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梦到叶神的手 Fin.

  • 敲代码的叶神 x 客栈小老板蓝

  • 8000+请选择合适时间阅读

  • 齁甜


❀❀❀


“我觉得有古怪。”陈果跟苏沐橙咬耳朵,“平时出来旅游,叶修什么时候上过心?今次居然给我们订好了房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这件事,就跟莫凡忽然朝气蓬勃地跟大家说早安一样,哪里都透露出今天没吃药的诡异。

“我也不清楚呀,先观察情况。”苏沐橙这边也没收到情报,和老板娘一样疑惑。

 

这边,叶修站在客栈门口,不是没有听到身后这两家伙的疑问,只是懒得解释。

这间客栈的主人是他游戏里的朋友,当然,要是这样回答,苏沐橙这个机灵的丫头一定会问,“咦,我怎么没听说过你有朋友在这里开民宿呀?”那么接下来就需要解释是怎么认识的,过程中发生过什么事……想想就很麻烦。

叶修的理由很充分,反正怎么说,绝对不会承认,其实他心里也觉得自己跑来住民宿有点古怪。

 

巳戌懒人客栈是网红店,店里摆设和装饰都十分用心,种满各式花花草草,从院门开始,就具备让小年轻停下来自拍一张的颜值。

叶修是不会浪费时间欣赏这些的,他的视线锁定在那扇对开的木门内。门内是餐吧,装修走简洁现代风,但有不少古色古香的挂件和摆件,风格奇特但不违和。

 

楼梯传来哒哒哒的声音,有人小跑着来到门口。

“欢迎光临!”客栈主人嚷了一声,看到叶修的时候,眼神一亮,问道,“是叶神吧?”

“是啊!”叶修笑了,眼睛和嘴角弯起来的幅度不大,看上去有点儿懒洋洋。

店主人想:他的确是我想象中的模样。

 

“这是蓝河。”叶修回头,给双方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沐橙,陈果。”

蓝河上前帮两位美女拎行李,将客人迎进店里。

 

陈果见这位小哥眉目清秀,笑起来一口小白牙直晃眼,心生好感,见人家抬着行李吭哧吭哧爬楼,便问:“不用办入住手续吗?”

“不用啦,把你们当朋友招待的。”蓝河回头道。

 

“原来真是叶修的朋友呀?”苏沐橙插话。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难倒人了,小哥想了又想,似乎在犹豫实话实说还是给叶修留几分薄面。

“好像懂得了什么呢。”见状,苏沐橙愉快地笑了起来。

“哎……”蓝河摇头,“我和叶神第一次在三次元见面呢,不好定义关系,如果是问游戏里,那绝对是敌人。一日不见如获大赦那种敌人。”

“噗!”

 

“小蓝,怎么说话的,哥对你们很关照好吧?”叶修连忙为自己正名。

“上贡材料不杀的优先关照吗?”蓝河大约深受其害,形容自己跟叶修的关系时,用词总是特别犀利,槽感满满。

两位美女都乐得不行。

 

蓝河给三人留了最好的房间,大大的落地玻璃窗正对群山,不仅安静,不时还有习习凉风吹来,让人暑气顿消。房间另一侧的窗户可以眺望小漓江,一湾碧水流淌,两岸绿意盎然,几个荷花田点缀其中,景色赏心悦目。

陈果哇了一声,一下子看中那架藤木秋千,拉着苏沐橙过去玩。

“太棒了,不愧是提前一个月都订不到房间的网红店啊!”陈果显然做过功课,对这间客栈有点了解。

 

蓝河朝叶修露出一个嘚瑟的笑容:我说过的,我家客栈一定能满足你的要求!

叶修这位有床、有网、有电脑就能解决生活所需的宅,在确定入住巳戌懒人客栈之前,对小老板提出了相当多无理的要求。蓝河一开始真有点儿惴惴不安,不知道叶修会带什么挑剔的朋友过来,幸好两位大美女没提出什么意见,不然就丢脸了。

叶修撩起眼皮瞅了小老板一眼,挂在嘴角的笑意有点儿欠揍:其实就是想折腾你而已呀,不服来PK!

 

这两个笑容被苏沐橙从玻璃窗的反光里看到了,她顿时恍然大悟。

“果果,这几天我们自己玩吧!”

“只能我们自己去玩吧?叶修这家伙,脚跟长在酒店里一样,哪一次陪过我们?”陈果不满地抱怨。

 

陈大老板时不时就掏钱请大伙旅游,叶修总是第一时间报名留守,偶然拖他出来,也没法说服他从客房挪多几个地方。

真是说起来就气,次次都白费好景色!

“这次可不一定哦。”苏沐橙悄悄地笑起来。

 

蓝河贡献出一份自制的旅游地图,上面包含有详细的景点、觅食、租车还车等信息,他再三确认不需要自己带路,才将两位美女送出门口。

 

“你是不是被抛弃了?”蓝河问叶修。

叶修没有回答,摸摸下巴,觉得这两个家伙嘀嘀咕咕一阵子之后,看他的神色有点不对路。平时这伙人啊,一个两个都恨不得将他绑上车带出门,今天居然主动将自己甩在客栈?

啧啧,不合常理!

 

“你要出去逛逛吗,还是回房间休息?”蓝河接着问。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在游戏里足够熟稔,蓝河没有跟叶修太客气。再说,叶修这人的气场很特别,对他客气不起来!

以往对于此类问题,叶修的惯用答案不是“上游戏”就是“码代码”,然而今次,他鬼使神差回了一句:“没事干,你给我安排安排?”

 

“唔……”

蓝河环顾空荡荡的餐吧,认真地发愁这个棘手问题。

“现在是下午两点,客人都在外边游玩呢,我这边没事干啊!”

 

“那我来之前你在做什么?”叶修问。

“打算榨果汁。”蓝河指了指地上一个箩筐,里面盛满了百香果。

“那就榨果汁。”叶修说。

 

蓝河接过叶修递过来的榨汁机,将打好的果汁倒在纱网上滤渣,鼻端是百香果特有的酸甜香。

叶修的手指非常灵活,使一把小刀,飞快地将百香果对半切开,将果肉拨到榨汁机里。

蓝河蓦然记起来,他不久前才梦到过这双手。

 

“唔,为什么梦到我的手?”叶修一边切百香果一边问。

“可能是你的操作太溜了吧,我一直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才能操控角色将所有人摁在地上摩擦。”

这话放在游戏里,蓝河打死不会说出口,然而到了三次元,两人面对面站着,又觉得没有那么大的仇和那么深的怨了,便自然而言脱口而出。

 

“给你看清楚一点。”叶修说着将手举到蓝河眼前。修长的五指骨节分辨,沾有一点淡黄色的百香果汁,显得皮肤更加白皙,在阳光里有点儿刺目。

“行了行了,知道你的手好看,别炫耀!”蓝河不满推开。

两手相触,彻底打破了二次元的光与影,产生前所未有的真实感。

 

“我说,你会不会有点太白了?”蓝河忽然觉得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开始找话题。

叶修的职业他了解过,编程大神一枚,不工作就玩游戏,鲜少见他QQ下线——这位主不用手机,所以不会出现QQ手机在线的情况。

 

“很少出门晒呗。”叶修满不在乎地回答,抬头看一眼,补充一句,“你也挺白的,不是说时不时要干农活?”

客栈藏在十里画廊当中,背靠灵山,眺望秀水,屋子附近是大片的田地。蓝河租了两亩,杂七杂八种了点花和蔬果。他不擅农活,雇了一个当地人帮忙打理,自己闲着就去浇浇水,采摘一下。

 

“天生晒不黑呗。”蓝河兑了一点蜂蜜到果汁里,递过去一杯。

叶修这才想起来,到地方之后还没润过嗓,当下不客气,接过杯子几口干了,咂咂嘴,满口清爽,酸酸甜甜非常开胃,于是说:“再来一杯!”

“再来几杯都行。”蓝河就笑了——榨果汁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

 

正值酷暑,下午时分热气逼人,蓝河想了想,干脆挪了两台电脑,跟叶修一起打游戏。他终于见识到大神的操作,那双在梦里反复出现的手,在黑色的键盘上富有韵律地飞舞,一不留神就能盯半天。

“干嘛呢?”叶修见蓝桥春雪没动,瞥了一眼,见到账号的主人视线都没在屏幕了。

 

“没什么,”蓝河重新操作角色,“有点羡慕你的手。”

叶修笑了笑,问清楚能够抽烟之后,给自己点上一根。他直白地问:“你梦到我的手……当时我在做什么?”

“忘记了,就记得最后我捧住了。”关于梦到手讨论,让蓝河的后背有热汗渗出来的感觉,于是他想找空调遥控器,将温度再调低一些。

 

“捧住了,为什么?”叶修追问,烟叼在嘴上,操作说话两不误。

“我也不知道……”蓝河没找到遥控器,热得有点躁,心思飘了起来,蓝桥春雪的DPS随之噌噌往下掉,“大概是想沾点欧气,抽个SSR什么的。”

 

“呵呵,抽到没有?”叶修自然发现蓝桥春雪在划水,不过没有戳破。

“……说来就气,氪了一单,坠机了。”蓝河撇撇嘴,“果然不能迷信!”

叶修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补充一句:“下次让我给你抽,保证想要什么出什么。”

蓝河自然是不信的,却暗搓搓将这句话记下来。这是个好材料,借此能开发好几次话题呢!

 

到下午四点多,慢慢的有客人回来了,帮工也来上岗,叶修继续窝在一边玩游戏,蓝河和帮工在吧台上忙活——总有客人吃不习惯当地偏辣偏酸的菜,回来客栈吃简餐。

轮到自己吃晚饭,蓝河特地到隔壁餐馆叫了一份啤酒鱼,好让叶修尝尝当地特色菜,然而叶修只吃了几筷子,没再碰。

 

“不吃吗?他家的啤酒鱼不错的。”蓝河夹起一块鱼肉尝了尝,没问题,属于厨师正常发挥水平,便纳闷。

“我不吃辣。”叶修就着青菜扒饭。

“不怎么辣吧,特地叫了微辣呢。”蓝河乐了,“就着啤酒吃嘛,漓泉,只有这里能喝到,特别好入口,喝过之后其他啤酒都看不眼!”

 

“……我也不喝酒。”叶修继续扒饭。

“度数很低很低,跟喝水差不多……噗!”蓝河见叶修丝毫没有被说动端起杯子尝一口的意思,乐得不行,觉得人称叶神具有烟火气的一面异常可爱!

 

饭后,叶修依然没有回房休息的意思,餐吧已经没有客人,蓝河正在水槽那边哐当哐当洗盘子。

帮工也在玩游戏,一看ID还是眼熟的。

叶修递上一根烟,开始跟人家唠嗑。

 

“系舟,被我杀过几次吧?”——瞧这别开生面的开场白。

“是的,打不过叶神啊。”这位小年轻也是个好脾气。

“平时客栈忙吗?”叶修问。

“还行,旅游旺季特别忙。”系舟挺健谈,见叶修愿意听,便说了一下日常的工作,“我主要上夜班,我们老板比较任性——知道为什么客栈叫巳戌吗?”

 

来之前,叶修他们三个人念这名字,念出了三种发音,就别指望知道意思了。

“巳和戌都是古代的时辰,老板的意思是,我的服务从早上9点提供晚上9点,其余时间别来烦我。”

“哟,还挺任性。”叶修点评。

“后来客栈名气大了,客人越来越多,没办法‘放养’,才雇了我上晚9点到第二天早9点的班。”系舟解释。

 

这些话丰富了叶修印象当中蓝河的形象—— 一个做事细致、待人真诚、过日子又有点任性的小老板形象鲜活起来。

“也就是说,晚上9点过后,你家老板就闲下来了吧?”叶修确认道。

“对啊。”

 

叶修走到蓝河身边,问他:“蓝桥大大,等会儿带我出去逛逛呗?”

蓝河正有此意,擦擦手上的水,应了:“带你去西街,感受一下国际旅游明县的魅力!”

 

客栈备有几台小电驴,方便客人借出去用,蓝河带叶修到院子里取车。叶修看到漆黑中有两点荧光瞪着他们,等蓝河打开灯,才看清楚吊椅上窝着一只黑猫。

“你养的?”叶修问,得到肯定答案之后,便走过去试图撸一把,蓝河手疾眼快地截住他的手。

 

“这毛孩子经常在田地里跑,野得很,生人莫近!”蓝河认真地叮嘱。

“好。”叶修看了一眼蓝河的手,对方飞快地缩了回去。

 

“小电驴会骑吧?很简单,坐上去就会,右手拧油门,左手刹车。”蓝河推了一辆出来,让叶修试一下。

游戏里,叶修能将微操发挥到极致,区区小电驴的油门难不倒他的,很快便能开着车顺溜地绕圈子。

蓝河骑上一辆,领着他一路飙去西街附近。

 

西街其实跟全国各旅游胜地的酒吧街没什么区别,就连特产店,大多数也大同小异,尤其是那什么姜糖啊,牛角梳啊……这一类在哪里都是一个模子复制出来的。

酒吧非常张扬,门打开,店内震耳欲聋的音乐轰到街上,路过的人定力再好也忍不住张望一下。

要说西街的特色,除开仰头便能看到道路两边,属于喀斯特地貌的独特山形之外,便是就是人特别、特别、特别多,说是摩肩接踵不为过。

 

坦白说,叶修没有丝毫逛街的心思,要不是蓝河带着,他连客栈门口都不愿意出。来到这种地方,简直要命。

蓝河早就猜到叶修会是这个反应,见他一脸血槽被打爆的痛苦表情,笑得肚子疼。

 

“好玩吗?”蓝河故意问,这里太吵闹了,他不得不大声嚷嚷着说话。

叶修摇头,眼神死。

“哈哈哈哈哈,逛一圈嘛!”蓝河有意“治”一下在游戏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要boss得boss的叶神,拉着他往西街深处走去。

叶修看一眼蓝河的手,忍了。

 

人实在是太多,也太吵闹,没走几步都出了一身汗,也没什么交谈的欲望。

蓝河被人潮挤了一会儿,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正拉着叶修的手腕,连忙松开。

此时正巧走到一间主打情调的小酒吧门口,木制的门牌藏在墙壁繁茂的草木之中,并不显眼。但蓝河对西街十分熟悉,知道这家店名叫“一见钟情”。

 

第一次见面,但不是第一天相识,能归入一见钟情的范畴吗?

蓝河正在思考这个深刻的命题,扭头见到叶修也在观察这间店。

叶修感到被注视,回头正好跟蓝河目光相接。

一触即离。

 

“叶神,我觉得活生生的你跟游戏里有点不一样。”蓝河仗着人多壮胆,开始聊他们俩。

在游戏里面,叶修是脸T,说话即嘲讽的印象使人印象深刻,他强大,无畏,同时无所不作,收敛到的材料能羡慕死所有公会会长——这些“光辉事迹”,难免会让人产生他是个狂妄霸道的人的错觉。

 

蓝河在游戏里跟他熟得很,知道叶修的人设跟这四个字完全不沾边,却也没想过,三次元里,这人说得上温柔。

他往哪杵着,似乎都有点儿提不起干劲,身周自带打呵欠气场,然而注视人的时候,目光又很亮,表情虽然不特别丰富,但很能调动说话对象的情绪,他交谈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他还会安安静静帮忙榨果汁。菜不合口味,干扒饭也毫无怨言,好养活得很。

在游戏深受其害的蓝河不由得感叹:三次元的叶神比二次元省心太多了!

 

“哪里不一样?”叶修等待答案,并不知道提问者已经在脑子里将他的二三次元形象对比了一次,并得出结论。

“就是……意外的好说话吧。”蓝河嚷了一声。

“胡说,哥一向好说话得很!”叶修凑在蓝河耳边也吼了一句。

“谁信啊!”蓝河张牙舞爪地说,往事不堪回首。

叶修乐了,笑起来。

 

蓝河是个一眼就能看懂的人,心里没啥弯弯扭扭,藏不住事,高兴不高兴都让人知道。他是真真正正的“好说话得很”,叶修压榨过这么多个公会管理,只跟他越走越近,跟这人公私分明、脾气好不无关系。

他在二次元更好面子一些,现实生活中则比游戏里更皮一点。

一撸就炸毛的属性倒是原汁原味。

 

“其实吧,我是特地过来的。”叶修没头没尾地说,但蓝河立刻理解到这句话里的意思。

真不想出门,苏沐橙他们是说不动叶修的,今次他跟着过来旅游,主要是自己“别有用心”。

跟蓝河在游戏里打打闹闹一年有多,也是时候了。

 

“你有没有这个意思?”叶修问。

蓝河猝不及防接到一个直球,差点以为自己热出幻听。

“我是有的,就看你。”叶修补充一句,随后特别绅士地没有再说话,而且落后蓝河半步,让对方有足够自由的空间思考答案。

 

有些事情属于心照不宣,比如在抢boss的过程中乐此不彼地友好互怼,比如时不时跑到地图的角落发呆,比如上线下线习惯性打一声招呼。

蓝河遇到什么事情,都愿意告诉叶修。

叶修很少谈自己,但极其偶然觉得苦闷的时候,会点着一根烟,让蓝河站在自己附近,戴上耳机静静倾听对方的呼吸声。

 

捅破一层纸需要多大勇气?

四周依然人挤着人,酒吧里唱功参差不齐的歌声敲打着耳膜,有时候逼得人缩起脖子快步走。

走着走着,蓝河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梦,梦到叶修的手。为什么会梦到手?叶修做了什么?他开始迷糊了,记不真切,但总归是好事来的。

 

直到回到客栈,叶修都没有等到蓝河的答复,不免有点牙痛。在他想象当中,这件事没啥悬念的啊!

——是的,虽然某人大言不惭地说“就看你”,摆出一副特别冷静自持的理智模样,其实内心有几分紧张和忐忑。

这事要是不成,叶修依然是过码代码和打游戏的生活,只是身侧会少了一个陪伴的人。这个人令他感到安心。

 

叶修觉得自己特别佛,别人看对象,难免会考虑一下身高三围大小长短什么的,他没有,他只想跟蓝河打打游戏,聊聊天,心血来潮就逗一下,开开心心,平平淡淡。

他曾旁敲侧击问过苏沐橙,这种心态叫什么,那时,他的乖妹妹只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唉,这么佛,哥可真是个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回到房间,洗过澡,正犹豫打游戏还是睡觉,内线电话就响了,蓝河打过来的。

小老板尽职尽责地问客人明天的行动安排,叶修就老实回答,啥安排都没有,就是过来闲着的。

蓝河又问苏沐橙和陈果的行程,叶修刚才跟两人见过面了,知道她们玩得开心,便告诉蓝河不用太费心。

 

“呃,那你现在方不方便过来我房间?”

“……好。”

 

蓝河显然十分紧张,他刚洗过澡,脸上蒸出一层绯红,穿着宽大的T恤和短裤。

“有什么事吗?”叶修的目光从那人笔直的腿上扫过,心里咯噔一声,脸上不动神色。

“呃,没,就问一下你一些操作。”蓝河指了指屏幕,让开位置的时候,同手同脚差点被椅子绊倒,叶修手疾眼快扶了他一把——对方的掌心满是汗。

 

操作是叶修的强项,这人以往总是愿意倾囊相授的,但此时此刻,他有点儿无法集中精神。

刚才靠近的时候,叶修闻到蓝河身上传来淡香,不是沐浴液的味道,应该是古龙水。大半夜都洗完澡了,还抹什么古龙水?

他在紧张什么?

 

蓝河站在叶修身后,看叶修操控着蓝桥春雪,机械重复演示,一点儿没记住动作要点。他的心脏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真的,他一定是脑子不好使了,才会将梦的内容复制到现实里——是的,他终于模模糊糊想起梦到什么了。

那只手,以及它对自己做的事情。

啊啊啊啊啊,我有病啊!这不是胡来吗?!

 

蓝河哭丧着脸,在心里长吁短叹半天,才调整一下表情,跟叶修说自己学会了。不等对方说话,又“快马加鞭”送上一句晚安。

显然想让他赶紧离开。

叶修无语了半天,问蓝河让自己过来究竟想说什么。

 

“没啥想说的!”蓝河脸色通红,紧张得手指尖凉飕飕。

“小蓝,你知不知道自己不懂得撒谎啊?还有,我眼睛不瞎,鼻子也挺好使的。”叶修叹一口气,表明自己接收到蓝河的意图了。他表情忧伤,内心暗爽。

 

蓝河不由得跟着叹一口气,窘迫被点出来之后,心理负担居然轻了一些。

他坐到床边,捂着脸说:“我觉得我在勾引你……不、不是,我是有点想勾引你……啊啊啊对不起!我一定是脑子进水了,去倒一倒就好,你别放在心上!”

蓝河说完,不等叶修回答,连推带搡让他离开房间,试图用行动表达“知错就改”的决心。

 

送走叶修,蓝河靠在墙边检讨,心跳还没完全平复下来,懊恼感还十分强烈,便有人敲门。作为客栈老板,客人有事直接敲门的情况不少见,蓝河没什么防备地打开了门——是叶修。

“你回来干嘛?!”蓝河吓了一跳,下意识要关门,叶修连忙挤了半个身进来。

 

前十几分钟还觉得自己十分佛系的正人君子举了举手里的塑料袋,说道:“下楼找便利店买了润滑和套子。”

“……”蓝河傻在了原地。

“我想过了,咱们又不是什么青葱少年,两情相悦发生点啥再正常不过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这方面,我又有这个意思,你呢?”

 

又是“有这个意思”,意思意思,意思个毛啊!

蓝河刚才确实想用行动代替语言,证明自己愿意和叶修在一起。这个逻辑没毛病,所以他热血一上脑就打电话让叶修到房间来。只是人来了,他又怂了。

在一起跟上床其实允许有时间差的,没必要同时发生。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就提出这种邀请,从哪个角度想都有点儿浪。蓝河还担心着叶修以后会怎么看他呢,结果一转眼的功夫,这人连润滑和套子都买了。

 

“两件事,给个准吧。”叶修提醒蓝河别傻站着。

都傻兮兮地想勾引你了,这两件事还需要一个口述的答案吗?

“我猜的不算。”叶修补了一句。

蓝河挠挠头,认同男子汉需要有担当,于是痛快地承认了:“喜欢你,想做。”说完自己头皮发麻。

“唔,哥满足你。”叶修笑了,心中大石落地,人开始飘。


【风格独特的自行车戳我戳我


自此,巳戌懒人客栈小老板的虐狗生活正式开启。

 

Fin.

————————

啊啊啊啊我终于结束出差了,忍不住码了个有点长的……

困成死狗,请大家帮我期待周末不要加班,我要补眠QAQ出差这个星期每天睡眠都不足5个小时简直要命_(:зゝ∠)_


❀❀❀  广告 ❀❀❀

《丹青不渝》预售啦~链接:

平装 - 胶装双封

Or

精装 - 裸脊锁线双封

没看过宣图资料的请戳这里:

务必要看的注意事项

报告进度:三校完成准备排版二次打样


评论 ( 24 )
热度 ( 87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