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猫咖 Fin.

* 猫妖蓝开猫咖,被叶叶逮住的故事。
* 下午小甜品~


“蓝桥猫塔”这间猫咖,在吸猫界也算老字号了,据闻店里的猫特别有灵性,而且大多镜头感贼好,客人随手就能拍出许多所谓“大片”。
陈果是重度猫控,实名认证那里的猫星人超级好,于是,在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她带上苏沐橙和唐柔,准备到蓝桥猫塔聚众吸猫。
叶修原本没有兴趣,听到店里有一只非常漂亮的蓝色眼睛的白猫时,一改懒洋洋的态度,立刻跟着三位美女出门了。

“你居然会撸猫?”陈果惊讶得不行。
“他在山上修炼的时候,养过一只小白猫哦。”苏沐橙笑眯眯地说,“吸猫成瘾年限说不定比你还长呢!”
“看不出来呀。”唐柔一双杏眼充满好奇。

“我那不叫撸猫……”叶修有点无奈,“那只猫资质不错,本来想养着当灵宠,没想到跑了。”
“你来养,别说猫,老鼠都得跑!”陈果找准了机会奚落人。
“喂喂,我可没有亏待猫,好吃好喝供着呢,相处很愉快的!”叶修替自己喊冤,表情不像在说灵宠,有那么一点耐人寻味。
苏沐橙看着,若有所思:看来黄少天的话有几分道理,叶修哥和他那只白猫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呢!

蓝桥猫塔位于市中心一处街道深处,闹中取静,一楼跟普通的咖啡馆没什么区别。猫都在二楼。上二楼之前,需要阅读撸猫须知,上面明确写着人类不可以对猫咪做的事情,也列明猫咪接种了何种疫苗,上一次接种是什么时候,又何时进行了驱虫。
看得出来,这间店对猫和对客人都相当负责。

几人认真看完,才有店员拉开玻璃门,请上楼。他们在楼梯间换好消毒拖鞋,又用免洗消毒凝胶搓了手。
“好干净啊,我还以为猫咖都会有一股味道呢。”唐柔饶有兴趣地打量这个面积不大的房间。
这里空气清新,没有特意喷香薰,因为没有臊味。墙角的加湿器喷出轻缓的白雾,营造了一种慵懒的氛围。

人和猫的地盘各占了二楼50%面积,人的地方摆着桌椅,猫的地方则是各式猫爬架。没有放猫食盆,只有蒸馏饮水器。
大概有6、7只猫咪,正窝在各处懒洋洋地午睡,有一只布偶从四人脚边走过,试图溜出门口,被店员阻拦住。
这里没有人抢着抱猫,洋溢着一股安然的气息:人和猫和谐相处。

“这里的猫都给摸,但要轻轻地摸,给不给抱看主子的心情,我来过7、8次了,只有一次抱了一只英短十来分钟。今次我一定要打破这个记录!”陈果介绍道。她将包包塞进店员递过来的袋子,以防被猫咪抓花,随后迫不及待走去撸猫。
被她“临幸”的猫咪少有动作,依然懒懒地睡着,偶然甩甩尾巴。

叶修另有目的,环顾一圈之后,直接问服务员小姐姐:“听说这里有只白猫?”
“有的。”小姐姐四处瞧了瞧,“今天没有上班呢。”
“上班?”苏沐橙好奇道。

“对的,我们店里的猫,周一到周五会安排3天时间休息,不用接客哦。周末全员接客,周末过来看猫会比较齐全。”小姐姐好脾气地介绍。
“这么人性化,居然一周休3天,我妒忌了!”陈果嗷了一声,被她撸着的猫收到打搅,翻了个身,毛脑袋对着墙壁。

“白猫今天休息啊?”叶修再度确认。
“是的。”小姐姐开了个玩笑,“他很受欢迎,出场费贵,一周可能休7天呢,很少机会看到啦。”
叶修点点头,扫一眼店里的猫,笑了笑,没搭话了。

他这一眼扫过之后,店里的气氛莫名凝滞起来,原本安然熟睡的猫咪们不约而同打了个哆嗦,站起来,神色迷惘。
“哎,睡醒了!”陈果兴奋起来,摩拳擦掌准备拐一只猫抱起来。

“这里有古怪吗?”苏沐橙低声问。
叶修点了点头。店里禁烟,摸烟的手伸了一半便停下来。
“有危险吗?”唐柔问,眼睛关注着陈果那边,这人正跟一只美短“谈条件”,试图用猫玩具将猫咪引到怀里。
“没有。”叶修的神态十分放松,抬手朝某只猫招招手。那只猫顿时浑身炸毛,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怕却还是乖乖跳到他们这边,在桌面上抱手趴着。

叶修招呼道:“老板娘,这里有一只,过来吸吧。”
陈果高兴得不得了,啧啧称奇——这里的猫要不是强行抱上来,是不会主动跳上桌面的,更不会抢食,店里将他们喂得饱饱的,有时候客人特意买了小鱼干、猫粮都不吃。

三位姑娘被猫咪围绕,精神世界得到极大满足,而叶修一直打量这间店。

下午四点多,服务员小姐姐收到通知,店长过来了。她准备好化毛膏,待店长上到二楼的时候,讨好地递给他。
店长是个长相清秀的小哥哥,他出现之后,猫咪们像得到什么指令一般,纷纷从人类手底下逃开,团到他脚下。

“要喂脱毛膏啦,想拍照的快过来占位置。”店长小哥哥招呼一声,顿时,不仅是猫,店里的人类也围过去了,里三层外三层的。
叶修稍微挪了下位置,站起来靠在墙壁上,好看清楚被团团围住的店长。他看了几眼,笑了,是打算秋后算账的笑容。

店长小哥哥跟猫咪们玩得挺嗨,一只只喂化毛膏,还会照顾到在各个方位拍照的人,让猫咪朝向不同的人抢食化毛膏,以保证客人拍得高兴,吸得满足。
“好啦好啦,不能多吃,今天就到这里。”店长小哥哥收起化毛膏,一手抄起一只折耳抱在怀里,微微低头,听服务员小姐姐说事情。

他无意中看到还站着的叶修,顿时像被雷劈了一样,捏猫爪的手不自觉下了猛劲,捏得猫咪嗷嗷叫,挣扎着从他怀里跳走。
“我、我还有事,这个你跟二当家说吧。”店长小哥哥垂下脑袋,匆匆推门离开。

“店长怎么走这么快……”陈果看起来有点遗憾,“他很好的,时不时会举办关于猫的讲座,提的建议很实用,比宠物医院靠谱多了,还想介绍他跟你们认识呢!”
叶修坐回来,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木桌,笑着说:“有机会再见的。”

一直到叶修四人结账离开,店长小哥哥都没再出现。
夜深了,市中心像沉睡的钢铁森林,明月高挂。在这时候,一条鬼鬼祟祟的人影从后门溜进蓝桥猫塔。

猫咖在夜晚是猫的世界,这里所有门洞开,不对外开放的三楼也不再锁上。
猫灵活地在猫爬架和楼道里追逐打闹。如果有客人见到,肯定要疑惑了,因为这些猫,居然不是白天看到的那些高贵宠物猫,几乎都是田园种!
他们变了个样子!

见到有人进来,猫咪们也不怕,依然自己玩自己的。
来人正是店长小哥哥。

有一只胖橘蹭到店长身边,讨好地说:“蓝河啊,我明天不想上班。”——猫居然说人话了!
“哪里不舒服吗?”店长蓝河没有惊讶,反而蹲下来试图给猫咪检查身体。

“没有,不想被摸而已……你看,店里这么多猫,不缺我一个啊。”胖橘说。
“那不行,不能偷懒。”蓝河没有同意请假,“既然签了合约,我给你提供庇护的场地修炼,你就得遵守规矩,每周上够工时。”
胖橘闷闷不乐应了一声,跳上猫爬架,追着另一只猫跑了。

“逼我们上班,哼,他自己怎么不接客,哼!”胖橘跟一只花狸猫咬耳朵。
“谁让场地是人家提供的呢。”花狸猫舔着爪子,“人家能化人,你行吗?不行,别BB。”

一屋子猫言猫语蓝河都听见了,但没有在意,就在此时,他忽然消失了,上衣和裤子空荡荡地从半空掉到地上……好像盖住了一团什么。
片刻后,一只浑身雪白的猫咪从衣服里钻出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还是这样舒服……喵???”
蓝河浑身僵硬,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原来是有一只手,温柔地捏住了他的后脖子,随后另一只手抄住他臀部,将猫抱了起来。

“……叶修!!!”蓝河嗷了一声,可是被捏住后脖子,本能反应不敢动。
“嗯,是我。”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他抱猫的手法娴熟,显然是位资深撸猫人士。

“放开手!”蓝河不自在地踢了踢猫腿子。
“可不行,放手你就跑了,不能让你跑第二次。”叶修捏着人家后脖子的手指,正轻轻揉捏着,力度控制得刚刚好,能让猫咪觉得舒适。
蓝河理亏,在男人怀里缩成一只猫团子,用爪子抱着脑袋,试图逃避现实。

“哪天没用仙草灵丹喂饱你,你这没良心的居然逃跑……”叶修说着觉得气,干脆弹了个脑瓜崩,当然力气小得很。
闻言,猫耳朵抖了抖,发出一声细微的叫声。
“什么时候学会化人的?还挺利索啊,没留着耳朵尾巴。”叶修摸了摸猫咪顺滑的毛毛,叹口气,换了一个正经的语气问:“为什么离开?”

蓝河没吭声,奋力从怀抱里挣扎,待叶修松手之后,纵身跃到猫爬架顶端,不安地挠猫抓板。
叶修很有耐心地等。屋里其他猫早躲到别的楼层了。
蓝河抓了一会儿,又跳上墙壁的爬架跑了一圈,最后落到叶修的肩膀上。
叶修依然没有催促,用修长的手指,闲闲地挠猫下巴玩。

终于,蓝河肯说话了,低声道:“因为你说……要双修……”
“嗯,双修,所以呢?”叶修问。
“我修为太低了!”蓝河的爪子不断小幅度抬起,轮流踩着叶修的肩膀,“你跟我双修,一点好处都得不到!”

“……我跟你提双修,又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叶修无奈了。
“可是我在意。”蓝河的脑袋垂得很低,“你给予我太多了,本就无以为报,还用双修耽误你,我、我做不到。”

叶修愣一下,笑着问:“小蓝,你在我孑然一身的时候出现,在那荒山陪了我整整十年,还觉得只是我给予你吗?”
蓝河一愣。

“仙草灵丹太多,在我眼里真的不值钱,除开这些,我还给你什么了,嗯?”叶修锁着猫咪一双前爪,提到怀里抱着,“说这些怪肉麻的,但不说清楚,你这芝麻大的脑子又转不过来。”
“我的脑子才不是芝麻那么点大!”蓝河抗议。

“好好好,那就核桃那么大……咳咳,就是你陪着我,这已经很好了,哥也不打算换个人或者灵宠陪,懂吗?就想要你来着。”
言下之意,就是成为伴侣。再直白点,就是喜欢。
“……”

“我不跟你双修,还找谁去?一辈子打光棍吗?”叶修敲了敲猫脑袋,“不问清楚就跑,吃不少苦头吧?瘦得就剩一把骨头……”
蓝河因为这番话而颤抖起来,毛脑袋一个劲拱进叶修怀里,显然感动的同时觉得没面目见人。

“别跑了啊。”叶修捏捏肉垫,他记得,这猫的肉垫是粉色的,让人特别……有食欲。
猫咪用力点了点头。

“话说,你会化人,那是不是可以双修了?”叶修忽然问。
“咪?!”蓝河顿时炸毛,“不啊,我、我我我没准备好……我还不会功法……”
“这个好学。”叶修呵呵一笑,抱着猫咪扬长而去。

蓝桥猫塔其他猫咪:老大被掳走了喵!……那是不是明天不用上班接客了?
喵耶!

后记.

名为蓝桥猫塔的猫咖多了一位店长,那家伙一不会泡咖啡做软饮,二不会烤布丁做蛋糕,他只管猫咪,凡出没之处,店里大猫小猫没有敢造次的。有空的时候,他就坐在吧台,眼神轻飘飘地落在另一位店长小哥哥身上。
有时候店长小哥哥不在,他就找个角落舒舒服服窝着,怀里多半会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咪。
一人一猫,安然度过时光。

顺便说一下,自从新店长出现之后,那只原本非常受欢迎的白猫再也没有“接客”了,他成为新店长的私人专宠,就是店员都不允许碰。

小剧场.

“蓝啊,猫咖这个想法挺好的。猫妖开猫咖,稳!”叶修眯着眼,手指正在挠挠猫咪柔软的肚皮,“但是我就想问问,你被多少人摸过?”
这个问题令蓝河遍体生寒。

“被多少人抱过,嗯?”叶修继续问。
“没、没多少,我很少坐班……就偶、偶然出现一下……”蓝河知道在劫难逃,身体压低,静悄悄地试图溜。

叶修一手压着猫咪的后背,继而将猫咪抄了起来:“咱们修炼去。”
“修什么啊?”蓝河瑟瑟发抖。
“水诀,我看中一处寒潭瀑布,挺不错的。”叶修道。

“别啊!!!”蓝河一听,魂都飞了,猫怕水,更怕冰冷的水,在寒潭瀑布学习水诀,九条猫命都不够死啊!
“那就回浴室双修,你挑一个。”叶修人性化地给出第二个选项。

“能没有水吗?!”蓝河绝望了。
“呵呵。”

被淋成落汤猫的蓝河内心充满了悔恨:成也猫咖,败也猫咖!

Fin.
——————
又名,当蛋总在撸猫的时候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文中关于猫的工作制是真的,也提醒各位猫奴理性吸猫,一定要去那些干净的,对猫友好的店!
此外,今晚还是会正常更underworld的,撒糖正剧两不误,求关注啊!

评论 ( 42 )
热度 ( 1122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