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underworld -02-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背景介绍能够帮助理解两人的感情,而且后期会有多角度的跳转,不要忽略这部分内容只吃糖哦!!!


【- 02 - 】我觉得君莫笑必定是个英俊潇洒的人。


蓝河闲不下来,躺了小半天,适应了伤口的痛感之后,便将洗手间里沾满血迹的钳子、刀子什么的清洗干净,放进消毒柜,又到厨房将熬粥的锅刷了。

他将卧室草草清理一遍,被子叠整齐,将卧室门反锁,然后从窗户翻出去,小心翼翼地沿着水管爬到一楼的小院。正当他准备翻墙溜的时候,忽然传来几声凶猛的狗叫,声源极近。

蓝河的动作猛然顿住,扭头一看,只见一只中型犬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了身后!

 

蓝河不怕狗,但第十区的狗不得不防。

能在这个鬼地方长大的狗,一方面经历过无数次小流氓的摧残,另一方面得长期在争夺食物中获胜,它们往往被锻炼出极强的攻击性和战斗力,跟联盟那些花瓶宠物犬几乎不像同一个物种。

腹部受伤,行动受阻,要是这狗发难,蓝河绝对躲不过。

 

一人一狗正在僵持,叶修从屋里喊了一声:“小点,吵什么呢?”

被唤作小点的狗狗慢条斯理地走到蓝河脚边,张嘴咬住他的裤腿,带着人往屋里走。

此举证明小点的智商和情商都不低,而且接受过优秀的训练。

蓝河没敢反抗,浑身僵硬,姿势别扭跟着走。

 

叶修早知道蓝河从窗口翻下来了,见到他被“领”进门,并不惊讶,笑了笑,指着楼梯说,下楼从这边更方便一点。

“我……那个,谢谢你救了我,但我真的不能住在你家!”蓝河有点急,前言不搭后语地解释,“我受了伤你知道的嘛,我被人追杀,总之跟我有牵连的人都有危险!你是好人,我不能连累你啊。谢谢你救了我,如果今次我有幸活下来,一定再来报答!”

 

叶修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顺手将一只苹果抛给蓝河,说:“刚才我不是危言耸听,最近第十区不合适外来人走动。”意思是哪怕你没有被追杀,走出这所房子也不安全。

蓝河哭笑不得:“我真是在第十区出生、长大的,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很清楚,你放心!”

 

“那也不行,我熬了一宿才将你救过来,出去再被捅两刀,我就亏大了!”叶修强词夺理。

蓝河从这番话里察觉出一层意思:你只能待在这里,哪都别指望去。

软禁?!

蓝河谨慎起来,不自觉往后退了半步。脚边,小点歪着脑袋看他,等待主人下达行动的命令。

 

不怕死的人容易生出野心,第十区多的是不怕死的家伙,这导致纷争不断。每隔几个月,就会传出某某大佬被干掉的新闻。

这里的人习以为常,不以为意。

蓝河离开好几年了,他还在的时候,从没听说过叶修这号人。一名Alpha在第十区不可能默默无闻,因此,他只可能是在蓝河离开后才冒头。

他是谁,属于哪一方是势力,为什么要软禁我?

 

蓝河有点懊恼自己的大意,不该因为对方救了自己,便下意识认为他是好人。早知道,应该选择更隐蔽的离开方式才对!如今打草惊蛇,再想溜恐怕难了。

 

叶修见这位小年轻表情丰富,不由得觉得好笑。他拍了拍沙发,示意坐过来别站着。

“急着离开是要做什么事吗?不麻烦的话,我可以代劳啊!”叶修好脾气地询问。

 

蓝河犹豫再三,老实交待:“我要找君莫笑。”

闻言,叶修挑了挑眉毛:“找他干嘛?”

“有事,非常重要的事!”蓝河说着又急上了。

 

“哎,君莫笑可不是居委会的,你从外边来,有事怎么不找联盟啊!”叶修乐了。

“不行,我回去联盟的话,一定会被盯上,从而连累兄弟。”蓝河可是拼了老命才逃到这里来。

 

“君莫笑就能帮你的忙了?”叶修带着笑意问。

“一定能,他是无敌的!”蓝河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微亮,用念伟 人功绩的语调强调,“君莫笑大神无所不能!”

“……”

得,又一个君莫笑的脑残粉。

 

君莫笑是何许人也?

要是在联盟访问路人,十有八九会得到一个皱着眉头的表情,但要是在第十区采访,这里的中二少年们一定会异口同声地说:“The king of underworld!”

——别怀疑,很多人只是模仿发音,觉得这样说很酷,并不懂什么是英语。

 

第十区拥有众多别出心裁的外号,最直白粗暴的是“垃圾城”,最文艺的,要数“遗忘之境。”

它从不属于联盟,生在这里、活在这里的人无法享受一点点文明发展带来的恩泽。他们生来或自甘堕落,或被迫干见不得光的勾当。

所有人都认为,第十区迟早有一天会像废墟里的大楼,被时光拖垮,自行倒塌,从此消失。

 

但是君莫笑来了。

 

没人知道他的背景,个人资料成谜,但他非常强,毫不夸张地说,是第十区信息素最霸道的Alpha,同时,手段难以想象的厉害,据闻初来的时候,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将整个第十区收拾得贴贴服服。

他制定出一套规矩,不管是现在的各方大佬,还是有野心想上位的,只要敢不遵守,那么不好意思,第十区将“清除”“异类”。

 

各方暗潮涌动将近了一年,君莫笑不但没有被挤下去,反而雷厉风行地推动了几项措施,奇迹一般,让这个原本只有垃圾和犯*罪的地方出现了正当职业:医生和清洁工。

分类可谓简单粗暴:脑子还行的人学点医术,毕竟第十区每天都会产生不少伤患,至于脑子不行的人就做保洁,让“垃圾城”一点点改头换面。

 

要是能有尊严地活着,谁愿意滚在垃圾堆里做一只老鼠?

君莫笑的出现,给第十区的人以希望和光明,在这些还想挣扎一番的人眼中,君莫笑就是神。

是King Of Underworld!

 

“咳,我就是君莫笑,有什么事,你说。”叶修蹭了蹭鼻子,罕见地生出一丝窘迫。

他的保密措施做得极好,从来只发布消息不露面,替身有十来个那么多,纵然迷弟迷妹满地走,至今为止却无一人有幸扑到他跟前表白。

蓝河绝对猜不到,眼前的人正是自己要找的那一位,毫无防备之下,崇拜之情自然流露,如此强烈,如此直白,让叶修都禁不住老脸一热!

 

蓝河显然不相信叶修的“爆料”,表情仿佛在说“你别闹”。

叶修哭笑不得,问他:“怎么不信啊?我真的是君莫笑!”

“你哪里像君莫笑了?!”蓝河不悦。

“什么像不像的,我本人不就是嘛!”叶修都无语了,“你们这些屁孩觉得君莫笑该长什么样?”

 

“身高一米八五,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眼神冷酷,薄唇,笑起来让人不寒而栗!”显然YY过很多次,蓝河飞快丢出一串形容词。

此时,叶修正懒散地窝在沙发上,腰没挺直,头发有点乱,身上穿着T恤,脚上套着拖鞋,还大大咧咧地翘着二郎腿。听完这串充满幻想色彩的形容,他很给面子地……笑喷了。

“哈哈哈哈!”

 

“不许笑!”蓝河急了,特别认真地说,“你对君莫笑大神没有敬畏之心,以后会遭报应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笑倒在沙发上,心想:绝了,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个神技?

蓝河急着阻止叶修对君莫笑“不敬”,快步走过来,试图用武力使他闭嘴,不料动作太急,扯到了伤口,不由得“嘶”了一声。

 

“哎,你小心点。”叶修擦了擦眼泪,觉得这辈子没这么乐过,“那什么,我真的是君莫笑,也没法证明给你看我就是我。你自己琢磨一下吧,想清楚了就跟我说发生了什么事。”

说完之后,他又笑了几声,上楼了。

 

蓝河曾经跟一群中二少年热烈地打探过君莫笑的住址,遭遇过无数次失败,因此,他压根不相信本尊会随随便便出现在自己眼前——而且还跟想象中的大神相差那么远!

小点尽职尽责地蹲在他的脚边,眼神带点无辜,模样瞧着可爱。然而只要蓝河的腿敢往门口方向挪动,小点立马露出尖尖的牙齿作威胁。

唉!

蓝河没辙了,刚才一系列动作似乎将伤口撕裂开了,蓝河只好找叶修拿钥匙,打算回房间解开绷带重新上药。

当叶修知道他在跳窗前还特地反锁房门之后,差点再次笑趴。

 

“哎,许博远同志,你怎么这么逗呢!”叶修发自肺腑地赞扬。

“逗你大爷!”蓝河不满地嚷嚷,耳根有点红。怨不得人家笑,反锁这个骚操作确实有点蠢。

“对啊,就是逗你大爷我。”叶修实在忍不住,抬手揉了一把人家的脑袋。

 

联盟L区。

梁易春是联盟L区的巡逻队长,此人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是不待见任何键盘类的输入设备,能说话绝不敲字,二是刀子嘴豆腐心,相当护短。

蓝河是他手下一个小队长,正准备提拔一级,没想到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失联,按照纸条的意思,现在已经跑去第十区了。

发生了什么事,连联盟都兜不住,要去搬动君莫笑那尊佛?不妙啊……

梁易春想来想去,琢磨了一天之后,决定去找L区的负责人喻文州商量。

 

喻文州正在聊电话,梁易春在会客厅等了一会儿,这位年轻的负责人才带着微笑走进来跟他打招呼。

“大春,难得你有空过来坐一坐啊。”喻文州态度亲和。

“喻总,有件事比较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梁易春将蓝河留下的纸条和一叠个人档案递过去,简单介绍了一下经过。

喻文州翻了翻档案,表情有点古怪。

 

“咳咳。”喻文州清了清喉咙,“不用担心,我收到确切的消息,蓝河目前在第十区很安全。”

刚才接的那个电话,是好友拜托他帮忙调查一个人,而发过来的照片,可不就跟眼前这份档案的主人长得一模一样嘛!

这下好了,都不用找借口到数据库检索,答案自动跳到眼前了呢。

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

 

“有消息了?!”梁易春心中惊讶:不愧是联盟最聪明的大脑之一,消息收得真快,“喻总,老蓝究竟卷入什么事件了?在第十区找君莫笑靠谱吗!”

喻文州收起笑意,沉吟片刻:“这件事不好说,蓝河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他当时回来求救,可能连你们都会陷入危险。现在时机未到,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明白。”梁易春是个干脆利落的人,既然上司发话,他决定不再过问。

“不必担心,蓝河的运气不错。”想到这里,喻文州又微笑起来。

蓝河的确被卷入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但是这人十分聪明地想到了君莫笑,老天爷也相当给力,直接把人戳到他眼前去了。既然如此,自己可以暂且不理会那一边,先把手头的工作完成再说。

联盟四年一度的委员会会议即将召开,各路牛鬼蛇神的活动越来越频繁,可不省心啊!


TBC.

——————————

emmm,在评论里看到大家对第二性别的不同口味了,只申明一次,设定就是设定,没啥好“为什么”的。

再指条明路,留神我第一话后面关于文章走向的唠叨。不过呢,不管猜出什么,都憋着,别将判断说出来哈⁄(⁄ ⁄•⁄ω⁄•⁄ ⁄)⁄

以上,

困觉。

评论 ( 19 )
热度 ( 624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