两声,跟叶修说:“哈哈,哈……没教好,见笑了。”

“小蓝啊,你知不知道,你的反应侧面证明了一件事?”

“……”蓝河怎么会不知道?于是低头,乖乖地跟着智脑“息屏”了。过了一会儿,忽然小小声替自己挣回一点面子:“那叫雅俗共享,又不是只对你这样……”

叶修就笑:“其实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也觉得挺顺眼的。”

“你不用给我台阶下啊。”蓝河撇撇嘴。

“认真的。”叶修看着他的眼睛,“你头发的颜色很特别,我对这种发色有特殊喜好。”

叶修的眼神告诉蓝河,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

 

“你说过,是天生的?”叶修闲聊一样继续问。

蓝河觉得,被自己搬起来的石头砸到脚了,心里后悔不已:让你装逼,让你之前嘴快说是天生的!蓝灰的发色是一个名为晶岚的特殊种族的标志,承认自己是天生的蓝灰发色,相当于承认自己是那晶岚一族的后代。这可不太妙。

于是,蓝河用一副不在意的语气说:“你还真的信啊?”

叶修挑挑眉。

“说是天生的很酷啊。”蓝河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高二青年喜欢玩的把戏,别告诉我你被骗了啊!”

“我还真信了。”叶修意味深长地说。

蓝河皱眉,正经地表示:“叶舰长,你一定看过我的档案,不然我上不了远征军的舰船。”见叶修点点头,蓝河继续说,“我是在蓝雨星系群、蓝溪阁星系、编号D1214星球出声的纯血。”

 

纯血,是纯种地球人血统的意思。宇宙大航海时代,人类踏足更广阔的星空,发现了极少数类人种族,神奇的是,部分类人种族可以突破生殖隔离,与人类产下后代,这一类人,称之为混血。

纯血当然是有点自豪感的,混血得看是混哪一族的血,只有极少数混血能得到全联盟的认可,受到尊敬,大部分混血走在路上,多多少少会换来一点奇怪的目光。

 

“我贫惯了,真实资料以档案为准!”蓝河撞撞叶修的肩膀,“你干嘛执着这个发色?”

“想知道啊?”叶修斜他一眼。

“说来解闷呗。”两人正在返回机库替换智脑的路上,闲着没事,找点事情扯。

“我出生在蟹蛛人大肆侵略的时代,因为出生有点特殊,很小时候就流连在各个星系之间。”叶修居然真的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有时候,为了安全,会伪装成难民,混进逃亡的人群里。旧星历421年,我方舰队在迁徙途中被蟹蛛人觉察,发动了攻击,160万人只有不到10万逃过一劫,被迫降落在一个已经被战火摧毁的行星上。”

听到这里,蓝河双眼猛地瞪大了。

 

叶修继续说:“满目焦土啊,只有少数森林幸存,星球表面上还剩点绿意。舰船基本报废了,10万人搭乘小型飞行器分散到星球上,看能不能荒野求生,活着等到救援。”

“同行有一位晶岚族的女人,长得很好看,灰蓝色的长发总是扎成一条高马尾,一晃一晃的,笑起来眼神很亮。那什么,她是个新妈妈,带着一个小不点。本来想在资源稀缺的地方活下去就艰难,她不知道怎么想的,本身带着一个拖油瓶就算了,还将我带在身边照顾……”

 

蓝河认真地侧耳倾听,表情随着叶修的话语做出细微的变化。他双手背在身后,指尖发白,指甲早已掐到肉里了。

 

“你吃过树根么?我就吃过。人类已经脱离起源星数百年,科技高度发展,能够在宇宙中折叠空间,居然还会沦落到啃树根……”叶修眼神复杂地笑了笑,“晶岚一族一个个都是异类……不是贬义,就字面意思。”

“嗯,我能理解。”蓝河应了一声。

“那位母亲宁愿饿着自己,也要省出口粮喂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按理说,她的亲生儿子该恨我才对,但那个小孩也是怪胎……咳咳,同样不是贬义,字面意思!”

“哈哈哈,我懂的!”蓝河示意他没关系,继续说。

“那小孩学着他妈妈,给我省口粮。一开始我不知道,后来……”叶修沉默了一下,“这件事对我的价值观冲击很大。如果在那之前,我只是相信终有一天蟹蛛人会被驱逐、宇宙新的秩序会重塑,那么这对母子让我看到了新的美好世界……咳咳,差不多这个意思吧!”

 

“……”蓝河想说,他真的用上吃奶的力气去做好表情管理了,但依然露出了一点点惊讶的神色,连忙说话掩饰过去,“没想到你小时候挺可怜的。那个时代……确实太艰难了。”

“呵呵。”叶修仔细打量蓝河的表情,眼里带着审视的意味,“你再回答我一次,你是纯血?”

“……”蓝河失笑,“你怎么还纠结这个问题,我会骗你,蓝雨的档案也不会骗你。”蓝河抬目,跟叶修对视,认真地告诉他,“如果你是想找人……很抱歉,我不是你口中那个晶岚族的小孩。”

“好吧。”叶修没有深究,移开了目光,“我找了他72年,想来也没这么容易撞上。”

 

“那什么,听完你的故事,我也有疑问。”蓝河停下脚步,颜色严肃,“你的这段经历我好像在哪里看过……对,是被联盟写进教科书的励志故事……舰长,我想知道,叶修是不是化名?”

叶修抽了一口烟回答:“不是。”

“……”蓝河被噎住了,显然这个答案跟预想当中不一样。

“叶修不是化名,叶秋才是。”烟从嘴里呼出,将叶修的眉眼朦胧一瞬后散去,“如果你是想问联盟二十四将之首,是的,就是我。”

闻言,蓝河觉得有点腿软。


TBC.

————————

由于时间问题,没有惊喜地捉过虫><如果再次出现奇怪的字眼,哈哈哈意思理解吧!

么么哒~~~


评论 ( 24 )
热度 ( 325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