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我的相亲对象怎么是个男人?Fin.

  • 原著向衍生。

  • 七夕大甜饼,6000+

  • 脑洞来自 @紫萱家的黑猫 太太提供的真实案例:双方家庭都以为对方是姑娘,结果两个男人在约定地点碰面。


❀❀❀


“衰仔,别说我不提醒你啊,都8月份了,数数今年的相亲任务完成多少个了?”许爸爸将报纸卷成纸筒状,不轻不重地抽了一下蓝河后脑勺。

“哎你别整乱我的发型……啊,那个,居然8月份了吗?”蓝河的双手粘在键盘上飞舞,显然一心二用中。

 

“还居然……少让你妈操心,快相亲去!”许爸爸又抽了一下。

“不去。”蓝河干脆利落地拒绝。

 

“这次你妈找了个也喜欢玩游戏的姑娘,多难得啊,听话,去见一见。”许爸爸今天的身份显然是说客,不断干扰儿子PK。

蓝河不由得笑了,小声说:“妈懂什么啊,确定那姑娘是喜欢玩游戏,而不是喜欢周队长?”

 

“什么,周什么?”

“就是一个大帅哥职业选手,很多姑娘为了他去玩荣耀,”蓝河简单解释一下,“你们真的不懂这方面,算我求求你们啦,勉强没幸福!”

 

“你妈还不是想投其所好嘛,死衰仔,没良心!”许爸爸再度挥舞报纸卷筒,“这是跟她一起跳舞的方阿姨在北京的远房亲戚介绍的,说是同一条胡同里的邻居,姑娘家境不错,性格独立,好像自己有一番事业了。”

“哇,北京户口吗?”

“应该是。

 

“老爸,你省点心吧,人家这么优秀看不上你家儿子的。”蓝河佯作叹气。

“我抽死你!”许爸爸被儿子气得够呛,下了死命令,今晚必须相亲,不相亲就打断腿!

 

蓝河说不上讨厌相亲,就是觉得浪费时间,老爸估计是被老妈逼得没办法了,才过来逼他的,他要是坚持不去,老妈一炸毛,家里两个雄性动物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于是乎,当晚,正值七夕佳节,蓝河收拾一番,换上一套显精神的衣服,打算意思意思完成一下相亲任务。

 

临出门,蓝河想起来了,回头问道:“那姑娘怎么称呼啊?”

许妈妈马上抢答:“叶xiu。”

“叶什么?”蓝河没听懂他妈妈的广式普通话。

 

“我记得好像念xiu……应该是‘秀’吧,对,叶秀。”许妈妈笑盈盈地说,“这名字多秀气啊!”

许爸爸在一旁附和。

 

“哎,连名字都这么好听,铁定看不上我,你们……哎呀别扔拖鞋,脏!你们别抱希望啊啊啊!”蓝河说完夺门而逃。

 

❀❀❀

 

“那姑娘好像叫小远,姓许的。”叶妈妈在电话里说,“难得女孩子家家也以游戏为职业,虽然够不到职业选手圈,但也是高手啊,跟你有话题。去见见吧,合不合适再说,见面之后你有什么想法都随你。”

“哎……”叶修拖长声音应了一声。

 

“你是修,他是远,修远修远,路漫漫其修远兮,多好啊,看名字就能走一辈子呢。”叶妈妈语重心长地说,“你一向都有自己的主见,到现在也不肯回家,相亲这种事,想来我和你爸也做不了几回主。这一位我听着就有好感,你去见见吧,啊?”

 

叶修最受不了软硬兼施,当下也说不出反驳的话了,只好下游戏关电脑,收拾收拾赶去约定地点——他当时正好在G市。

 

❀❀❀

 

帮忙牵线的人早已在一间西餐厅订好位置,相亲双方事先没有加微信,对对方可谓是一无所知。

蓝河跟着带路的侍应走,从进店开始,眼皮子一直在跳,不由得有点惴惴不安:干嘛了这是,以前没试过啊,前方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嘛?

 

“29号桌在这里,祝您用餐愉快。”侍应微微欠身,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离开。

蓝河道过谢,一抬头,看到29号桌已经坐了一个人。

男人。

什么情况?

 

“呃,抱歉,我好像订了这张桌子。”蓝河礼貌地说,言下之意是兄弟你换一个位置。

“我也订了这个位置。”叶修看一眼铭牌,确认这是29号没错。

 

“咦,难道是餐厅搞错了吗?”蓝河下意识想问问前台,然而刚抬起脚步,又停住了,挠挠头说,“这位兄弟啊,我今晚相亲,就知道一个座位号,没别的联系方式,如果我换桌了,就找不到对方了,您方便转移个位置吗?”

 

“呵呵,这么巧吗,我也相亲,也只知道一个座位号。”

叶修说完,两人面面相觑,气氛一度有点尴尬。

 

“小远?”叶修问。

“……叶秀?”蓝河开始怀疑人生了,自己老妈还真是好介绍啊,说好的北京户口的漂亮大姑娘呢!

 

“不是叶秀,我叫叶修,修远的修……”叶修哭笑不得,知道当中一定有人搞了个大误会。他指了指桌位,说道:“来都来了,别站着,坐坐吧。”

“哈,哈。”蓝河将“哈”字干巴巴地念了出来,坐下来略显拘谨。

 

“吃点什么?”

蓝河一边在心里吐槽两个大男人在你侬我侬的气氛中跟牛扒作战这种囧事,一边接过叶修递过来菜单,随便指了个套餐。

 

叶修似乎不怎么尴尬,很有礼貌地替蓝河将水杯加到七分满,随后干坐着,也没玩手机。

蓝河决定找点话说。

 

“听闻你也喜欢玩荣耀?”蓝河问。

“嗯,玩很久了。”

“在哪个区啊?”

 

蓝河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点儿得意,不是他吹,玩荣耀的不管在哪个区,铁定知道蓝溪阁这个三大公会之一,而他作为蓝溪阁的五大高手,说出去可是相当有face的。

 

“现在在神之领域,偶然会回第十区看看。”叶修回答。

蓝河一听就精神了,兴奋地说:“这么巧,我之前也在第十区啊!哈哈,那兄弟你肯定听说过我的名字!”

 

“嗯?”叶修来了兴趣。

“我之前在第十区的ID是蓝河,现在不用那个账号啦,大号在神之领域,ID叫蓝桥春雪!”蓝河自豪地报上名号。

“噗。”叶修想起什么,顿时笑开了。

 

这是他今晚第一次笑,笑容不夸张,眉眼舒展开,模样有一点点欠揍,挺好看的。

蓝河想:虽然大姑娘泡汤了,然而跟个帅哥共度七夕说出来也不错,不如好好享受吧!

 

“我的ID是君莫笑。”

“叫君莫笑啊,我回去加你……等等,叫什么?!”蓝河失声吼道,引来旁边桌子的人转头看过来。蓝河连忙冷静下来,压低声音问:“你、你你你你君莫笑三个字怎么写?!”

“就是在世界频道经常被刷的那种写法。”叶修同样压低声音回答,神色十分放松。

 

“……”蓝河三观都碎了,我的亲妈,你这是挖坑挖到地心,再亲手将亲生儿子推进去啊!

“呵呵,小蓝,好巧啊!”叶修心情很好。

“巧毛啊!”蓝河欲哭无泪,心想他是不是注定绕不开这尊佛了?

 

叶修在第十区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自己膝盖跪穿了无数次,而且披个马甲号当卧底都能被逮个正着,惨遭奴役,这让他之后提起卧底都有阴影。不过今天,这个阴影将被更大、更浓重的新阴影覆盖,那就是,以后提起相亲可能会萎……

妈耶,相亲相出个君莫笑,这跟草丛里跳出一个人喊“德玛西亚”有什么区别啊?换谁是当事人都得被暴击啊!

 

“一段时间没联系,蓝溪阁还好吧?仓库满了没?我帮你们清理一下?”叶修在熟人面前原形毕露,说话用上了平日的调调。

“想都别想!”蓝河咬牙切齿地回答。

“哎呦,这么凶。”叶修乐了,心想:这人在游戏里一碰就炸毛,现实里也不经逗,还蛮有趣的。

 

“叶神,原来你也有相亲烦恼啊?”蓝河震惊完了,将三观捡起来拼一拼,凑合着继续用。

“怎么没有?我妈套路可深!”叶修叹了一声,“幸好碰到你,不然今晚可就无聊了。怎样,吃完饭到网吧转一圈吧?”

“好啊!”

愉快制定了接下来的“约会”地点之后,两人都放松心情,有说有笑。

 

节日就餐人多,菜上得慢,但由于两个人一聊荣耀就停不下来,都没觉得等的时间长。

蓝河不怎么擅长用刀叉,凑合着使,但他注意到叶修的动作自然流畅,居然用点儿雅痞的味道。

 

等等,君莫笑大神不是最喜欢泡面吗?之前一起打本或者谈交易的时候,时间太晚了,偶然会听到他吸溜一桶泡面的声音来着。

好像不经意之间窥视到大神不为人知的一面呢,怎么办,有点小得意!

 

叶修将一块肉送进嘴里,抬眼看到蓝河神色生动,满脸笑意,显然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不由得跟着笑。

怎么办,虽然对方是男的,但这一场相亲很愉快……

 

饭后,两人当真找了一间网咖。

七夕节官方没安排活动,荣耀呈现出一片安宁,世界频道时不时刷过几句和谐的歌词:

“祝天下所有的情侣 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祝今天晚上的电影院和餐馆 全都没座位……”

 

刚刚相完亲、吃完饭的两人对视一眼,眼神里除开有些许不明显的尴尬,就剩下隐秘的高兴和庆幸。

两人谁都没问对方在哪里,也没说上游戏干什么,而是通过窥屏这种方式,不断接近,最终不约而同走到同一张地图。

 

“那什么……”

“这座山有个隐藏场景,去过吗?”叶修主动问。

“没有。”

“走着,带你逛逛。”

 

叶修对荣耀的地图,尤其是旧地图如数家珍,知道的隐藏场景比谁都多,比如这一处。爬到山顶之后,断崖对开是一片白茫茫的云海,很多人以为这就到地图边界了,其实不然。

 

“你先将身上的负重减到最轻……现在,我用抛投和落花掌送你出去,时机合适的时候,我喊你用三段斩接银光落刃。”叶修说完,也不给缓冲时间,君莫笑举起蓝桥春雪就往悬崖外面扔。

蓝河倒吸一口冷气——这要是摔下去,死定了啊!他全神贯注听,叶修喊三段斩的时候,几乎无缝接上!

 

蓝桥春雪“噗”一声坠入云海当中,却没有下坠多久,银光落刃实实在在劈到了东西!叶修紧随其后,用机械旋翼稳稳降落。

蓝河正要问四处一片白茫茫,有什么景,叶修在身边旁直接对他说,跟着走就行。

 

剑客紧紧跟着那花花绿绿的背影走,大约有一分钟,云雾变淡,四周能依稀看到景物。大约再走了十来秒,眼前豁然开朗,云雾散尽,露出一片山间的花田!

“卧槽!”

蓝河小声感叹一句,操控剑客走进花田蹦跶几下。这里的景色非常明艳,满地鲜花,绿树环绕,而背景是一片蓝汪汪的大海。

 

“那个断崖对开是海,在山脚下能看出来吧?离海岸不远有一座底部光溜溜的石柱子,爬肯定是爬不上,但可以从这座断崖跳过去,从顶上往下走。”叶修解释。

“厉害!”蓝河由衷地感叹,并毫不犹豫打开截屏插件,操控蓝桥春雪摆poss拍照。

 

“臭美。”叶修笑他。

“多难得啊,我自己一个人肯定上不来。”蓝河珍惜机会。

“以后想来喊一声呗,保证送到位。”叶修就说。

“那敢情好啊!”蓝河扭头,笑着说,“大神真够意思。”

 

“是吧,我也觉得。”叶修被这个笑容闪了一下,回头再看花田,竟然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了,好像在花田里拗姿势的剑客更有看头一点哈……

当晚两人差点玩了个通宵,第二天,父母问起的时候,蓝河一脸尴尬。

 

“别问了,总之一言难尽……”蓝河想象得到,如果老实说搞错性别的话,他妈妈那颗玻璃心肯定会咔嚓一声碎掉,而为了弥补,妈妈会介绍更加多相亲对象给自己试图挽尊,想想就可怕。

 

“那究竟有没有看上呢?”许妈妈穷追不舍。

“说了人家看不上我嘛!”蓝河给他妈妈顺毛,顺完毛之后,补充了一句,“不过人家很好,昨晚挺开心的。”

 

“真的没希望处一处啊?”许妈妈觉得可惜,作为妈妈,她听得出来儿子对这位相亲对象应当是满意的。

蓝河只是笑。

 

叶修那边当然也接到了询问情况的电话,他一手拿手机,一手伸了个懒腰,回答说:“挺满意的。妈,之前你说过,见面之后有什么想法都随我,这话算数吗?”

“算,肯定算的。”儿子一句“满意”让叶妈妈惊喜不已,不过叶修马上泼了一通冷水。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牵线的,好像闹了点误会,小蓝……小远性别为男。”

“……”

 

“但是我看上了,想试一试。谢谢妈。”

叶妈妈久久无语,叹了一口气。

 

“他挺好的,我们在游戏里早就打过交道,改天带回家给你瞧瞧。”叶修说。

“人家答应了?”叶妈妈只好这样问。

 

“还没,这个不急,反正在荣耀里他绕不开我。”

不知怎的,叶妈妈愣是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点“腥风血雨”的感觉,不禁又叹了一口气。

 

“你说相亲找个人过下半辈子,只是不想我老了寂寞,也没有别的附加要求对吧?”叶修笑了笑,“这件事现在有点眉目了,开心点啊!”

“难怪你爸见过那么多风风雨雨,还是受不了你,你这孩子,说话真是……”叶妈妈教养好,半天没将形容词说出来,换个直爽点的人,估计要大大声声补一个“欠揍”上去了。

 

“谢谢妈。”叶修再次正色说。

 

❀❀❀

 

蓝河最近有点发愁,那个叶修啊,在乌龙之夜过去之后,总是在自己身边神出鬼没,似乎在自己身上装了定位仪一样!闹得堂堂蓝溪阁高管一不敢参与抢野图BOSS,生怕暴露位置,二不敢在地图上跟人打打骂骂,怕毁形象。

他谨言慎行,夹起尾巴过日子,有点憋屈。

 

他也没搞懂自己为什么希望在大神心里留一个好印象,自从在三次元有过交集之后,他好像对君莫笑的敬仰程度加深了,闲着的时候,会不自觉在网上翻叶秋的相关讨论帖,看着看着,又觉得自己好傻,点叉叉关掉。

叶修偶然会在半夜三更拉他逛地图,蓝河便开发了好多隐藏场景,但他一个人都没告诉,自己暗搓搓建个文档记录下来。

 

后来,叶修带领兴欣战队重新杀回联盟,在游戏里浪的时间少了许多,但一直跟蓝河保持联系。原本说好,退役之后找个时间,到蓝河那边小住,然而家里的床还没捂暖,就被老头一脚踹出来率队参加世邀赛了。

 

“哎呦,累啊,关键是菜不合胃口,泡面也不是喜欢的味儿!”叶修抓紧机会抱怨。他在异国他乡跟蓝河视频,身上很不讲究地披着一件浴袍,松松散散,似乎动作大一点就会散开。

“自己开小灶?”蓝河暗搓搓截图保存。

 

“这边的蔬菜和肉跟国内好像不怎么相同……反正买回来也没时间煮。我当时应该以领队的身份,强烈要求带一个秘书!”叶修后悔,当时要是想得到这一点,强行将蓝河拎上,以改善队里伙食,说不定有利于提振士气呢。

 

“哈哈哈,回来大吃特吃,现在先憋着,拿个冠军再说。”蓝河丝毫不怕这些话会给叶修带来压力。

“呵呵,小蓝同志站着说话不腰疼。”叶修弹了弹烟灰,“说好了啊,拿到冠军回来,我要去你家蹭饭。”

注意,是“家”。

 

“……行啊。”蓝河摸了摸鼻子,笑着答应了。这句话来得有点突然,他有点不好意思。

“当然,也随时欢迎你来我家。”叶修说。

 

距离相亲已经过去好长一段时间,这段期间,他们不断尝试,不断加深了解,关系也越来越紧密。

聊得正好,这时却传来敲门声,叶修啧了一声站起来。蓝河从视频里清晰看到,这人松垮垮的浴袍下面那条饱满的黑色内裤……

擦!

 

蓝河正犹豫,该不该出声喊叶修先穿好衣服再开门,却看到叶修走到床边,一扬手脱掉浴袍,套上T恤和裤衩,才趿着拖鞋去开门。

蓝河心里万马奔腾,脸上红得要滴血——叶修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嗷嗷嗷嗷嗷嗷!!!

 

“搞什么啊,这么久都不开门。”来人抱怨。

“视频呢。”叶修回答,“有什么事?”

“嗳唷,跟谁视频啊?”显然来人比较八卦,没说正事,先探听领队的私生活。

叶修没有隐瞒,大大方方地说:“跟我相亲对象。”

 

“卧槽!”

来人吼了一声,伴随这一声吼,是从音响里传出来的,蓝河那边打碎一个杯子的脆响。

 

“怎么了?”叶修连忙问蓝河。

“没、没……我手滑、嗯,手滑。”蓝河惊魂未定地回答,声音气弱如丝。

 

“卧槽卧槽!”来人再次大吼,“怎么是个男的?!”

“……”蓝河心想:完蛋,对人家的精神世界造成了完美的二连击!

 

“是啊,男的,不行啊?”叶修却很淡定。

“还只是相亲阶段……吧?”来人试图挣扎。

 

叶修摸了摸下巴,转头对着麦说:“小蓝啊,可以说已经是男朋友了没?”

“妈呀!!!”来人等不及蓝河的回答,尖叫一声跑出去广而告之。

 

“你……”蓝河似乎被一道惊雷劈中了天灵盖。

“可以吧?”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执着地问。

可以吗?废话!

蓝河一咬牙回答:“可以!”

 

“那行……等等你们干什么?”叶修叫了一声。

随后,蓝河听到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各种熟悉的声线说话了,他努力辨认一下,内容大致如下:

 

“老叶脱单了?”

“不是脱单的问题,而是性别啊!”

“性别才不是问题,物种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老叶在世邀赛这么重要的时候脱单?还怎么聚拢人心啊!”

“哈哈哈哈听到没有,这是单身狗的悲愤。”

“嗯。”

“嗯什么嗯……卧槽我想起来了,你也不是!”

“……”

 

视频那边吵闹得厉害,蓝河听了一会儿,笑得开怀。

 

虽然那场相亲是个乌龙,但古语有云,上错花桥嫁对郎,相亲性别搞错了,却谁说不会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后记.

叶修一生接受过无数次采访,其中非常经典、让人津津乐道的一句话是:如果爸妈突然来了灵感让你相亲,不妨去瞧一眼,说不定有奇遇。

无数人问过,你一定有过奇遇,才站着说话不腰疼吧?!

叶修便很老实地回答,是啊是啊。

 

……揍他啊!


Fin.

——————————

大家七夕快乐!

⁄(⁄ ⁄•⁄ω⁄•⁄ ⁄)⁄



评论 ( 72 )
热度 ( 1430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