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underworld -06-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06 - 】纵然不忍,但叶修还是会站在理智那一边。


念及蓝河有伤在身,叶修没有带他去酒吧、夜总会之类的地方,再说了,出来不过是散心,不是为了玩乐。最后,两人在一间台球室消磨了一个晚上。

叶修赢得春风得意,杵着台球杆一个劲嘚瑟。

蓝河自诩六岁就称霸街区的台球室,技术确实也可以,就是有伤在腹部,每次弯下腰就……

 

“嘶,疼!”——打滑了。

“哎呦,痛痛痛!”——空杆了。

 

为了不扯到伤口,蓝河发明了一百零一种不标准的打台球姿势,叶修一边给杆头擦粉一边笑,笑到最后脸颊发酸。

“我发现你还挺好面子的,跟我说换一样玩的不就行了,干嘛非要跟我在台球上面较量?”笑够了,叶修无奈地问。

“在哪里跌倒,要在哪里站起来!”蓝河恨恨地磨牙。

 

“算了吧,你就是没伤,也不可能打赢我。”叶修将球杆插好,打个响指让负责捡球的小孩算价钱。

“等伤好了,我们再比一比!”蓝河并不认为自己的球技比叶修差,今晚他完全没法发力,才会输得一败涂地而已。

 

“这么犟?”叶修路过的时候,抬手一个脑瓜崩弹过去,蓝河的额头顿时多了个红圈圈。

“疼!”蓝河缩着脖子捂额头,满脸惊讶:你弹我干嘛?!

叶修也没想到能弹得这么准,一般来说,不是都能下意识躲过去的嘛。

 

“噗!”

“你还笑?!”蓝河难以置信地瞪他,心想:大神的性格是不是有点恶劣啊,打台球明摆着欺负人,又一声不吭弹脑瓜崩……等等,我是不是被消遣了?

 

蓝河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叶修扯掰清楚,于是钻进车子的副驾驶座,侧身面向叶修。

“大神,我觉得你的压力挺大的,今晚你玩得开心,我不想坏了你的兴致,才忍痛陪着。”蓝河抱手,“你应该诚惶诚恐地谢谢我,而不是笑话我。”

 

“唔,你想君莫笑诚惶诚恐地谢谢你啊?”叶修就笑。

他车技了得,街上的车流宛如一团乱麻,他愣是插空将车子倒出来,破车在他手下灵活得像一条鱼,左穿右插顺利往家的方向行驶。

“几个小时前是谁说,君莫笑对他而言重若生命来着?”叶修叼着一根烟,假装迷糊地问,“你有听到这句话不?”

“……”蓝河咬着下唇,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当中。

 

怼or不怼君莫笑,that is a question。

 

蓝河被一句话震住,叶修玩够了,却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连这个小年轻都看出来自己平时压力有点大,是不是该做出决定,减轻负担了?

他脸上平静,稳稳地开着车,心中思绪万千。

 

蓝河这几天都没有真正放松过,今晚跟叶修交谈之后,才算彻底放下心头大石,因此白天睡饱了,回到房间,眼皮子又不听话地打架。

他强撑着问叶修明天多少点起床,想吃什么早餐。

 

“什么时候睡醒再说!”叶修真怕又被大清早砸门,“你要是起床了我还没起,也不用敲门,那什么,真的闲就将浴室那筐衣服洗了吧。”

“明白。”蓝河挠挠头,道了声晚安。

 

第二天,蓝河果然没有扰人清梦。叶修起床之后,在锅里找到几个水煮鸡蛋,边走边剥壳,在小院找到蓝河,对方正在晾衣服。

“全洗了啊,辛苦了!”叶修嘴里塞着鸡蛋,声音含糊地道谢。

 

“先生早安。”蓝河回头,恭恭敬敬地打招呼,“昨晚睡得好吗?”

“……不是,小蓝,你快重启一下。”叶修被一声“先生”喊出了鸡皮疙瘩,心里顿时腾起奇怪的感受。

 

Alpha刚起床正是敏感的时候,一点点刺激都容易产生反应,叶修光棍久了,不经逗,他深切地认为,有必要禁止小蓝在正午以前喊“先生”了。

啊,幸好Beta对信息素不敏感,不然就尴尬了。

 

“那大神早安?”蓝河没这么多心思,从善如流换了个称谓。

“早……”叶修将鸡蛋咽下去,喉结滑动了一下,吞咽的声音自己听起来都有点粘腻。

尼玛,是不是憋太久了?

叶修吃完鸡蛋,留下一句“我睡个回笼觉”,趿着拖鞋又回到楼上。

 

蓝河闻不到叶修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味道,完全没get到大神的尴尬,他晾完衣服之后,在小点的指引下找到喷壶,怡然自得地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浇水。

小点缠着他打转,沾了满身水。二楼毫无动静,估计叶修又睡死过去了,蓝河便找到动物专用的香波,给小点洗澡。

 

当然,叶修并不是真的睡回笼觉,他草草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洗过澡,再下楼的时候,正好见到小点如风……扇一般无比潇洒地抖毛,蓝河被溅得狼狈躲闪。

“哎哎,某人还记不记得自己有伤在身?”叶修连忙走过去隔开一人一狗,“别让伤口沾水,我来吧。”

 

“咦,你又睡醒了吗,这么快?”蓝河被提醒之后,干脆将湿掉的衣服脱掉,光着膀子。鉴于胸腹一带缠着绷带,这人的表情莫名有点“光荣负伤”的自豪。

“不快不快……咳咳,没睡着。”叶修说完自己都觉得幼稚,自顾自笑了两声。

蓝河纳闷了,大神今天怎么有点放飞自我的样子?不过看起来精神饱满,应该睡了一个好觉吧。

 

两人吃过饭,来到兴欣网咖旁边的医院。这是第十区医疗水准最高的医院,某些设备已经跟上联盟的水平。

早有人候着,蓝河没想太多,以为叶修做事周全,怕他有暗伤,顺道做个全身检查而已,医生指点他验什么就乖乖去了。

 

蓝河拿着化验单跑科室,叶修就坐在院长办公室里等候。

“他的化验你全程跟着,能自己做的,不要交给别人。”叶修郑重其事地交待,“化验结果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安文逸是个冷静而且理智的人,他结合叶修此前让陈果调监控的事情,自己琢磨了一下,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坦白而言,叶修不清楚更希望见到哪一种化验结果。

一切正常,那意味着正在查的事情将缺少一条重要线索,然而要是猜对了,蓝河当真被下过黑手,那……他也不乐意见到。

蓝河没有详细说,但叶修见多了第十区有娘没爹的孩子怎么活过来的,不说挣扎在生死线上,也是差不多了——这鬼地方在他来之前连疫苗都没有,医疗系统就靠几个破破烂烂的小诊所支撑,病了、伤了,是死是活当真看命。

认识时间不长,但叶修私心希望他以后能活得舒服一些。

 

“化验的结果,最早明天中午前出来。”安文逸简单说明情况,抽出医疗手套,打算下楼亲力亲为了。

叶修点点头,到走廊上吞云吐雾。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判定,短暂的不忍过后,开始理智地为下一步做打算。

 

“喂,文州,有空不?……没,跟你聊一聊,急事。”


TBC.

————————

RUA,抱歉今晚有点少,有点晚……

果然不能沉迷群聊。

我忏悔。

rua一声,晚安~早安~

评论 ( 30 )
热度 ( 50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