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白靴子与黑尾巴尖 Fin.

  • 非典型猫梗

  • 不断神展开

  • 遥远的《砚取夜阑雨》的新增短篇,一直忘记发了_(:зゝ∠)_


❀❀❀


【白靴子的场合】


“听说刚跑进来一只猫,还把绕岸给挠了?”春易老捧着一杯茶,坐到蓝河身边。

“对。”蓝河一边整理仓库,一边回答。“打疫苗的钱我给他了。”

“?”春易老不解。

蓝河嘿嘿笑着,拉开拉链,示意自家老大瞧。只见他衣服里面,居然窝着一只黑猫!三个月左右大,四蹄雪白,是“踏雪寻梅”,正暖呼呼地团在青年的毛衣里。此时,他被打搅一般抬起头往外瞧,猫眼睛金灿灿的,极为漂亮。

“这猫帅。”耳位高,耳朵大,耳朵尖还有一小撮绒毛,正面威严,脚掌大而圆——春易老明白为什么绕岸会手痒捉猫反被挠了。

“我的了。”蓝河隔着衣服轻轻抚了抚猫咪,示意他继续休息。

“无主的?”

“可能吧?反正谁也不许碰,就跑我这,还往衣服里钻。”

“有缘。”

“是吧!所以我养了。”


蓝河将猫咪取名为君莫笑,一开始揣在衣服里带去上班,后来春天到了,便塞在外衣的帽子里。君莫笑听话得很,塞哪就窝在哪里,并不挑剔。君莫笑还很乖巧,会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起居饮食没让蓝河操过一点心。

就是,这猫有时候挺嘲讽,比如见到绕岸就用猫屁股对着,比如蓝河操作失误,就发出呼呼的声音像在笑……这猫还不许蓝河以外的人摸,却偏偏喜欢把公会部众人的肩膀、头顶当作垫脚石,四下乱窜矫健得很。


“管管你的猫。”总是有人表情严肃地跟蓝河说,同时手不动声色地试图接近猫咪。

“管管你的手。”蓝河抬手截住君莫笑试图挠人的爪子。

“真凶。”来人便感叹着说。

“不凶啊,多可爱。”蓝河捏着猫爪爪,脸上带着猫奴特有的幸福表情。

“眼瞎,吸猫有害健康!”

“吸什么都有害健康。”蓝河忽然接了一句。

——嗯?我为什么要这样说?

 

人与人秀尚可忍,人与猫秀不可忍!一时间,从公会部刮起的养宠物之风,很快蔓延整个蓝雨。

“蓝雨后宫三千佳丽,唯我家主子无敌最俊朗。”蓝河将脸埋在君莫笑细软顺滑的毛肚子上,幸福地感叹。

猫一脸嫌弃,又挺受用,用穿着白靴子一样的爪爪碰他额头。

“哎,蓝河,你家帅哥的肉垫居然是粉红色的?”有妹子路过,发现新大陆一样围了过来。

“对,如狮子一般英武的外表下藏着软绵绵的少女粉。”蓝河说着被君莫笑赏了一爪子。

“哈哈,还不许人说呢!”女生笑着表示想看帅哥的猫铃铛。

“猫蛋有什么好看的?”

“撸猫不摸蛋,就跟人失去了梦想一样。”女生捧脸笑,“你会迷上的,信我。”


似乎知道接下来要被掰开猫腿子露蛋蛋,君莫笑一个鲤鱼打挺从蓝河手下挣脱出来,飞一般溜了。

“……老实说,我们刚才还没动手吧?”女生惊愕。

“是没有,就说说。”蓝河同样惊愕。

“这猫难不成能听得懂人话?”女生开始兴奋。

“……我猜他是被你猥琐的表情和气场吓跑了。”蓝河找了个理由,心里却不由自主开始回忆,君莫笑有灵性的一幕又一幕。

真的,有灵性而已?

蓝河并不确定。

 

【黑尾巴尖的场合】


蓝河睁开眼,发现世界变了。人来人往,谁一不留神就会踩到他,然而由于过度惊吓,他一动不动僵在路中央,直到一双温暖的手将他抱起。

“你要去哪?”男人问。

“喵。”蓝河张嘴,只发出一声虚弱的叫唤。

???

!!!

“流浪猫啊?相逢有缘,跟我回家?不过说明在先啊,我不会伺候猫。”男人又说。

蓝河看了看这个人类,觉得瞧着十分顺眼,便没有挣扎。

“我叫叶修。”男人告诉猫咪。

叶修带他回到一栋小楼,便有一群人围了过来试图撸猫,被叶修隔开了。“还没洗澡,别乱摸。”

蓝河被一只只大手吓得毛都炸起来了,慌不择路一头钻到叶修衣服里面,扒紧了不肯出来。

“说你们不要太禽兽,吓着猫了吧?以后啊,没允许,不许伸手!”

“等着吧,不出三天,这猫肯定不想理你,投入我们怀抱。”

“就是,自己还没照顾好,还猫呢!”

“呵呵。”面对诸多吃不到葡萄的酸溜溜话语,叶修只回以一声极为嘲讽的笑声。

叶修喂过食,替蓝河洗了个澡,又拿过吹风机。

“不是说猫怕洗澡怕吹风机么?你怎么这么乖?”叶修自言自语。

蓝河心想:废话,我又不是猫!话说我怎么成了一只猫?

叶修将毛毛吹干,将猫咪抛床上。当夜,一人一猫搂着一起睡的。

蓝河发现,毛茸茸的躯体窝在软绵绵的被子上,跟踩云似的,舒服得不行。又偶然发现,肉垫踩在男人的肚子上,比被窝更舒服!

第二天叶修醒来,便看到肚子上压着一团白花花的猫。

“真会挑地方睡。”叶修声音里带点没睡醒的沙哑,抬起手指,撩拨一下猫尾巴。


蓝河是一只通体雪白的优雅猫咪,眼睛冰蓝色,有趣的是,尾巴尖上有一小撮黑色绒毛,导致尾巴甩动的时候,特别抓人眼球。

撸猫不能玩猫尾巴。

蓝河醒了,一爪子拍在男人手上,将自己尾巴拯救出来。然而叶修不依不挠去撩那一撮黑毛,惹得白猫踩着他的脸,一跃跳上窗台。

 

蓝河莫名其妙成了叶修的猫。

叶修不会养猫,但蓝河其实是个人,懂得照顾自己,所以日子还凑合。他喜欢窝在叶修手边,看男人打游戏。修长的十指跳跃在键盘上,惹得他屡屡按捺不住天性,飞扑上去抱住。

“哎哎哎PK着呢别闹!”叶修每每只好无奈地将他抱到大腿上。

在大腿上睡一会儿,蓝河又忍不住爬桌子,然后扑手,又被抱下。如此循环。

“真是奇了怪了,这猫居然亲老叶?”有人说。

“这猫怕是个抖M。”又有人说。

“一个两个都妒忌。”叶修呵呵一笑,嘲讽得很。

蓝河听着几人斗嘴,不自觉地放松身体,仰面朝天躺在桌面上,毛茸茸的脑袋枕着男人的手腕。

“嘘,睡着了。”叶修如此说,手上动作平缓下来,“看,睡得蛋都露出来了。”

你才露蛋……蓝河迷迷糊糊地想。

 

【白靴子的场合】


蓝河醒来,睁眼便看到一大团黑漆漆、毛茸茸的东西,脸上暖呼呼还有点痒……嗯?君莫笑?

嗯?我是人?

好像做了一个,我变成猫的梦啊……

蓝河的动作吵醒了猫,猫咪睁开眼,尽情伸了个懒腰,踩着蓝河胸膛,凑到他嘴边轻轻舔了舔。

蓝河蓦然想到,君莫笑过于有灵性这一点,结合自己的梦,不免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你不会是别人的梦吧?”

君莫笑甩了甩粗长的尾巴,干脆往蓝河身上一趴,赖着不走了。

“猫皮下面藏着个人?还耍流氓?”蓝河一边狐疑,一边又忍不住伸手,跟往常一样给猫挠挠。

我家主子手感真好……

管他是人是猫,能撸就好……

不行,不行,不能再分不清现实与梦,要醒来才行……

嗯?醒来?

君莫笑安安静静趴着,黄金色的瞳盯着蓝河,像是有话要说。

蓝河似有所感,手上动作慢了下来。

 

【黑尾巴尖的场合】


当蓝河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是一只猫的时候,并不感到惊讶,反而开始积极探索这个世界。多次之后,他发现叶修所在的世界,与他是人那个世界的时间轴不一致,除此之外,一切相同。

都有荣耀职业联盟,叶修依然是第一人,蓝雨依然有剑与诅咒。

网游里有蓝溪阁,然而,叶修那个世界却没有蓝桥春雪。

为什么没有我?

“喵。”蓝河唤了一声,想问叶修:记不记得第十区被他欺负得愤然回到神之领域的蓝河。

听不懂猫语的男人只当猫咪在撒娇,伸手挠了挠猫下巴。

这样不行……


当夜,蓝河做了一件冒险的事情:待叶修睡着后,偷了叶修的账号卡,悄悄溜到训练室开电脑。他小心翼翼咬着账号卡,插到读卡器上。密码不是难事,窝在叶修身边这么多天,银行卡密码都背得滚瓜烂熟了。

猫爪子咔擦咔擦地敲击键盘,顺利登陆上君莫笑的账号。

无视所有信息,他在好友一栏输入蓝桥春雪,发现是有这个账号的,只不过名字灰了,上次登陆时间是半年前。

半年没登陆?要知道蓝桥春雪是蓝溪阁重要的账号卡,哪怕蓝河本人辞职了,也带不走,公会也会换个人继续用啊!

蓝河想了想,打开搜索引擎,敲入“蓝溪阁 蓝桥春雪”这一组合关键字。

搜索出来的结果太过骇人,猫咪愣了半晌,连退卡都忘记了,炸着一身毛,飞奔而逃!方寸大乱之中,连从男人脚边跑过也没发现。

 

叶修是在捡到蓝河那个十字路口将猫找到的。下着雨,猫咪淋得湿漉漉,漂亮的白毛一缕一缕滴着水,贴着躯体,显得特别瘦,可怜巴巴的。

叶修将猫咪抱在怀里,大手替他挡着雨。

“不要怕,我在这里陪你。”

蓝河呜咽着,发出微弱的叫声。男人手掌一紧,再次轻声说:“不想面对没关系,我会在这里陪你一辈子。”

似乎被这话刺激到,蓝河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唤,蓦然窜起,跳到地上,一动不动盯着前方。

雨下得很大,哗啦啦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清楚前方有什么。就在此时,忽然有两盏橙黄的车头灯于雨中射出,下一秒,一台货车呼啸而至,不由分说将猫咪撞飞出去!

 

【现实的场合】


蓝河睁眼的时候,只觉得眼皮重愈千斤,死活抬不起来,浑身又酸又麻,没有一处皮肤自在。

好难受……

他呼出一口浊气,努力将眼睛撑开一条缝。这时,一双温暖的手伸过来,将他的双眼盖住。

“蓝。”有人颤抖着叫了一声。

声音好熟悉……蓝河试图回应,却发现喉咙干涸,似乎没有一丝水分,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咯咯声。

“医生来了。”那声音又说。

接下来是不断的光影交错。半睡半醒之间,他觉得自己被推进了无数间房子,被无数台仪器探测了身体。他似乎看到了君莫笑毛茸茸的身躯,又似乎正窝在叶修怀里,当一只被宠着的猫。

最后,等他完全睁开眼,只觉大梦一场,不知今夕何年。


身体机能尚未恢复,记忆已经慢慢清晰。他想起来半年前自己晚上出去买夜宵,规规矩矩走斑马线过马路的时候,被闯红灯的车擦伤。

由于躲避得及时,当时并无大碍,只是车上有人走下来,强行将他塞车里带走了。

这是一群贩du的亡命之徒,正在逃避追捕。带他走并非为了救治,而是要灭口——谁让他看到了车里人的脸?幸好蓝河荣耀玩得好,在发现那伙人也好这个后,蓝河便提出帮他们代打竞技场,以保住一条命。

在24小时无间断的监控之中,蓝河将求救信息糅杂在竞技场房间名字里传达出去——多谢春易老,蓝溪阁的玩家拥有得天独厚的首拼解读能力。还真有人发现端倪,联系到相关人员,大家商议过确认解读无误后,报警了。

跟相关人员在竞技场“偶遇”的时候,蓝河情绪激动了点,引起怀疑,警ca追过来那会儿,亡命之徒已经在“处理”他了。

据闻,幸亏警方冲进来快了一步。


饶是如此,亦难免受到伤害。医生说他的身体为了自我保护,陷入了类似植物人的状态,昏迷不醒。叶修为了救他,主动尝试新科技,将意识连接到他脑海中。

这是一项危险的活动,万一被排挤,或者提示词过于敏感,引起蓝河主体意识的剧烈动荡,很有可能连叶修都醒不过来。但叶修答应这项临床试验的时候,丁点犹豫都不带,签名确认同意的手,稳如泰山。

后来叶修说,这是他这辈子签过的,最有价值的签名。

 

“以后再也不吃夜宵了。”叶修用勺子给蓝河喂水喝。

“那恭喜,看来你岌岌可危的两块腹肌保住了。”蓝河笑得几乎呛到。

“对不……”

“闭嘴。”蓝河没让叶修说下去,“说这话没意思。”

昏迷的人沉溺梦境,清醒的人备受折磨,这一声“对不起”真不知道谁对谁说才合适。

叶修沉默着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起身,将病房门锁上,然后脱下鞋子,挤上床。

“你……这里公共场合,矜持点啊?!”蓝河脸腾地红了。

“呔,想什么呢?让我抱你一会,就一会儿。”叶修说着将床上的人拥进怀里,下巴抵着对方头顶,轻轻蹭了蹭,舒出一口气。“半年孤枕难耐啊!”

头埋在男人怀中,体温传过来,蓝河能闻到叶修身上散发着医院特有的味道——这人恐怕是一直在医院照顾他。


“蓝河。”叶修沉声道。

“嗯?”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略显孩子气地往被窝里缩了缩,最后反过来将脑袋塞在蓝河肩窝里。

蓝河由着他拱来拱去,抬手抱着男人的肩膀,一边用手指给他梳理头发。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他联想起梦里给君莫笑撸毛时候的手感。刚想笑,就感觉到肩膀有点湿——湿意无声无息蔓延。

“……出院之后我们养只猫吧?”蓝河哑着声音,抱紧了叶修。

“两只。”叶修闷着声音如此回答。

“好,一只白靴子,一只黑尾巴尖。”蓝河努力控制着鼻子的酸楚。

没忍住。

 

窗外,传来一声猫叫。

 

Fin.

————————

十点多下班,企图撸一个短篇出来,GG了(顾着调戏海苔)

灵机一动正好混更一下哈哈哈哈哈(一把眼泪)

不想出差不想加班想码字QAQ(被拖走)

❀❀广告时间❀❀

《丹青不渝》预售啦~链接:

平装 - 胶装双封

Or

精装 - 裸脊锁线双封

没看过宣图资料的请戳这里:

务必要看的注意事项


评论 ( 32 )
热度 ( 80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