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星尘 14

  • 星际文,无机甲,开船的,尽量简化设定。

  • 前文戳tag→【蛋的星尘


「第十四章」


叶修说几句话的功夫,蓝河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他的目光盯着屏幕的数据,双手飞舞不断输入操作指令。事实上,君莫笑已经接管千机号,目前是自动驾驶模式,即使不发布这些基础指令也完全没有影响。

但蓝河需要做一些事情来分担压力。

“小远?”叶修再凑近一点,两人的肩膀触碰在一起,十分的“哥俩好”。

“叶神,”蓝河吞了一下口水,抬手指着舷窗外,“我觉得现在不是谈这个话题的时候。”

“那什么时间才合适?”叶修笑了笑,松开手,示意让他来操作。只见他打开攻击装置,锁定瞄准几乎在瞬间完成,再之后,蓝河看到一簇火光在窗外划过,坠落到地面。

 

“……”

说好的和平大使巡逻舰只配备基础巡航导弹,连手动操作都能躲开呢?!刚才叶修发射了什么?!攻击速度也太快了吧?!等等,被击落的是中型战斗舰??!!

蓝河无风也凌乱,难以置信地看向叶修。

叶修这厮用的还只是手动攻击,靠眼力手动瞄准,属于最基础的攻击手段。他打苍蝇一样,跟追踪过来的战斗舰互相追逐、瞄准、发射,嘴上还有闲跟蓝河说话。

 

“小远,在蓝雨服役并不影响你告诉我,你还活着吧?”叶修从表情到语气都十分平静,但说出来的话带有责备的意思,“那个公开邮箱,我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去看,唔,我真的有一个个看……这么多年来,无数人试图伪装成你来接近我,都被一一辨别出来了。”

“寻找许博远”属于全联盟的活动,一开始无数人踊跃参与,试图浑水摸鱼的人多如牛毛,一个个辨别出来,绝对是个艰巨的工作。

“……”

“我也没承诺给什么奖赏,所以你谦虚个啥?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还活着,活得好不好。”叶修懒得笑了,说完这番话,忽然觉得挺委屈的。守着个破邮箱,玩了这么多年侦探游戏,正主却是人在眼前都要披一个马甲。

“……”

 

蓝河接受过严酷的训练,能准确调动脸上每一个肌肉去表达自己想要呈现的、绝对真挚的表情,伪装,是他信手拈来的本领。然而这个能力在叶修面前仿佛失灵了,尽管他很努力地忍耐和控制,可眼角还是一片通红。

这番话他只敢在梦里偷偷地想象一下,从未期待过能听到耳朵里,如果开心可以衡量,此时此刻,他的心情绝对达到了有生以来的峰值。但是,这番话说的不是时候。

真的,真的不是时候。

 

“叶修,我……”蓝河开了个头,又死死咬着下唇。他依然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

“我来猜一下吧。”叶修的目光锁定在瞄准仪上面,追着战斗舰宛如猫抓老鼠一样玩耍,“母亲为了救我而牺牲,你因此恨我?”

“没有。”蓝河摇头,“这是她的选择……和我当时的选择。”

“当时的选择。”叶修笑了笑,“为什么要强调‘当时’两个字?后悔了?”后悔自虐式地拯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孩?后悔在轰*炸中将他层层保护在怀里?

蓝河心脏一抽,轻轻吐了一口气,点点头:“是有点。”

 

气氛骤然压抑起来。

叶修这人叱咤风云,用小半辈子走上了人类的巅峰,他理智得过分,欲望又少得可怜,从前及往后眼巴巴就瞅着两件事,一是联盟繁荣稳定,二是找到许博远,该谈个恋爱谈个恋爱,该做兄弟做兄弟,特别清晰,特别简单。

前面一点,他一直为之默默付出,后面一点,亦设想过数种相见的场景——他又不是真的无欲无求,总会有那么一点念想的,然而许博远终于站到眼前了,却是给了他“后悔”两个字。

叶修惦记许博远,并不是因为这人有多么优秀,而是他曾经包容过自己的弱小和无助,他下意识地想将自己以后的脆弱也交付给他保管的,对方却后悔了。

嗯,后悔了。

 

“老家伙说得对,念想终归是个念想就好。”叶修难得说了句丧气话,发泄一般将剩下的战斗舰通通打爆,随后俯冲到主星的上空,千机号在地对空导弹的追击中灵活地翻转,百发百中地回击。

 

蓝河干脆走出指挥室,冷静地关上卫生间的门,并通知蓝桥春雪为自己屏蔽君莫笑。随后,表情绷得死紧的年轻人双手捂着脸,无声地哭了一分钟。

三分钟后,他收拾好情绪,将被眼泪沾湿的双手洗了又洗。洗手的时候,手表震个不停。

来了……

有一瞬,他想摘下手表冲进马桶里。

手表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关掉水龙头,确定君莫笑得到叶修的指示,只在指挥室活动之后,靠坐在地上打开了手表上的通讯仪。

 

【这是你报告的巡逻舰?!】

【停止攻击!】

【联盟的贱狗,你要背叛将军吗?!】

……

 

蓝河回复:“我没有主控权。巡逻舰疑似联盟新型武器,无法鉴别。”

“我是蟹蛛人,联盟的贱狗这个称呼不合适。”

“驾驶舰船的人不简单,你先退避。”

 

【呸,狗就是狗,一辈子都是贱狗!】

对方说完这句话之后,单方面断掉了通讯,蓝河做了好几下深呼吸,在镜子前面站立,确定面部表情正常才重新回到指挥室。

 

“地面有蟹蛛人的埋伏。”叶修告诉他,“不过火力一般,我一个人可以收拾掉他们。”

“……好。”蓝河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帮助叶修监控数据。

萌萌哒的巡逻舰仿佛举着巨大镰刀的死神,刀尖落处,必然激起巨大的爆炸——叶修也是眼尖得很,配合君莫笑的扫描,专门攻击弹药库。

蟹蛛人只是用某种方法控制了主星,大部分星盗还在这里,因此叶修只是横扫了一轮带有蟹蛛纹标识的武器或者建筑。

尽管叶修有所收敛,但蟹蛛人还是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了个措手不及,一轮轰*炸之后,主力部队几乎折进去了。

 

蓝河就在千机号上,根本想不通这一台体量看上去如此渺小的舰船,为何具备如此强大的攻击力。最可怕的是,千机号对比所有攻击型的舰船,都说得上娇小玲珑,这让他具备无与伦比的机动性。数十架攻击舰升空,却没有一台能截住它!

“爽吗?”内心不太爽的叶修问蓝河,在他手下,每一秒都有战斗舰炸成绚烂的花火。

 

联盟二十四将之首是什么概念?蓝河总算有了直观的认知,那就是,以一人之力,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那一台是不是指挥舰?”叶修指了指,蓝河皱眉,但还没等他回答,君莫笑就给了叶修肯定的答案。

原来并不是问他……

“直接打下来还是掳走?”叶修接着问。

“检索系统库,这种型号的指挥舰投入使用不到五年,没有可利用价值。”君莫笑回答。没有可利用价值,就是指白匣子里面没有存够30年的航道图信息,大费周章捕捞回来,奋力攻破了也没有太大用途。零碎的,片段化的信息,很难成形成系统。

“那就直接打下来吧。”叶修面无表情地吩咐。

 

于此同时,蓝河收到一条指令。

 

【掩护我!】


TBC.

————————

群摸摸头,好的好的不会BE,必然HE必然HE,BE也是一念之差想了一下而已,别紧张。但是必然有一段玻璃渣的……

我会一次过写完这个过度再发出来,痛一次好过痛几次哈。

其实线索基本都出来了,大胆猜就能知道蓝河的真实目的。

然后明天五点半起床赶车,我又要出差啦啦啦啦明晚有更也是小短篇。

希望周末有一天不用加班,那样我可以将星尘的结局一次过码完!

大家晚安~

评论 ( 30 )
热度 ( 293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