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underworld -05-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05 - 】感激的心意能传达到,真好。


伤口没愈合利索,反复地崩开,身体非常需要静养。强撑着熬了一宿之后,蓝河已经疲乏得不行,眼皮直打架,可是他睡不着。

一连串事件对他造成极大的冲击,一方面,居然能在有生之年见到活的君莫笑大神,他觉得老天爷简直将自己当做亲儿子对待了,另一方面,他渴望能助大神一臂之力,可惜大神只给他点了一样最没难度的工作。

嗯,就是如此,他还没做好。

沮丧啊!

 

有伤在身,在床上还无法翻滚,只能直挺挺地难过着。蓝河躺下不到一个小时,又爬起来,到厨房忙活。他试图做一些精致的食品,然而对照烹饪教程,只做出几碟“四不像”。

原本小点还好奇地围着他打转,菜出锅之后,狗狗被熏得受不了,一溜烟跑了,蓝河想找他“试毒”都没逮到机会。

最后,他放弃了,熬下一锅小米粥,躲回房间生自己的气。

 

叶修睡到下午两点多才起来,闻到香味,胃连忙指挥发出饥渴的信号。叶修切了一块瘦肉,烫到粥里,香喷喷地吃完一大碗之后,决定不计较大清早被吵醒的事。

只是冰箱里怎么少了很多食材?

为什么锅碗瓢盆带有奇怪的水迹?

小蓝给自己开小灶了?

叶修满肚子疑惑,小点在此时气喘吁吁地跑回家——之前蓝河出门丢垃圾的时候,他屁颠屁颠跟了出去,叶修起床后,他便屁颠屁颠跑出去捡了回来。

 

“呜——”小点将那一大袋子放下。

叶修一开始以为他叼了什么危险化学物品回来,吓得连忙提到院子,结果解开袋口一看,好嘛,都是快看不出原状的黑暗料理。

叶修了解蓝河用心良苦,但实在忍不住乐。

他重新将袋口扎紧,指挥小点再次丢出去,这不算,还轻轻踹了踹小点的屁股,笑骂道:“人家不想丢脸,你就不能当没事发生吗?还找回来给我看,真不会做狗!”

“汪!”小点委屈成球。

 

蓝河“做一顿丰盛美食”的心思也泡汤,彻底死心了,某种程度上丢弃了思想包袱,一觉睡到晚上8点。要不是翻身的时候弄疼了伤口,估计还能继续睡。

他醒了,却有点不想动,肚子饿得咕咕叫,但嘴巴不想吃东西。

 

没躺多久,叶修主动敲门。

“再睡明天又该起不来了。”叶修以为蓝河还没睡醒,俯身推了推他。

蓝河边顺水推舟地打了个呵欠,睁开眼睛,眼底带着点……小孩子做错事之后等待大人“审判”的慌乱。

叶修却只是坐在床边,示意掀开衣服,他帮忙给伤口换药。

 

剪刀咔嚓的声音,撕绷带的声音,手偶然触碰到皮肤的声音,无不清晰。

换药的过程中,叶修一句话没说,感受得到蓝河越来越丧的情绪。

最后,他收好工具,靠到墙边点上一根烟,问道:“我没懂,你不需要讨好我,也不像在讨好我,为什么身上有种欲速则不达的烦躁?”

 

瞧,果然被发现了。

 

蓝河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盘起腿,看着叶修吞云吐雾,过了一会儿才说:“因为君莫笑是神。”

“不,他是人。”叶修肯定地回答。

“不知道该怎么说……”蓝河挠了挠头发,“你是君莫笑,所以不可能切身体会到,君莫笑对第十区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给了你们尊严和希望?”叶修总结了一下平日听到的话。

“是……不,说出来太轻巧,实际上,这是一件重若生命的事。”蓝河认真地回答,同时陷入了沉思。

 

“就拿我来说,母亲在河边产下我,也不知道孩子他爸是谁,所以从小到大,别人只叫我‘河’。我跟着小混混们长大,成为了一个大混混,如果不是你,我的命运可能不是被打死,就是饿死、病死……”

“但是你来了。”

“如果不是你划分出一个绝对安全的商业区,使得联盟一些追求刺激的人跑来玩乐,我就不会有机会在那里跟二笔发生冲突,从而不打不相识,被介绍到联盟的L区工作。”

 

“叶神,你知道我有多么想跟你道谢吗?”

蓝河说着,泪花都冒出来了。

“在联盟,当第一次听到别人喊我‘先生’,对我微笑,打招呼说‘你好’的时候,我、我真的觉得自己白活了那么多年……那时候,很想让您知道,您做了多么伟大的事。”

“虽然幸运如我,能走出第十区的人不多,但你不来,就更加不会有人能堂堂正正进入联盟的辖区。你不来,第十区就是一个走向自我毁灭的垃圾堆填区。”

 

叶修:“……”

“我不太好意思说得这么直接,只想尽力帮你做点什么,可惜,搞砸了一堆事。”蓝河垂下脑袋,用乱糟糟的发顶对着叶修,实力演绎什么叫“自我埋汰”。

 

这一番心意恳切的话让叶修沉默起来,他咬着烟屁股,出了一会儿神,才走过去蹲在蓝河床边,仰起头跟他对视。

“小蓝,你做得很好了,谢谢。”

蓝河听出这句话不是敷衍,不是哄骗,而是发自肺腑,不禁愣了一下。

“知道我为什么要谢你吗?”

蓝河摇头。

“不告诉你。”叶修笑笑,手很欠地拍了拍人家的脸,换了一种语气说:“头抬起来,你低头不累,我昂头说话累!”

“……”

 

“起床吗?带你出去逛一圈。”叶修站起来拍了拍裤子。

蓝河欣然答应。

他自然是没想通,自己一番话到底哪里触动到大神,能换回来一声真诚的道谢。然而尽管想不明白,叶修也没有解释的意思,但他心中那股急躁无端端平复下来了。

憋了很久的、很重要的话已经传达到位,这是多么幸运的事啊!

 

蓝河换衣服的时候,叶修接了个电话,陈果打过来的。

“监控我查过啦。”陈果性格直爽,打电话总是开门见山,带有有点儿邀功的意思。

“哟,老板娘了不起!”叶修顺着她的意,尽量真诚地恭维了一番。

“我翻了几个小时的监控,眼都看花了,不过,你真的猜对了,蓝河不是自己倒在灯箱背后,是有几个人将他搬进去的!”陈果发现这一点有点小兴奋,“怎么回事啊?那些人是谁啊?为什么要将他放在那个地方?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老帮娘,你的问题太多了,我回答哪一个啊?!”叶修哭笑不得地说。

“一个个来!”

“好好好。”叶修无奈地说,“第一,这件事跟我们正在查的事情有关联,搞不好是直接关联。第二,那些人如无意外属于那个组织。第三,将蓝河放在灯箱后面,是方便被人发现救走。至于他们的关系嘛……”

 

“关系怎么了?”

叶修的声音沉下来:“现在还不好说,总之不是一伙人。”

“不是一伙人就得了嘛!”陈果是个热心肠,又问:“他是不是受伤了?我熬点补品给你带回去?”

“那敢情好啊,谢了!”

“你乐什么啊,又不是给你喝,不准偷喝啊!”

“哥至于嘛!”

 

两人又聊了几句别的事,叶修最后说:“明天下午我带他去一趟兴欣,通知安文逸准备一下,我们给蓝河做一个全身检查。”

“你这服务也太周到了吧,救人还送身体检查的?”陈果的的语气荡漾起来,充满“有奸*情”的风味。

“……”叶修岂会不知道老板娘想揶揄些啥,连忙挂电话,以免她借题发挥。

 

蓝河已经换好叶修借给他的衣服,在客厅坐着等了。叶修从房间出来,招招手,两人出门,开着破车直奔第十区唯一的商业区:聚宝盆。

那处跟联盟接壤,联盟的人来回方便,用他们的话来说,“不用踏入满地垃圾和玻璃碎的街区,安全感倍增。”

 

原本那块地方叫“空积”,君莫笑吐槽,空积相当于做生意没盈利,太晦气了,于是大手一挥,改了个十分喜庆、十分贴地气的名字:聚宝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么玄,原本死气沉沉的空积街道逐渐繁华起来,最后发展成一个充斥着各种娱乐产业的商业区。联盟找不到,或者不能明目张胆的,这里应有尽有。

 

蓝河对这个地方不陌生,反而倍感亲切,笑着问:“据说聚宝盆有一半都是你的产业,是真的吗?”

“假的。”叶修一打方向盘避开一辆逆向行驶的车,“那啥,哥是正经人,要是开夜总会什么的,家里会打断我的腿!”

蓝河不知道该吐槽这一句话的哪一个词。

 

“不过,虽然店不是我开的,但地都在我名下。”叶修笑了笑,“我负责收租。”

蓝河默默张大了嘴巴。

“要不是我先买下这片地,你觉得商业能这么顺利发展起来吗?”叶修说。

什么叫远见?这就是啊!!!

 

蓝河惊叹之余,又问:“现在回本了吗?”

“早回了,不然哪里来的钱给医生和清洁员发工资?”叶修叹了口气,语气很是发愁,“进的还不够出的多,你懂这方面吗?给我出点主意呗!”

“尽可能多地买下第十区的地,再促进发展?”蓝河由衷地说。

 

“说来轻巧,哪有这么容易!”叶修松开油门,将车子停在路边,“这么几年,搞个聚宝盆出来就心力交瘁了,唔……”

这句话只说了一半,叶修将另一半吞了,蓝河忽然联想到刚才在家的时候,叶修那一句摸不着头脑道谢。

他好像有一点点明白了。


TBC.

————————

君莫笑:哥虽然家大业大,但相当不容易啊!缺一个贤内助,小蓝你看…………

蓝河:我只会数字0-9,不开玩笑,算加减乘除都要借助计算器。

蛋总:……写完这一句话,发现我做加减乘除也只能依靠计算器…………

评论 ( 29 )
热度 ( 496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