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虫脑 · 番外之一

  •  @霁雨醉尘 阿霁生日快乐嗷!这是你要衬衣防皱夹~虫脑收到的第一张图是你画哒,所以干脆用了这个背景(¯﹃¯)


  • 番外的时间线是:尘埃落定后,所以含了一点点剧透!


番外 · 之一


叶修抱着被子侧卧,蓝河跨过他下床,在地上散落的衣物里找到自己的平角裤穿上,随后走去洗漱。片刻后,他一边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脸上的水痕,一边无奈地问:“祖宗,起床没有?”

“没有。”叶修翻身仰卧,视线锁定在蓝河身上。

闻言,蓝河走到窗边,刷一声拉开遮光窗帘,让阳光倾泻进来,催促道:“太阳都快下山了,快起,说好的带我看歌剧呢!沐橙姐和沐秋哥都看过两场了!”

“我腰疼。”叶修闭上眼,明摆着要赖皮。

 

蓝河气结,跳上床,压着他的双肩,恶狠狠地问:“腰疼是吧?”

“嗯嗯。”叶修点头。

“我还起得来,你疼个屁!”蓝河翻了个白眼,掀开被子,目光在男人的躶体上逡巡,意料之中的,昨晚恶意弄上去的痕迹一个都没找到——叶修那变态的恢复能力,让他拥有一副无数人羡慕妒忌的完美躯体。

这人先前总是嘲笑蓝河的静息辅能力适合偷鸡摸狗,而基于此,蓝河也终于寻到法子回怼了,那就是叶修的恢复能力简直是浪荡男子的偷情福音!

只是蓝河每说一回,叶修都会身体力行地告诉他,没有偷情,我的精力都用在你身上了。

气死人真是。

 

“你不起,我自己出去玩了啊。”蓝河见搬不动叶修,只好下床找衣服。

所有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两人干脆请了三个月长假,打算好好休息的同时,补一个蜜月。

长假的开始定在一个海岛。两人到岛上已经两天,却一步没有走出房间。叶修将之前的话贯彻落实到了点上,蓝河被艹得几乎崩溃。

经过那一遭,叶修心底一直藏有惊恐,蓝河知道他在用这种方式发泄出来。想来虽然不是他的错,但毕竟是自己惹对方如此担心,也就认了,纵容叶修的“报复”。

然而再怎么说,做也得有度啊,难道三个月都要在床上过不成?蓝河打定主意,今天开始,无论如何都要将人拖出房间,不许胡来!

 

蓝河从衣柜里翻出一套正装——海岛正在举办歌剧嘉年华,主办方之一还是叶修的弟弟,蓝河听到这件事之后便来了兴致,催促叶修带他来看看。

试想一下,将歌剧跟叶修摆在一起,场面一定很美!

他刚穿完上衣,准备套西裤,叶修喊住他:“蓝哥,你穿正装可不讲究啊!”

蓝河疑惑地回头看。他穿衣的标配是T恤休闲裤,对正装确实没太多研究。

“之前在流离之地就想提醒你,不过想想那边应该买不到这玩意,就算了。”叶修终于舍得从床上爬起来,一边说一边在行李箱夹层抽出一串东西。

 

“这是什么?”蓝河拎起一条,发现是一个软皮做成的圈,上面有三根巴掌长的细带子,带子另一端都有夹子。

有点像超级低配版枪套。

“衬衣防皱夹。”叶修懒洋洋地说,将手上另一条防皱夹松开,蹲下身,套在蓝河一条大腿的根部。

蓝河的腿型很好,笔直,远看赏心悦目,近看的话,尤其是摸上去,能感觉到柔韧但充满力量,叶修的一半的情难自禁要怪罪在这腿上。这不,如今名义上帮忙穿防皱夹,实际上,手已经按捺不住了,沿着腿根一下下揉捏。

 

“……”蓝河咬牙切齿地说,“叶!修!”

“嗯?”叶修仰头看他,神态无辜。

“你!的!手!”

叶修笑笑,从善如流地放开,又绑带上另外一根,然后将两条防皱夹一共六根细带子夹在衬衣下摆,将衣服拉平整。

 

“喏,衬衣得这样穿。”叶修退后两步,坐在床上,双手往后撑,用一副懒散的姿态打量眼前的人。

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衬衣,深蓝色的平角裤几乎被衬衣下摆挡住,箍在大腿根上的软皮防皱夹与白皙的肤色形成鲜明对比。

真好看。

叶修的视线停留在防皱夹上,久久流连。

 

蓝河一开始觉得新奇,蹦跶几下,发现无碍于行动。他想象了一下,自己衬衣笔直四处走动,眼睛那一道功勋之疤引来无数隐秘的打量……帅气极了!

他开心地穿裤子,刚套进一个裤腿,又停下动作,问还有没有防皱夹。

“没有了,就带了一对。”叶修回答。

“那你呢?”蓝河问。

“我随意啊,不想穿正装。”叶修打了个呵欠,“我还想睡呢!”

 

“……怎么这么懒!”蓝河将西裤踢掉,三两下解开自己防皱夹,从软皮圈从腿上撸下来。

“累了二十几年啊,总要让我好好歇一歇吧!”叶修理直气壮地说。

“我想看你带这玩意!”蓝河蹲下,也没管叶修同意不同意,直接将防皱夹套在叶修的大腿根上,一直往上推,直到绷紧。

“啧啧。”叶修没反抗,由得他折腾,甚至听话地被套上一件衬衣。

 

蓝河走远几步,只看了一眼,喷笑的同时脸红了。靠,男人懒洋洋地坐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一件衬衣,一条平角裤,一对防皱夹……就跟某种制服诱*惑现场一样!

蓦然想到自己刚才也是这副模样,而且被叶修打量了好一会儿,蓝河的脸皮就挂不住。

“这玩意太邪恶了!”

“哪有,好东西啊!”叶修就笑,招招手,“帮我解开,系着不舒服。”

“噢……”蓝河原地晃了一会儿,欣赏够了,才在男人无奈的目光中走过去。

 

他第一次接触防皱夹,一下子没找到正确的解开方法,刚才都是直接从腿上撸下来了,这一次,不由得凑近观察,打算琢磨一下怎么松开比较好。

他一心顾着防皱夹,没注意到脑袋几乎顶上叶修腿间那一团了。

叶修的呼吸稍微有点不稳,低头看到蓝河的额头将将停在自己的平角裤上方,忍了又忍,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伸手扣着人家的后脑勺,轻轻一压,同时说:“蓝河大大,再来一次呗?”

 

蓝河,在额头触不及防贴上一个滚烫物体之后,终于完成了狂化。

假装被狂揍一顿的叶修:洗漱去咯~~~


Fin.

——————

致所有催更:今年会写完第三卷的嗷嗷嗷嗷!!!

评论 ( 48 )
热度 ( 335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