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07-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07 - 】至少我知道,第十区出了一个你。


第十区的君莫笑给联盟的L区负责人的私人手机打电话,这事要是爆出去,绝对能上联盟所有媒体的头条,但喻文州似乎习以为常,说话语气熟稔,修长的手指还悠闲地转着笔。

喻文州说:“化验结果还没出,得出这个结论会不会太快了?”

“不,文州,你还不懂第十区。”叶修沉声说,“这里现在还没有助人为乐的好孩子,蓝河躲藏的位置被挪动过,这一定带有某一种目的性。”

 

“那前辈有什么安排?”喻文州的声音听不出紧张感。

“怎么问我啊,我就是想问你来着!”叶修四两拨千斤地将问题抛回去。

“我想前辈一定有安排吧。”喻文州扭头看着窗外,“联盟也快变天了,我也腾不出手啊。”

 

“小蓝怎么说也是你们那边的人,真的放手给我啊?”叶修确认地问。

“只是暂时借给你……这也是他的选择。”喻文州用笔头敲了敲桌面,“前辈,这件事怎么处理我都没有意见,但有一点,我希望蓝河有知情权。”

叶修思考片刻,答应了。

 

“对了,前辈,委员会即将召开,你还没确定是否出席吗?”

 

联盟分九区,每个区的负责人为委员会的成员。联盟每四年召开一次委员会会议,敲定事关联盟整体的事务。

 

“这是鸿门宴啊!”叶修苦笑。

第十区并不在联盟的管辖范围之内,邀请他参加委员会会议的目的异常清晰:联盟对第十区有“兴趣”。

 

叶修出席会议,很容易被解读为:第十区的King扛不住压力,向联盟寻求合作。

到时候,媒体就会炒作诸如“联盟当真要与垃圾为伍吗”、“废物再利用?联盟究竟会不会施以人道主义救援”等等。

第十区没有为自己发声的媒体,以上将会成为历史被记载。没有人在乎真相。

 

叶修将因为这件事被推上风口浪尖,一方面成为第十区的代言人,直面整个联盟的敌意和嘲讽,另一方面,第十区也会与他为敌——十区人民不羁惯了,被假装清高的联盟狗指着鼻子骂垃圾肯定不乐意,更何况被联盟的力量渗透?

哪怕这种渗透有利,但前期一定会引起剧烈的反抗,叶修将成为最大的泄愤目标。

 

喻文州当然知道,叹了口气,说道:“但前辈不出席,会出现什么后果,也能猜到吧?”

 

如果没有人肯站出来,作为第十区代表,去跟联盟谈判,第十区的资源相当于白送出去,联盟的索取将可能超出第十区的负荷,形成压榨。

类似于没人疼的孩子活该被欺负。

叶修是家长,他必须护着自家不成器的熊孩子。

 

“老实说,当初我去第十区,没想过这么多事。”叶修叹一口气,“就是瞧着这里条件差,但自由,我有点资源可以拉它一把。联盟放任第十区自生自灭这么多年,怎么等哥坐稳了位置才开始指手画脚?!”

“正因为你将它扶起来了,联盟看到了第十区的潜力。”喻文州的站位很微妙,既没有替叶修的处境长吁短叹,也没有为联盟辩解,“前辈有联系过其他人吗?”

 

君莫笑的身世谁也不清楚,但要是在联盟里打探“叶秋”,则很多上层人士都知道。他来自一个有钱有势的大家族,毕业于联盟的最高学府,是无数Omega贵族的梦中情A,据闻就是收情书收到生无可恋,才隐姓埋名,从此消失匿迹。

联盟现在大多数实权者都是他的同窗,或者手下败将,总之,他要是想刷一下脸,应该不少人买账。

 

“准备了……”

叶修的回答,让喻文州意识到什么,他微笑着问:“决定出席会议了?”

“你们都快拿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答应了,我能不从嘛!”叶修笑骂,随后正色道:“文州,联盟有人操之过急,但是像你、老韩、大眼那几个,一定要慎重考虑。”

 

“嗯?”

“第十区现在被我强行拉扯出一个商业区,但在那里运作的,大部分是联盟的人,第十区绝大多数人还没有足够的意识,去动脑子正经赚钱。连这种基础本能都还没具备,更别指望他们能够理解联盟的法和律。”

“嗯。”

 

“联盟如果不是想要一个奴隶区,就必须要给第十区更多时间。”

“我明白了。”

“辛苦你运作一下。”

 

喻文州的脑子聪明,在交谈过程中一直很清楚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但作为多年同窗,叶修不难看出,他本人对开发第十区没有太大热情。

同时,喻文州深得信任,路子很广,消息从他这边传达出去,比在委员会上说什么都强。

 

“那么,前辈,我向冯主席报告一下你的意向,很快就能给你正式的参会邀请函。”喻文州公事公办地说。

“行,到时候记得给我安排专属保镖!”叶修调侃了一句。

 

“牵涉到蓝河的那件事……”喻文州沉吟片刻,压低声音说,“或许会成为一个不错的筹码。”他点到即止,相信叶修一定能够理解。

“知道。”叶修果然想到了。

 

这一通电话聊得足够久,等叶修转过身,发现蓝河远远地坐在椅子上等他。

“检查完了?”叶修挥挥手,示意对方看过来。

蓝河皱了皱眉眉头,不太赞同地说:“这里是医院,你这烟抽得也太凶了吧!”

 

叶修专门站在垃圾桶附近聊电话,烟抽完一根便丢进垃圾桶,但身上染了非常重的烟味,即使看不到烟屁股,也知道抽了不少。

“你见过不抽烟的十区人民吗?”

“我啊!”蓝河指自己。

“还十区,你的户口没有落在联盟L区吗?”叶修问。

“正在搞手续。”说起这个,蓝河禁不住喜上眉梢。要知道,第十区没有户籍,他的出生没有任何记载,如果能顺利落户L区,那将是他第一次得到正式的身份认证。

 

“还在搞手续?文州行不行啊!”叶修逗他,“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你能怎么帮?”蓝河反问。为L区卖力数年,借着梁易春的关系,户口一事才有个响,他可不信第十区的King能帮他落户联盟。

这一次,他真的估错了,以叶家的权力,落户不过是打个电话的事情。

 

“方法多了去,最简单的是落户我家。”叶修挑了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回答。

“以什么名义?你失散多年的弟弟吗?!”蓝河喷笑出来。

“也不是不行啊!蓝老弟,不错不错。”叶修摸摸下巴,“那我找人了?”

 

蓝河愕然:“你认真的吗?”

“当然啊!”叶修比他还惊讶,“我像在骗人吗?”

蓝河细想,的确不像……

“咳,先让大春帮我催一下吧,应该没问题的。要是不行,再劳烦大神……”蓝河心想,君莫笑大神的身份看来不简单啊!

“唔,那你自己记着这事。”

 

从医院出来,两人又去了聚宝盆吃喝玩乐,叶修今晚特别好说话,蓝河说啥就是啥,甚至陪他玩了几轮跳舞机。叶修的反射神经出色,然而非常懒得在跳舞机上动弹,自然输得惨不忍睹,换成蓝河嘚瑟不已。

“多大的人了,还玩跳舞机,啧!”叶修表示了鄙夷。

“又没有年龄限制!”蓝河哼了一声。

 

两人在街上慢慢走,两旁寻欢作乐的人嘻嘻哈哈,跟他们擦肩而过。此处的第十区,繁荣像一个巨大的泡沫。

“这里发展得很快,”蓝河感叹,“这条主街我熟,但在两侧发展开去的店,我就不太认识人了。”

“用钱砸出来的,钱到位,有什么不快。”叶修笑笑。

“谢谢你啊,大神。”蓝河由衷地说。

 

蓝河的道谢,让叶修想到一件事。

“小蓝,问你一个问题。”叶修掏出打火机,“啪”一声点燃一根烟。

“嗯嗯。”

“如果你还在第十区,会希望我将这里变成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蓝河沉思了一会儿,一摊手,说道:“与其说希望你将第十区变成怎么样,还不如说,我们这些在这个地方长大的人,只希望第十区能让人吃饱吃好,病了有地方看医生,街道干净一点,治安好一点。”

 

“这些我可以做到,然后呢?”人的需求分层次,当生存和安全得到满足之后,自然会渴望更高一个层次的需要。第十区人民现在抱着什么想法呢?

“那个,能进一步发展当然最好,”蓝河似乎被这个问题难住了,语速很慢,“我小时候也渴望过,第十区能赶超联盟,每一个人都比联盟的人富足,但长大之后发现这是不可能的。第十区没啥资源,穷山恶水也没出啥人才……唔,你可能是开天辟地以来这个地方最有才的一个了。”

 

“……”

“其实吧,我觉得你已经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只要不是想做一辈子垃圾的,应该都会拼命地主动抓住这些机会,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像一个人。”

蓝河叹口气。

“但是你应该也发现了,这里被称为垃圾区不是没有道理,有很多人,至今还在麻木地接受你带来的好。”

 

“观念的东西,没那么容易改变。”叶修的表情十分平静,眼神看不出喜恶,他注视着灯红酒绿的街道,沉声道,“或许,真应该来点刺激的。”

“???”蓝河奇怪地看着叶修。

“没事。”叶修兀自笑了笑,眼中染上意思迷惘,他眨眨眼,抬手揉了揉蓝河的脑袋,“至少我知道第十区出了一个你。”

“???”蓝河更加不解。

 

正好前方似乎出了什么事,人们围过去,叶修便岔开话题。蓝河在外面跑了一天,伤口有点吃不消,他没说,但叶修观察出来了,开车将这贪玩的家伙送回家。

还没进门,手机便催命一般响起来,他接通之后,听了几句,脸色冷峻,朝蓝河打了个手势,返身出门开车离开。

 

聚宝盆在君莫笑的强力保护下,几乎是整个第十区最安全的地方:本地人谁敢不给面子?外来的人,更不敢在第十区跟这群没文化的瞎闹。

而这一个“优良传统”,终于在今夜被打破了。


TBC.

————————

慢慢开始入正剧啦~~~哎嘿~~~

话说我麻麻,今天走进我房间,一脸正经地让我去喝汤。

我问是什么汤。

她说鸡汤。表情崩了一会儿之后,忍不住哭丧着脸说:“煲椰子鸡,但放了一块灵芝,有点苦,完全喝不到椰子味了!!!”

我爆笑!

评论 ( 16 )
热度 ( 42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