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蛰伏在便利店的魔 01

  • 都市奇幻,慢节奏。

  • 在7-11便利店收款、实际身份是魔的叶 x 上班族蓝

  • 单元向,不定时更新。

  • 又名:听社畜吐槽上班那些事。


- 第一夜- 


蓝河有个小秘密:喜欢小区门口那间7-11便利店的夜间收款员。那男人姓叶,叫叶修。

 

他们相识源于一次小意外。

 

南方的冬天由于湿冷,在室内坐久了容易腿麻,要是穿了厚底的靴子,走路便不利索。蓝河就是吃了这个亏。

 

那天,他在7-11买了一份关东煮,吃完之后,又打了一盘手游才走。店门口是一条大斜坡,因此路边商铺的地基抬高了些,出门需要走三级台阶才到路面。他穿的袜子薄,一整天脚冷得发麻,因此没掌控好厚底的短靴,人下到第二级台阶的时候,自己绊自己,直直跪在了第一级台阶上,双手撑地,对路过的大叔来了个五体投地的跪拜,吓得对方甩了一句:“搞乜鬼啊,夜麻麻吓死人咩!”(搞什么啊,大半夜的,想吓死人啊?)

 

蓝河心想:我也不想的啊!

 

膝盖着地的瞬间,他眼前一花,心脏像被猛甩上半空,紧接着后背出了一层冷汗,吐槽的话根本顾不上说出口。缓了片刻,他才硬撑着爬起来,幸亏冬天裤子厚,活动几下膝盖,没有太尖锐的痛感,应该没大碍,就是心里慌得很。心扑通扑通乱跳,眼前像老电视一样闪着雪花,耳边有嗡嗡的声响。

 

他咬着牙走了两步,眩晕的感觉涌上头,路灯忽地昏暗下来,想吐,腿软,眼看要站不稳了,一只手及时拉住他的胳膊,没让人一头栽倒。

 

“没事吧?”拉住他的人问道,声音有点烟嗓的味道。

 

蓝河那时候眼前还闪满了雪花,看东西不真切,对叶修的第一个印象,除开他的声音,就剩下顺着夜风飘过来的香烟的味道了。

 

摔得糊里糊涂的,蓝河连自己回答了什么都不知道。

 

后来,叶修扶他回店里,坐在暖风机旁边,又加热了一杯甜牛奶给他捧着慢慢喝,定定惊。

 

深夜的7-11内灯光明亮,两个人的身影打在落地玻璃上,看不真切。没人说话,门外传来隐约的风声,显得有点儿冷清。

 

等蓝河终于缓过神来,叶修已经拆开一支云南白药,正蹲着挽起他的裤腿,帮受伤的膝盖上药。

 

“云南白药有用吗?”此时,蓝河说话的声音还有点儿虚。

 

叶修顶着一个可靠的表情告诉他:“不知道啊,挺多人买的,试试吧!”

 

“……”

 

上药之后,蓝河还没那么快健步如飞,加上直接跪了一级台阶,确实吓到了,便在便利店里蹭插头充电打手游。

 

收款那男人给他料理完伤口之后,已经回到柜台后面坐下,背没有挺直,姿势放松,脸没挂什么表情,朝入口的方向,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的唇色有点淡,嘴微张,叼着根香烟,烟灰烧出老长一截。

 

这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待着,烟轻轻地升起,笼着他的脸,再淡淡地消散在空气中。

 

蓝河歇够了,摘下耳机抬头,便看到这么一幕。很难说清楚是什么吸引了他,可能是喜欢这人的声音摩擦耳朵的感觉,可能是长相对了胃口,反正气氛正好,时机正合适,这一幕从此入心入脑。

 

蓝河连忙低下头,看一眼手机,又抬起。视线飘忽,不断打量柜台的商品,但每一回碰到这人的时候,都会稍作停留。

 

对方的感觉十分敏锐,没几下便发现了这种带着掩饰的打量,回过头跟他对视,用眼神示意有什么事。

 

“刚才谢谢你。”蓝河扶着桌子站起来——现在膝盖知道疼了,动起来的时候,简直酸爽。

 

“举手之劳。”对方应了一声,脸转回去。

 

“我经常光顾7-11,对你好像没什么印象啊,是新来的吗?”蓝河慢慢地挪动,短短4、5米的距离愣是走了半分种,充分利用时间搭讪。

 

“不是新来的,我专职上通宵班,晚上9点过后才到岗。”叶修站起来,拿过柜面上的云南白药盒子,用条码扫描器滴一下,告诉蓝河,“32块,怎么支付?”

 

蓝河下意识回答支付宝,直到买完单,才意识到:不对,我没说要买这玩意,家里还有铁打酒呢……这算不算强买强卖啊!

 

“走路小心点啊,下过雨,路滑。”叶修递云南白药的时候,顺道提醒了一句。

 

“好的,谢谢。”莫名其妙买了一瓶云南白药的愕然,被人家一句话安抚下来,蓝河乖乖接过药,低头翻开挎包,腾地方放药瓶。

 

叶修的耐性很好,站着等客人处理商品,期间安安静静的,没像其他店员一样推销打折品。

 

蓝河拉上挎包的拉链,抬头又说:“真的谢谢你,刚才要不是你拉了我一把,我得摔第二次,说不定还得磕到手和脑袋呢。”

 

叶修笑笑。

 

“我就住在附近,姓许,许博远,您怎么称呼?”

 

“叶修。”

 

“谢谢叶哥。”蓝河再次道谢,附上一个大大的笑容,这才舍得离开7-11回家。

 

——那一瓶云南白药,至今仍摆在家里的抽屉。

 

那晚还没完。

 

蓝河挪到门口,看着三级阶梯,略感蛋疼。

 

这条街宽得很,车道上的路灯笼罩不到人行道里侧,台阶上,只有7-11店内映出来的惨白的光,朦朦胧胧的,似乎在提醒蓝河刚才那“惊天动地”的一跪。

 

我不会再跪一次吧?……等等,我是不是给自己立了个flag?!

 

正当蓝河内心戏特别足地攒勇气的时候,“叮咚”一声,叶修走出店门,没有征求蓝河的意见,扶着他一只手,说道:“走吧,摔不了你。”

 

……丢脸啊!

 

蓝河诚惶诚恐地道谢,生怕叶修误会一样,瞬间克服心理障碍,三两下跨到台阶下面,证明自己手脚利索得很。

 

“那我回去了。”叶修挥挥手,转身走了,动作不紧不慢,似乎天塌下来,步子也懒得迈开一些,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当然,也可能是某人给人家强行加上一层滤镜后,归纳总结出来的所谓感觉。

 

蓝河转入小区刷门禁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叶修有没有正眼瞧过我?再去的话,他能认出我吗?

 

自此之后,他就着了魔,再也不跑超市买日用品,也不写便签以便一次性采购,每当想起要添置什么,总是等到9点过后,在睡衣外面罩一件大衣,带着莫名雀跃的心情,下楼光顾只有叶修当值的7-11便利店。

 

真的,大冬天也不怕冷,要是被他那群损友知道,许哥一世英名估计就毁了。

 

一来二去,叶修终于认得他了,偶然会提供一点购物意见,虽然都是类似于“这一样挺多人买”、“这一样积灰很久了”之类没啥建设性的意见,可蓝河听着开心,逮着话头跟人家瞎扯。

 

蓝河发现,叶修话不多,客人光顾的时候,并不会提供多热情的服务,眼神和说话的语调,都带着点儿漫不经心。可是,他又并非不上心,客人有需要的话,会非常主动地提供帮助——比如蓝河摔倒那次。

 

总之,叶修是个很有趣的人,不太容易亲近,但很好相处。

 

这种调调要命的吸引人,蓝河每天都特别憧憬晚上九点过后的时光,挖空心思到7-11买买买。

 

量变引起质变,在蓝河持之以恒地刷脸,刷得足够多次数之后,经由一件略显尴尬的事,两人的关系终于实现从“店员与客人”到“略熟的人”的转变。

 

那晚,与蓝河合租的损友带了女朋友回来,意思很明显了。蓝河很会做,安分守己地躲在房间,房门紧锁,明摆着不闻窗外事,你们请随意。

 

然而差不多到10点的时候,损友发了条微信过来,开头就是一句“江湖救急啊兄弟!!!”——这家伙过于紧张,准备工作没做好,忘记买套套了。

 

蓝河真是有一股冲动,朝这SB兄弟的两肋插刀,毕竟虐狗可以忍,居然还得出卖苦力成全虐狗,孰不可忍啊!

 

然而没办法,求救信息催命一样响,总不能坐视不理,他只好裹上外套,下楼买爱的小道具去。

 

收款员当然还是叶修,但蓝河宁愿他今晚请假了!面对这男人意味深长的笑容,蓝河连忙解释事情的经过,重点表明“使用人不是我”。

 

叶修点点头,麻利地扯了个袋子装好套套,嘴上却说:“年轻人嘛,不用不好意思,现在的姑娘买卫生巾的时候可大方了。”

 

擦!人家买卫生巾自己用,我买套套江湖救急,多委屈啊!

 

蓝河对人家抱着不纯洁的想法,深知绝对不能留下“污点”印象,送套套上楼之后,干脆带上充电宝,下楼窝在7-11的公共区打手游,用实际行动证明自身的清白。

 

差不多到凌晨12点,叶修走过来敲了敲桌子,问他:“还不回家?”

 

“唔,说不定人家战得正酣,我再等等吧!”蓝河特别正直地说。

 

叶修走去货柜那边,拿起一桶泡面,同时问:“你吃不吃夜宵?”

 

“还有关东煮吗?”蓝河头也不抬地问。

 

“没有了,只有红烧牛肉、香菇炖鸡、鲜虾鱼板……口味的泡面。”叶修撕开塑料膜,悉悉索索地往面板上倒调料包。开水“哗啦哗啦”的声响过后,7-11店内顿时飘开一股馋人的香味。

 

蓝河原本不饿,被香气一勾,也有了食欲,终于舍得抬起头,问道:“有出前一丁吗?”

 

“好像没了。”叶修合上盖,将面桶捧在手里取暖,又走到货架边扫一眼,“有合味道,要不要?”

 

“好吧,那要……要一桶公仔面。”

 

“……”叶修的手都朝合味道的方向伸到一半了,蓝河如此一皮,不得已在半路转了个弯。

 

“支付宝结账。”蓝河恶作剧成功,有点乐,退出游戏站起来打算买单。

 

“请你吃。”叶修一扬手,将泡面扔过来。

 

“叶哥请客?那我不客气啦!”蓝河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差点想将泡面带回家供在柜子。

 

“唔。”叶修嘴里叼着叉子,含糊应了一声,大约是表达“不用谢”的意思。

 

片刻之后,店里两个方向不约而同响起“吸溜吸溜”吃面条的声音。大半夜的,就是听着,都会觉得超香吧。

 

蓝河待到凌晨一点才走,出店门之前还特别纠结,要不要重申一下自己是回去睡觉,不是回去才开始“午夜场”的问题。然而解释的话,会不会让人家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呢?

 

啊!纠结!

 

叶修自然不知道这位年轻人的内心戏,在他经过的时候,夹着烟的手挥了挥,意思意思作别。

 

最终,蓝河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顶着一张特别真诚的脸说:“要是室友还没完事,我可能还得下来投靠你。”

 

“房子隔音这么差吗?”叶修抬眼。

 

“不知道啊,我又没摇过床,他估计也是第一次带回宿舍吧。”蓝河一摊手,有点忧伤地离开了,心里却是欢乐得很,觉得自己这一番说辞又机智又漂亮,这下子能彻底洗干净使用套套的嫌疑了吧!

 

蓝河没瞧见,他出门之后,柜台后面慢悠悠地飘起一个光球,光球的形状有点像一条过于肥胖的鱼,身体后面拖着一条小小的尾巴。

 

“这个人类在刻意引起你的注意。”光球说话了。

 

“是吧?”叶修不太在意地应了一声。

 

“要养起来当血库吗?”光球问话的同时,飘到门边,似乎在观察正往小区走的人。

 

“啧,说多少次了,咱们是魔,不是吸血鬼,不流行养血库这种操作。”叶修一扬手,将光球抓回手里,继而往地上一扔,“回去吧,别在这里丢脸。”


TBC.

————————

写完之后一瞧,莫名被这个叶苏到了!!!

然后关于蓝那个摔。

没错,这是我本人经历,不过我不是在7-11门口摔就是了,也没有一个帅男人拉我一把就是了(……)

咳咳,想说明的是,虽然直接跪了一级台阶,但手卸了力气,事后虽然有短暂的眩晕,和持续数个小时的心跳不稳,但没有什么大碍,膝盖只是有点红。

so,不要太心疼!!

(大概只有我纠结这个吧…………)

评论 ( 51 )
热度 ( 570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