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我想摸猫蛋


❀❀❀


猫与蛋自古不可分割。意思就是,撸公猫还得摸蛋蛋,这样才完满。

蓝河那天贸贸然问叶修究竟是猫该是人,话一出口,不禁有些后悔,担心不知道有没有犯了人家的禁忌。

“猫啊。”叶修却是利索地回答了,将蓝河的顾虑打消掉。

“那猫为什么会化成人?”蓝河接着问。

“进化了嘛。”叶修笑了笑,“我们一族已经备*案,不是什么偷偷摸摸的存在,放心吧。”

居然还有正规的手续……蓝河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不过叶修说什么,他都信,从来没想过这猫会骗自己,会伤害自己。如今最担忧的是,既然叶修是猫……

 

“你的寿命……”

“唔,这取决于养分。”叶修意有所指地瞧着蓝河,“对我来说,就是取决于你。”

“我一定一天四餐好吃好喝供着!”蓝河连忙对主子表忠心。

“唔,我说的养分不是指吃的东西……”叶修说得含糊,后来干脆换了个话题。

 

确认叶修是猫就好办了,蓝河的神经有点大条,明确了叶修本质上是一只猫之后,即使对方偶然化人,赤条条地走来走去,也没有将他当一个男人看待——当一个人形的猫来逗。

蓝河是猫蛋狂热爱好者,最初的时候,就是因为试图拍摄猫铃铛,才被叶修忍无可忍地出言提醒。如今跟叶修猫混熟了,猫咪说话也好,化人也好,不再有神秘感和震慑力,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喜好开始蠢蠢欲动。

 

“笑笑啊~”蓝河戳了戳猫肚皮。

“咪?”叶修哼了一声,抬起毛脑袋看向他,尾巴在床单上闲闲地扫来扫去。猫须须特别长,在阳光之中似乎挂着点点碎光,晶莹剔透。

“既然你是猫……”蓝河嘿嘿一笑,“就让我看一下猫蛋蛋呗!”

叶修非常高难度地用一张毛脸表现出“嫌弃”的表情,明摆着拒绝。

“买你回来至今,我都没有认真看过你的猫铃铛!”蓝河“痛心疾首”地控诉。

“……”叶修猫夹紧双腿,原本随意放的尾巴垂下来,紧紧贴着屁股,将蛋蛋藏起来。

 

“你这样不够意思啊!”蓝河抱手,居高临下地命令,“张开猫腿子!”

“……”

“我亲自动手了啊?”蓝河摩拳擦掌。

“小蓝,你知道你在耍流氓吗?!”叶修哭笑不得地嗖嗖几下跳上了柜顶。

“耍流氓我也要看!”蓝河撸起袖子,上蹿下跳地捉猫。然而猫咪比他灵活得多,不紧不慢地吊着他“飞檐走壁”,将蓝河累成死狗。

第一次试图看蛋蛋,失败。

 

蓝河在讨教之下,很快找到一个让猫咪乖下来的方法:捏后脖子。

“喵嗷!!!”叶修发出威胁的叫声,缩起身体,一动不动僵立在原地——蓝河用磁铁书签,夹住了他的后脖子!

“哎呀,你是被捏住脖子会乖乖不动的类型啊?”蓝河惊喜地说,据闻有些猫是反着来的,被捏住脖子反而会不耐烦地挣扎。

“拿下来!”叶修难得加重了说话语气。

“就不,给我看蛋蛋!”蓝河开始跟猫谈判,“不给看,我就不拿下来。”

“喵嗷——”叶修猫炸毛了。

 

猫尾巴紧紧贴在屁股上,蓝河不敢用力,怕弄疼猫咪。叶修则是缩着脖子,缓慢而艰难地原地绕圈,躲开蓝河骚扰他后面的手指。

“蓝河!”叶修沉声低吼,“别闹!”

“你是猫啊,蛋蛋自带毛毛打码,给看一眼又没有闪失!”蓝河倔强地跟猫咪僵持,“你太大只了,有点重,我不敢捏着后脖子将你提起来,不然垂下尾巴也没用。”

叶修忍无可忍,一甩头化人了,原本夹在后脖子的磁铁书签夹在了头发上,像别了一个发卡,有点搞笑。

 

“想看是吧,看啊!”叶修往蓝河身前一站,坦荡荡。

“……”这下可是高清无马了,蓝河下意识瞄了一眼,吞了一下口水,说道:“我、我想看的是猫铃铛……”

“呵呵,别介啊,反正你觉得我是猫,什么姿态下都是猫,不是吗?”叶修逼近一步,蓝河一退再退,脚被床沿绊了一下,将自己摔到床上。

“我……那个……”愚蠢的人类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致命错误,是的,叶修本质上是一只猫,但化人之后,他的行为模式就是一个人,不该将他当猫来看待的啊!

 

“不是想摸猫铃铛吗?来啊,动手!”这些日子实在被蓝河闹得忍无可忍,叶修此时的气场三米高,势要让对方明白到错误。

赤果果的男人屈膝爬到床上,两手撑在蓝河身体两侧,跟随蓝河往后缩的动作一点点向前爬,宛如一只大型猫科动物,动作慵懒却潜藏着可怕的爆发力。

蓝河感到口干舌燥,眼珠子一个劲乱动,不知道该看天花板,还是看叶修那张俊脸,还是看人家白花花的胸膛,还是看再远一点,一甩甩的那根玩意……和蛋蛋。

艹了真是!

 

“小蓝,动手啊。”叶修将蓝河逼到墙边,退无可退了,便直起身,抱手瞧着蓝河笑。

“……喊救命有用吗?”蓝河的表情快哭了,他后悔啊!

“你喊,看有没有人来救你。”叶修好整以暇地说。

“……我错了,对不起,我我我我我再也不看猫铃铛了行不行!”权衡一下小命和猫铃铛,蓝河果断选择好好活下去。不是他怂,而是叶修此刻的表情,真的想把他吃下去一样……

“真的不摸一下吗?”叶修笑笑,将猫耳朵和尾巴都露出来了。化人之后,粗壮不少的尾巴在蓝河的腿上扫来扫去。“看,我其实是一只猫,别跟我客气嘛!”

“对不起!”蓝河哭丧着脸求饶。

“迟了!”

 

叶修垂下脑袋,在蓝河颈部嗅来嗅去,头发以及头顶上毛茸茸的耳朵在人家脸颊蹭来蹭去。

“你在干嘛啊……”蓝河不敢动。

“记住你的味道,别动。”叶修轻声说完,在蓝河看不见的地方张开嘴,露出尖牙,毫不犹豫地啃下去——

“啊!!!”骤然传来的剧痛让蓝河差点跳了起来,然而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他控制得死死的,动弹不了!

奇异的是,疼痛只有一瞬间,当叶修温热的舌头扫上他肩头,那处只留下瘙痒的感觉。

“给你一个印记。”叶修解释,“是身份的标志。”

“什么身份?”蓝河一脸懵逼,脑海里居然反复记着叶修舌尖的触感……

“猫主人的身份呗。”叶修给出一个并不具体的答案,随后岔开话题,“真想摸猫蛋啊?”

 

蓝河心想,我该回答想还是不想啊?!

“我是说,猫形态下的。”叶修补充一句。

“那还是想的。”蓝河小声回答。

“给我亲一口,我给你摸一把。”叶修猫反过来跟人类谈条件。

“?!”蓝河目瞪口呆。

“你对我耍流氓,我总要在你身上讨回便宜吧?”叶修就笑,不等蓝河考虑清楚,低下头亲了他一下,旋即现出原形,说到做到地竖起尾巴,将猫铃铛清晰地露出来。

 

蓝河哭笑不得,摸了摸嘴唇,觉得是自己亏了。

初吻啊……

给了一只猫……

 

“你知道亲吻在人类之中的含义吗?”蓝河侧卧在叶修身边,支起手托着脑袋,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猫铃铛。

叶修显然不适应这种触碰,但没有躲,同时告诉蓝河:“知道啊。”

“那你还亲我?!”蓝河坏心眼地用两只手指轻轻捏了捏猫铃铛——手感超好的!

“你还摸我蛋呢!”叶修猫缩着脖子。

听到控诉,蓝河一方面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痴汉,另一方面又觉得附带条件“投降”的叶修猫暖心又可爱。

 

“摸蛋,最多是耍耍流氓。”蓝河为自己的不正当行为找了一个相当勉强的解释,“但亲吻,意义就不同了。”

“唔,就是你想的那种意义。”叶修就说。

蓝河玩蛋蛋的手顿住了,叶修趁机逃开,用毛茸茸的脑袋拱蓝河的脖子,让他平躺下来,然后在人家肩窝的地方盘成一团。

蓝河被这句话弄得一愣一愣,肩头被咬过的地方好像渗出了一股暖流,有什么东西在跟他的想法相互呼应。

过了老半天,他才将视线转移到猫咪的身躯上。贪睡的猫睡着了,毛茸茸的身体一起一伏,睡得很香。

 

“你……你喜欢我啊?”蓝河轻声问。

叶修在睡梦中抖了抖耳朵。

“是猫那种喜欢,还是人那种喜欢?”蓝河又问。

叶修不胜其扰地动了动。

“你可别骗人啊……”

蓝河心里清楚,其实自己早已陷阱去了。

 

TBC.

——————

一看时间,明天还得早起,我觉得,我要羽化了……

好想分裂出两个蛋总,一个上班赚票票,一个放在电脑前面码字(。


❀❀❀  广告 ❀❀❀

《丹青不渝》预售啦~链接:

平装 - 胶装双封

Or

精装 - 裸脊锁线双封

没看过宣图资料的请戳这里:

务必要看的注意事项


评论 ( 43 )
热度 ( 804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