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04-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04 - 】男仆这份工作比想象中困难得多


说话间,两人进到屋子里。小点不知道是不是被蓝河成功溜走一事伤了自尊,紧紧粘在新晋男仆的脚边,要不是叶修没有给出暗示,他估计早一口嗷呜下去了。

“那个,先生……”蓝河欲言又止。

“嗯?”叶修随手将外套搭在椅背上,示意他有话直说。先生这个称呼他有点不习惯,但听着又很过瘾,有点耳根发麻。

“我不用穿裙子吧?”蓝河尴尬地问。

 

叶修猛地抬头,一脸诧异地看着他,小点摸不准主人在表达什么意思,浑身绷紧随时准备行动。

“不是,小蓝,你……哎,不对啊,给你清理伤口的时候,你的胸明明很平啊!哥没认错你的性别吧?!”叶修的表情相当精彩,憋着笑意习惯性损了一波,“还是说你有这个兴趣爱好?”

“……”

“你要是乐意穿,我完全没问题!”叶修上下打量一下蓝河,摸着下巴点点头,“别说,你应该合适。”

“……”

 

“哈哈哈!”叶修忍不住笑了出来,乐够了,才走过去拍了拍脸色涨红的青年的肩膀,毫无诚意地安慰,“没事,这点嗜好无伤大雅。”

蓝河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大吼一声:“谁有这种兴趣啊!这、这不是以为你有、有有有这个爱好吗!!!”


老爷们的变*态爱好是第十区的盛产之一,蓝河见过可多穿着女仆装的小帅哥伺候人。怎么说,君莫笑大神也是被第十区的风气熏陶过的,说不定呢?

于是乎,蓝河刚才就顺嘴问了一句,谁想到人家不好这口,还像碰见什么有趣的事一样,毫不留情地损了他一顿!

——这人的画风不一样,又不是我的错!

 

“行了行了,别杵在这里,伤口崩了吧?我给你重新包扎一下。”叶修笑着摇头,示意上楼回房间,一路上还念叨他,“多大个人了,腹部受伤还到处活蹦乱跳,你以为你是Alpha吗?”

不是说Beta一定不如Alpha,但Beta一般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在体能和力量上跟Alpha抗衡。蓝河一看就是灵活型的Beta,身体素质方面还真的比不上Alpha。

“这不是怕连累你嘛,早知道你是君莫笑大神,睡沙发、打地铺我也不走……”蓝河低声喃喃。

叶修回头瞥他一眼,心想这小孩忒解闷啊!

 

当夜,包子来接老大“上班”的时候,见他心情特别好,便问了一句。叶某人就嘚瑟,说自己捡到一个全能型的保姆,能打理家务,还负责逗乐,服务效果一流。

“哇,这么好,我也要去捡一个保姆回家!”包荣兴跃跃欲试,双眼开始“扫射”车窗外的流浪汉。

“……包子,别冲动,这种事可遇不可求。”叶修连忙制止。他相信,包子会为了贯彻落实这句话,上大街直接用麻包袋套一个人带走。要着这样可就麻烦了。

 

“好吧,我听老大的。”幸好包荣兴虽然脑回路清奇,但对叶修言听计从,当下收回了目光。他正经地开了一会儿车,忽然又扭头问:“老大,那我要等多久才能遇到保姆?”

“……这个嘛,不好说,得看你的人品。”叶修拿玄乎其玄的人品理论搪塞过去,又提醒道:“哎哎,开车看前面!”

“好的老大,我开车你放心!”

 

叶修平时“上班”就到兴欣网咖,经由包子一说,网咖的众人都知道叶修捡了个全能保姆,一个个表示嘲讽脸也能攒人品吗?

叶修笑而不语,只说他们羡慕嫉妒恨。

 

“有没有老魏的消息?”叶修问。

“还没有。”罗辑回答。罗辑是他们这个团体的技术人员。

“继续盯紧。”叶修扭头继续问,“现在谁有空?”

“我。”安文逸简洁地应了一声。

“不行,你是Beta,不适宜碰这件事。”叶修否了,环顾一周,点了一个人,“老板娘,劳烦你亲自走一趟?”

 

被喊到名字的陈果指了指自己,惊讶地问:“我没听错吧,你让我执行任务?头一回啊!”

“没办法,人手不足,你是Alpha嘛,凑合着用了。”叶修淡定地说,然而马上被追着打,不由得嚷嚷:“别打了,疼……疼!”

“哼,说吧,什么事?”陈果抱着手,一脸不满。

“是这样,用君莫笑的名义,去‘破吧’调门口的监控,看看我家新来的那个保姆,是自己倒在灯箱后面呢,还是被人塞进去的。”

 

“就这样?”陈果听了半天就这点内容,严重怀疑叶修在耍她。

“可别小看这件事,影响大着呢!”叶修正经地说。

陈果捉摸不准,半信半疑地答应下来。

 

叶修又翻了翻这些天堆积下来的文件,以君莫笑的名字处理完毕,凌晨时分才开着破车回家。

因为家里多了一个人,哪怕跟对方刚认识不久,也让“回家”一词多了点实质性意义。

 

叶修一心认为,蓝河进入角色快,对这层关系的弯弯扭扭也门儿清,必然比较熟悉“男仆”这一份工作,自己以后就可以远离厨房、洗衣机咯。

他压根没想到,蓝河之所以熟,纯属是糟糕的成长环境对其进行的耳濡目染。知道,并不等于会做,更不等于能做好。

在嘚瑟后还不到24小时内,叶修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超疼的!

 

清晨7点,响个不停的敲门声甚至吵醒了小点,他在院子里委屈地呜了一声,长耳朵罩下来,拱进狗屋,用屁股对着狗屋的门。

连小点都受不了,更别说叶修。敲门声刚响起的那一瞬,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一个激灵坐起来——毕竟还没有人有机会敲过他的卧室门呢!

这时候,蓝河的声音搭配敲门声响起。

“先生,起床了,我做了早餐!”

 

叶修:“……”

他重新倒在床上,脑壳疼。

 

叶修用被子蒙着头,试图用“毫无反应”打败他家保姆的“热情”,然而他想错了,蓝河的耐性出奇的好,一直保持某个节奏,锲而不舍地折磨门板,同时折磨他的耳朵。

终于,他掀开被子下床,打开门,问顶着一张精神不振的脸问:“小蓝,你大清早叫魂呢?!”

“先生早安。”蓝河同样顶着一双熊猫眼,努力打起精神说话,“我给你端来洗脸水了。”

 

叶修先是在脑袋上戳了三个大问号,看清楚蓝河手里那盆热气腾腾的洗脸水之后,问号登时换成了叹号。

他伸出一根手指,戳进热水里探了探,被烫得猛地收回手,他牙痛地问:“你这是想给我洗脸,还是想烫掉我一层皮……”

“果然很烫吗?我不好意思伸手进去试水温。”蓝河叹了一口气。

 

也许是某方面沟通出了问题。

叶修靠在门边,揉着额头问:“你知道我昨晚几点回来吗?”

“三点多的样子吧。”

“你知道?”叶修挑眉。

“昨晚我都没敢睡!怕起不来给你煮早餐……啊,困死我了。”蓝河终于维持不住男仆毕恭毕敬的形象,肩膀耷拉下来。

这份工作比他想象中要累得多!

 

“……”

叶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扶着蓝河的肩膀,带着他转了半圈,吩咐道:“现在,你将这盆开水倒了,然后回床上补眠,什么时候睡醒再说!”

“这样不妥吧?”蓝河没挪动,回过头,满脸狐疑。

“不是,到底是谁告诉你,要早上7点喊我起床吃早餐的?”叶修差点抓狂。

 

“一般大户人家都是这样做吧?”蓝河眼里写着认真,“而且前几天你起得挺早的。”所以今天也在差不多时候喊你起床。

跟第十区所有试图挣扎一番的人一样,君莫笑这三个字对蓝河有独特的意义,他愿意为这尊大神做贡献。哪怕对方想他喊一声“主人”或者“老爷”,每天穿着小裙子工作也行。他愿意的。

可能正因如此,急于做好,却适得其反。

 

“……前几天,我没有凌晨三点才回家啊!小蓝同志,我这里庙小,没这么多规矩,不用拘谨。你睡饱再说,不用管我,真的!”

叶修隐隐觉得不妙——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小蓝是不是没有经验,性格还有点一根筋啊?

“我特别能睡,昨晚熬了一宿,能睡到下午的!”蓝河有点不好意思。

“正好,我也打算睡到下午!”叶修推着蓝河走了几步,“就这样定了,我们比一比谁更能睡吧,晚安。”

叶修说完,在一声“晚安”的余韵里,顶着清晨灿烂的阳光回房间,关门,上床,盖被子,一气呵成。

 

蓝河捧着一盆能烫死猪的开水,感到一丝丧气:显而易见的,作为男仆的第一天,他搞砸了。

这位毫无经验的小年轻在心里咆哮:啊啊啊啊,男仆究竟要怎么服侍人啊?!想当然行不通啊!


TBC.

——————————

昨天评论下面一堆手持车卡的……

???

不可能的好吗!这是一部正剧!正剧!

有糖且吃且珍惜(真诚的目光)

话说是第一次写“不是生活小能手”的小蓝设定hhhh挺好玩的!

评论 ( 17 )
热度 ( 52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