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underworld -09-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09 - 】叶修觉得目前一切都是可控的,除开一个人。


喻文州没有猜错,叶修的确不太在乎这些。

“行行行,你先冷静下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叶修对电话里的人说,同时朝蓝河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蓝河歪歪头,没懂他想表达的意思,叶修便用嘴型“说”:“老板娘瞎操心。”

蓝河:“???”

 

“哎,我听着呢。……是是是。……不是,哪怕我在乎,那也没办法嘛,是吧?我跟你说,名气这种东西,只要有,总归是可利用资源,人家白送上门,咱就接着呗。”叶修用筷子挑了一丝茄子,放到饭碗里戳戳,显然很想吃一口,然而聊电话又不好意思嚼东西。

“这事你可以跟沐橙聊一下……还有啊,现在那些跟风黑我的人,日后被神反转打脸那才叫有意思,你可以期待一下!”

 

叶修好不容易让陈果挂上电话,结果还没扒几口饭,又有电话进来,他一瞧来电,顿时露出牙疼的表情。

蓝河忍不住闷笑。

“你还笑呢,有没有同情心……哎!”叶修灵光一闪,将手机递给蓝河,吩咐道,“替我接电话,就说我还没睡醒。”

“哈?”

 

蓝河一脸懵逼,叶修却将电话接通了,直接塞到他耳朵旁,蓝河只好接着。

“怎么这么久都不接电话,混蛋哥哥,你没事吧?”来电那人说。

卧槽,哥哥?

蓝河瞪着叶修,后者低头扒饭,将“不想管”三个字刻在脑门上了。

 

“呃……那个,你好。”蓝河只好尴尬地应了一声,“你哥哥说他还没起床……”

“噗!”叶修听到这句话差点喷饭,蓝河你在逗我玩儿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愤愤地说:“劳烦您让他接电话。”——明明被气着了,说话还不忘用敬语,教养很好的样子。

蓝河知道自己犯傻了,可内疚不起来,特别想笑。

“咳咳,先生他暂时不接电话,您有什么事,方便留言吗?”

 

“先生?请问你是哪一位,我好像没认出你的声音。”

“我叫蓝河,是先生新收留的男仆。”蓝河如实回答。

电话那头喷了。

 

蓝河挠挠头,轻声跟叶修说:“他在笑,狂笑。”

叶修扶额,终于接过电话,没让这两个活宝继续闹笑话。

 

“有什么事?闲话别说啊,挑重点的来。……我挺好的,好戏还在后头。……对了,不知道那群人敢不敢牵扯上你们,要是有个万一,你费点心,别让老头的公司股票跌太多。”

 

蓝河原本乐呵着,听到这里,不由暗暗觉得水很深。他还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从这两通对话中,只总结出几件事,一是有势力要找叶修麻烦,二是叶修没有在怕的,似乎还在铺开一盘棋,三是叶修的家境不简单。

等叶修挂掉电话,蓝河忍不住问:“你有弟弟啊?”

 

“是啊。”叶修放下手机,抬头见蓝河还在看他,不由得多说了几句,“双胞胎弟弟,特别不省心。”

弟弟那一句“混蛋哥哥”依然清晰地在耳边回响,蓝河心想:不省心的是你才对吧!

 

吃过午饭,叶修回房间补眠,然而睡下还不到三个小时,便被电话吵醒,他动作迅速地换上衣服,拎上蓝河出门。

“要我去撑场子吗?”蓝河跃跃欲试,这几天在屋里确实有点闷。

“……等等,你的画风怎么跟包子似的?”叶修失笑,“放心,君莫笑还不至于奴隶伤残人士,顺道去医院拿体检报告而已。”

 

“谁伤残了?”蓝河不满地拍了拍小腹,忍着痛说:“快痊愈了。”

“唔,继续拍啊。”叶修一边打方向盘一边说。

“???”蓝河虽然疑惑,但还是拍了拍。

“再拍。”叶修猛踩油门。

“拍什么啊?”蓝河不干了,问个明白。

“没,就想看看,你再拍几下会出血。”叶修凉凉地说。

“靠!”蓝河窘得不行。

 

叶修此行的目的地是安文逸所在那间医院。

有君莫笑默许,联盟来了几大巴车的人,他们以那位男性Omega的亲属为主,正向院方讨一个说法。

老实说,这件事跟医院没关系啊,能给你个什么说法?安文逸很理智,早通知下去,让众人躲在办公室或者病房里,反锁上门,任由来人在大堂用扩音器哭喊。

等叶修来到的时候,大堂的设施基本被毁坏了,叶修摇摇头,想到修缮费用得自己出,就特别心疼,回头对蓝河说:“你瞧,联盟那边的素质也好不到哪里去。”

 

蓝河可没预测得到这种场面,一开始不由得愕然,通过阅读所谓的“血书”,再结合听到的几句鬼哭狼嚎,才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的反应跟陈果一样,惊讶地问:“他们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这么莽的!”

话音刚落,叶修裤腿上的血迹,以及那几通电话的内容浮上心头,不需解释,蓝河醍醐灌顶,自己想通了整件事的脉络,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蓝河藏不住事,心里想什么表情都写出来了,叶修瞥一眼,笑了笑,没接话,带人从侧门进,登上医院隔壁的副楼。

第十区是非多,这栋五层高的副楼,整栋都是太平间。安文逸早已候在这里,身边的推床上横着一个大冰柜,门还没关上。

“卖相还可以吧?”安文逸有点恶趣味,开了个完全不好笑的玩笑,“如果没别的吩咐,我就出去交货了。”

 

叶修:“……”

蓝河:“……”

安大夫,你知道大堂里那群人想活吞你吗?还这么淡定!

 

安文逸见叶修没吭声,便示意一旁的男护士推车,自己伴着大冰柜往外走。路过两人身边的时候,年轻的医生推了推眼镜,说道:“虽然医院和医生都没有责任,但受到种种因素影响,有时候不得不承受家属的悲痛甚至愤怒,有理难言,百口难辨。”

“我成为医者那一刻,就有这样的觉悟。是第十区太奇葩,人命不值钱,才从来没发生过医 闹而已。长见识了吧?”

 

叶修刚来第十区,想将这边的医疗系统搞起来的时候,向不少联盟的医生抛过橄榄枝。医生一听是到第十区工作,纷纷摇头摆手拒绝。

安文逸是特殊的,他跟叶修签下一份合同,上面详细标明他到十区工作的条件,包括丰厚的工资、人生安全保护、发生意外事故如何赔偿等等。

陈果当时差点被这字典一样厚的合同气死,但叶修将合同丢给弟弟审过后,爽快地签了。

从这件事里面,就能看出安文逸这人的一些特点:理性、较真、负责。虽然个性的表达手段有时候让人牙痒痒,但他的确是一位非常值得信任的伙伴。

 

叶修说一声“辛苦了”,跟在车子后面,陪同出去。

蓝河听到安文逸这番话,心里挺不是滋味,就这时候,忽然听到这位医生说——

“对了,大堂被拆,反正都要修,干脆把医院翻新一下吧?当初起的时候没监好工,这栋楼就是豆腐渣工程,有房间漏水呢。我还看中了几台仪器,有渠道能运过来……”

叶修哭笑不得地说:“没钱!”

 

知道君莫笑就是叶修的人,十根手指头数得过来,但叶修的脸在联盟不算陌生,以免徒生事端,他最终停在门口,目送安文逸走进大堂。

果不其然,安文逸一现身,所有人举起摄像头疯狂拍摄,那些试图冲上来的,则被男护士拦下。

安文逸没有理会任何一个人,只淡定地拿起扩音器,展开尸检报告,一个字一个字地念。报告十分详尽,耗时极长,念到最后,人们“热情”褪去,有部分干脆坐到地上,等候他下一步工作。

 

安文逸秉公办事的态度和有条不紊的工作安排,让大部分等着看第十区笑话的人跌碎眼镜:什么时候第十区出了水平这么高的医生?话说,这份报告可以拿去联盟最好的医科学校当范本了吧?!

 

“这小子干得漂亮。”叶修称赞一句,见现场可控,于是低头拆开刚才安文逸给他的体检报告。

蓝河在一旁想说,这貌似是我的体检报告吧……然而见叶修看得认真,也不敢抢。

感觉有点怪怪的。

 

叶修将报告从头到尾认真看完,神色严峻,眉间打了个结。

蓝河看到,心都凉了,连忙问:“我的身体哪里不妥吗?!”

叶修迟疑着说:“挺正常的……”

蓝河松一口气,翻了个白眼问:“那你干嘛一脸明年要给我上坟的表情?”

“正因为基本正常,所以……”所以更显得不正常。

 

医院这边的事情已经接近尾声,尸检报告认真详细,遗体处理得也漂亮,想闹确实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不得不说,第十区的无序状态,不失为自身的保护伞。医院是唯一正常运行的机构,但人家是帮忙做事的,于情于理应该受到感激才对。而除开医院,这个破地方啥都没有,讨个说法都没地方去!

简单来说,就是有人想搞事都愁找不到载体。

妙啊。

 

叶修跟随后赶到的方锐打声招呼:“那几个人送到了吧?”

“横的竖的都送到了,话唠亲自接收……哎,你身边这位小哥有点面熟,我们以前见过?”方锐认真打量一下蓝河,脸带疑惑。

蓝河愣了一下,一拍手说:“方锐前辈!”

“还真认识?!”

“我是蓝河啊!”蓝河解释,“我们在蓝雨特训营见过的。”

“哦哦对!”方锐记起来了,他有段时间待在联盟L区学习来着,“你长高不少啊,差点没认出来,怎么跑到第十区了?”

 

“这一时半会还真解释不清楚,我现在……”偶遇认识的前辈,蓝河很高兴,但叶修没让他们叙旧,出言打断。

“老方,你先盯着这里,蓝河的事,日后再解释。”叶修摆摆手,“话唠那边有需要配合的,要马上跟进,别让他们借口耗时间。”

 

“你自己不盯?话唠背后还有个心脏,你去以毒攻毒比较妥当!”方锐试图为自己寻找生存空间。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处理。”叶修没跟他废话,示意蓝河跟他离开。昨晚的事发生得突然,接下来的“攻势”也的确够猛,然而叶修有把握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除开一个人。

 

叶修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避开蓝河,因此虽然没有人给蓝河解释来龙去脉,但他知道的信息反而是最全的。一开始,蓝河认为,这是叶修信任他,没拿他当外人,然而渐渐的,察觉出不一样的味道。

他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更普通的Beta,将自己审视一遍,除开没什么的卵用的真性情,唯一还有点看头的就是打架本领,可偏偏目前负伤中,所以,叶修为什么要带着自己出入?

唯一的解释,就是蓝河同样被卷进事情当中,且有重大干系。

 

在车里,叶修问蓝河,在离开第十区之前,他在哪里生活。蓝河指了路,叶修便将车子开过去,到达的时候,太阳刚好落在地平线上。

今天的第十区,除开聚宝盆以外的地方,跟往常没什么区别。死个把人太正常了,甚至没有人去关心这件事背后的意味。街道上,讨生活的人依然忙碌着,流浪汉在垃圾堆里扒东西,翻完之后,还知道将不要的东西扔回去。

不是说他们爱护环境,而是现在街道上还有人活动,弄脏后不清洁的事情有可能被“告发”,他们不敢不收拾干净。

这,就是君莫笑在第十区的影响力。

 

“天啊,我记得以前这里污水横流……”蓝河下车之后,忍不住小跑几步。

夕阳的金光平等地照射在这片土地上,给街道打上一层柔光,模糊掉残破的模样。这里看上去居然有点朦胧的美感。

蓝河环顾一周几乎有点陌生的街道,鼻端闻不到印象当中恶臭的气息,认真点倾听,甚至能听到不知道哪户人家挂在檐下的风铃声响。

天上浮着几只风筝。

 

蓝河久久无言,末了,跑到叶修身边,不知道第几次认认真真地道谢,还说:“不是开玩笑,我愿意给你跪下……”

“可别!”虽然蓝河还没有动作,但叶修相信这人做得出来,连忙先行一步拉住他胳膊,“我……其实没有你想象当中做的那么多,对于第十区,我还有很多困惑。”

“嗯?”

“这个以后再说,现在先谈谈你。”

 

叶修找到一截破墙头,旁边有一堆砖块,他踩上去,跳上墙头坐下,又将蓝河拉上来。

夕阳的光太刺目,蓝河几乎睁不开眼睛,身旁,叶修的身影快要消失在金灿灿的光线当中了。

 

蓝河正想吐槽一下,就听到对方说:“蓝河,你的身体目前基本正常,唯有一点,性 激素水平稍微偏高。这很常见,也有多种影响因素,但我想了一路,依然偏向认为这是异常信号。”

蓝河一愣,心莫名慌了。

“我基本可以肯定,追杀你的那伙人,已经对你下手了。”

“!!!”


TBC.

————————

RUA,被挂上持续减血的DEBUFF,难受_(:зゝ∠)_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这个节奏会快吗?能看懂吗??求互动!

评论 ( 22 )
热度 ( 46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