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今晚跟我睡吧 Fin.

  • 原著向,大甜饼,有关初定的。

  • 今天是 @AKA-1 跟蛋总的第一百天PY,非常感动!真的非常感动。


❀❀❀

“我说,你堂堂技术指导,怎么还跟以前一样满地图抢野图Boss啊?还让我们这些竞争对手活吗?”坐在靠窗边的青年压低声音抱怨,然而语气里没多大怨怼,反倒有点难以察觉的关心——叶修的脸上,睡眠不足显而易见。

 

“哎,说是技术指导,俱乐部刚成立,人手不够啊!稍微有点学历的都丢去搞管理了,公会部缺人手,我先顶着了。”坐在过道的人语气感叹,同时换了个姿势,努力让双腿摆放得舒服些,“让你过来帮忙你又不来。”

 

“跳槽免谈!”蓝河斩钉截铁地说。

 

“语气别这么肯定嘛!身兼多职你肯定考虑过。”叶修的语气里带着笑意。

 

蓝河被戳穿,面子挂不住了,发出挽尊一吼:“还不是你让我考虑的!!!”

 

“所以嘛,考虑的结果怎样了?”叶修的语气依然是懒懒的。

 

“免谈。”蓝河十分坚定。

 

叶修啧啧两声,没再说话,侧过头闭目养神,偶然抬起手捏自己的鼻梁,后来干脆用手捂着鼻子。

 

蓝河自然发现了叶修的小动作,犹豫再三,从背包掏出一只口罩,递过去:“不介意的话,戴上口罩吧,会好很多……啊,虽然是可以重复使用的口罩,但昨晚才洗过,干净的!”

 

叶修失笑,接过来辨认了一下正反面,有点不大适应地戴上。蓝河见到口罩的上端就搁在鼻梁,压根过滤不了车内带有皮革气味的浊气,便不假思索地伸出手指,轻轻捏了捏叶修的鼻梁,使得口罩上端的小铁丝拗出妥当的形状,紧贴皮肤。

 

“……谢谢。”叶修心想:厉害了,从小到大连爹妈都没捏过我的鼻梁!

 

“……抱歉,顺了个手。”蓝河蓦然察觉到,自己的动作过于亲昵了,连忙缩回手,目视前方,规规矩矩地坐着。

 

这辆大巴车坐满年轻人,正迎着夕阳,驶向位于隔壁市的露天营地。目的地有点偏远,要进山里去,车程不短。小伙子们刚吃过饭,饱得慌,亟需找点活动消耗一下,因此车厢里并不安静,三三两两聚众开黑的,勾肩搭背满嘴骚话的不一而足。

 

只有他们两个谁也没说话,一人瞧一个方向尴尬着。

 

蓝河感到脖子都梗住了,心里不禁叹了一声:所以说,兴欣为什么要跑来G市跟蓝雨搞团建呢?明明在赛场上是对手,在游戏里是死敌……好吧,不得不承认,抛下胜负和副本记录,他们这伙人还挺臭味相投的——但是,叶神上车之后,借口有事赶走二笔,坐在了我身边又算哪门子的情况?

 

叶修这边则是想起临出门时,老魏叼着根烟,唏嘘之中带着猥琐的告诉他,“所谓撩汉,要一而再,再而三!再多几次就煮饭!”——显然,“煮饭”未免有点太快,但抓紧机会多说点话总没错吧?

 

“在听什么?”叶修主动打破了沉默。

 

“啊……你听吗?分散一下注意力没那么晕。”蓝河干脆摘下一只耳机,还挺讲究地用衣服擦了擦。

 

叶修接过来戴上,一句“夜雨声烦,剑定天下”便传入耳朵,他不由得露出牙痛的表情:“要不要这么忠心耿耿啊?!”这么急着表达“身在曹营心在汉”这层意思吗?

 

蓝河笑倒,解释说这是一首很红的应援曲,荣耀粉大都知道:“歌很好听啊!所以缓存下来了。”

 

“粉丝滤镜。”叶修就说。

 

“……那还听不听了?”蓝河作势要扯回耳塞。

 

“听啊,别乱动。”叶修抬手按着耳塞。过了一会儿,他又问:“有没有我的应援曲?”

 

“你是问网上还是哪里。”蓝河问,见叶修用眼神示意一下他的手机,于是老老实实回答:“没有啊,你又不是蓝雨人……哎别这个表情嘛,大不了不听缓存歌,换一个你的应援曲歌单!”

 

这下叶修满意了,跟蓝河并排坐,听“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两人的肩膀依稀碰着对方的,白色的耳机线分别从两人的耳朵上垂下来,搭在衣服上连结成一股。

 

有事情做,分分神,确实能缓解晕车的症状,其实叶修本来不晕车,纯粹是休息不够,给累的。而且口罩也好,听歌也好,都比不上跟蓝河聊天效果好。叶修听了几首歌之后,再度打破沉默。

 

蓝河也是醒目的,见叶修东一句,西一句找话讲,但都是寥寥数语开个头,有点明白他是想听自己唠嗑,便打开了话匣子。

 

“跟你说一个真事,有一点点恐怖。”蓝河说。

 

“嗯。”叶修侧了侧身,目光似是不经意地落在蓝河身上,既带有“认真听说”的意思,也有一点隐秘地打量的感觉。

 

“这几天本来有点热气……就是上火的意思,昨天晚上被中草堂抢了个野图Boss,更是火上加火。我们这边有个说法,心火太旺容易失眠多梦,可能是因为这样,我那晚睡得特别不舒服,老是在半梦半醒之中。”

 

“睡到半夜,我也不知道多少点,四周一片漆黑,忽然之间我听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当时心里咯噔一声,以为入贼了。但问题是,我知道,但怎么也醒不过来,昏昏沉沉,眼皮千斤重。”

 

“嗯?!”叶修没想到是这种展开的故事,被吸引了兴趣。

 

“接着,我感觉到床褥颠了几下,就像有人坐到床上。”蓝河接着说,“我心想,卧槽这贼怎么这么直接?全屋最贵的东西是桌面上那台高配电脑啊,他看不上钱,看上我了?不会是个女贼吧!”

 

“噗——”叶修被他逗得忍俊不禁。

 

“别笑啦,当时很紧张的!”蓝河撇撇嘴,神色认真,“然后啊,那个‘人’真的上床了!我能感受到它贴着我躺下来的那种,空气流动、皮肤被摩擦过的感觉。”

 

“……”这下子,叶修的表情就有点精彩了。

 

“我也管不上为了安全去装睡什么的了,节操要紧啊!连忙伸手去推,还想喊几句话求救。系舟睡我宿舍隔壁,他很醒睡,说不定能听到。”

 

“然后呢?”叶修追问。

 

“我一边推,一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喊人,当时的感觉是特别难发声,用力只挤出几声‘咯咯咯’的干嚎,沙哑得跟丧尸吼叫一样,那时候我自己还吐槽了一下怎么这么难听呢。”蓝河笑了笑。

 

听到这里,叶修有点猜到结果了。

 

“急了一会儿,我猛地睁开眼,扭头一瞧,身边并没有人。”蓝河没有卖关子,爽快地交待结局,同时表情疑惑,“可是我手里还留下非常清晰的,去推那个‘人’肩膀的触感。”

 

“……”

 

“喉咙也有发过声的感觉。当时我应该喊过话的。”

 

“……”

 

“恐怖吧?”见叶修一脸严肃,蓝河得瑟了。

 

“小蓝,今晚跟我睡吧。”叶修认真地说。

 

“……”

“……”

 

“好吧,我承认你这句话比较恐怖,你赢了。还有啊,都说了不要叫我小蓝,现实里听感觉太奇怪了!”蓝河满头黑线。

 

“不是,你这经历有点吓人,哥我好歹人称叶神,集万千信仰于一身,辟邪效果不错。”叶修直接无视了关于名字的抗议。

 

这话怎么听怎么中二啊!蓝河喷笑:“叶神你……哈哈哈有点OOC了知道吗?”

 

“看,你也知道喊我‘神’呢。”叶修却是一本正经,不像是借机开玩笑。

 

“……”除开点点点,蓝河不知道该回答啥了。原本只是说出来逗乐的话,却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殷殷关怀,有点尴尬,有点暖。

 

“就这样定了,我们兴欣男的正好是单数,横竖要突一个出来跟你们合住一个房间。现在都说要起带头作用,我就带这个头吧!”叶修三两下将事情定了,语气之坚决,让人难以拒绝。

 

蓝河张了数次嘴,最后还是合上了,心里想:不,你们这边男的是单数,可我们这边是双数啊!!!

 

叶修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非常英明的决定,同时觉得蓝河那一副疑似被B良为娼的表情太可爱了。

 

天色渐晚,车内一片昏暗,开黑的、瞎扯的人的声音渐低,变得稀稀落落。蓝河收拾了一会儿三观之后,问道:“那什么神什么信仰的,你从哪里学回来的啊?”

 

为了配合安静下来的环境,蓝河问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叶修大爆手速扯下一边耳机才听清楚了,于是乎,他回答的时候,特别贴心地凑近蓝河的耳边,一把烟嗓压得又低又沉:“刚才在我那些应援曲底下的评论看到的。”——只可惜,说的话不太浪漫,浪费了一次苏的机会。

 

蓝河被暖风刺激得一缩脖子,头皮都炸了,靠近叶修的半边身体一片酥麻,脑子瞬间不好使,“慌不择路”地岔开话题:“你不晕车了吧?”

 

“……为什么要提醒我?”不说还好,原本嘛,叶修脑子里都是“小蓝怎么这么逗!”,一经提醒,那股隐约的皮革味又飘过来了。

 

“呃……”我说是你自找的你信吗?蓝河将鼻子揉了又揉,忽然之间想起什么,连忙侧过身掏背包夹层。

 

叶修一直关注着蓝河的动作,见他最后掏出一个……花骨朵。

 

“白玉兰,今早特地开窗摘了几朵还没开的。”蓝河挥舞几下手中酷似犬牙的白色花骨朵,眉头活泼地舒展开,“很香!”说着,又扯下一片花瓣,让叶修压在口罩里,靠近下巴的位置。

 

“不要放到鼻端,不然你会被熏晕!”

 

叶修依言照做,顿时间,一股怡人的花香钻入鼻子,覆盖了车子内所有异味!

 

“早该拿出来了!”叶修痛心疾首。

 

“忘了嘛!”蓝河将花骨朵放回背包,“原本是打算睡觉的时候放在床头……宾馆的床铺要是有气味,什么气味都好,这花香都能盖过去,是出门必备神器!”

 

“穷讲究。”叶修就笑。

 

“那你将耳塞口罩还有花瓣都还我。”蓝河摊开手。

 

叶修毫不含糊地将自己的手放上去。掌心相对,温暖的感觉在酝酿。

 

某人假装不正经地说:“不想还,抵个叶神给你吧!”

 

蓝河目瞪口呆,意识到自己托着全联盟最贵的手,吓得一动不敢动,手背差点青筋暴起……

 

“收货不?”叶修垂着眼,低声问道,声音沙沙的,有几分性感。

 

此时不需要对视,因为车厢早已比较安静,他们为了聊天,头不自觉地越挨越近,如今都快碰在一起了。

 

妈耶,我坐的不是大巴,而是十环过山车吧!刺激!叶修的话影响力极大,蓝河的脑子炸了一轮,然后差点跑偏,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要给叶修一个答复,于是一咬牙说:“我……我我我我我收!”

 

“好好好好好好。”不愧是叶修,戴着一边耳塞,蓝河说话的声音又低,但他居然精准地数出了人家说了多少个‘我’字,并一一对应一个‘好’。

 

“那个,你你你还晕车不?”蓝河的脑子彻底报废了,跳脱得厉害。

 

“……除开这句车轱辘话没别的了吧?”叶修失笑,终于扭过头,视线重新落回蓝河身上。

 

蓝河放弃挣扎地沉默。

 

安静了一会儿,叶修说:“你的手悬空托着我,不累吗?”

 

“……”这不是太紧张了吗?!蓝河内心咆哮着,同时战战兢兢放将平举的手掌放低,搁在座椅上。尽管内心正翻涌着惊涛骇浪,但蓝河依然让叶修的手停留在自己掌心,没放开。

 

“还有一段路,休息一下吧。”叶修很满意,低沉的声音里盛着满满的笑意。

 

“嗯……”

 

两颗脑袋终于碰到一起,不太适应地互相靠着,尽量给对方挪位置好靠得舒服些,随后,他们一动不动地假装睡觉,去平息内心情绪的激荡。

 

大巴……没什么隔音可言的。此时此刻,坐在他们身后、被迫听完全程的伍晨和毕言飞快炸了!他们眉头打结,嘴角抽搐,面面相觑之后,内心不约而同浮现出两句话:

 

——陈老板/大春会杀了我吗?

——份子钱是按照北京的标准,还是广东的标准来啊?

 

 

Fin.

————————

这几天疯狂出差和加班,小甜饼在车子用手机码的,回到宿舍已经凌晨了,修文的时候眼前都是糊的,所以,错字什么的………肯定有,而且不少,将就一下啦QAQ

码字是我唯一的快乐…………

困成傻逼,晚安,早安!

❀❀❀  广告 ❀❀❀

《丹青不渝》预售啦~链接:

平装 - 胶装双封

Or

精装 - 裸脊锁线双封

没看过宣图资料的请戳这里:

务必要看的注意事项


评论 ( 72 )
热度 ( 1044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