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14-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14 - 】蓝河不知道自己成为了一枚筹码,被运用到博弈之中。


“真的有用吗?我是说,巡逻队。”苏沐橙提出疑问。

“说不定呢?第十区的人还没见识过巡逻队,而联盟来的人对巡逻队有一定的信任基础,这群人再不顶用,收拾好仪容到街上走走,好歹也能看嘛。”叶修收回目光,坐回办公桌后面,又说,“蓝河的脑子灵活,知道去贫民窟容易收买人心,我挺有信心他能搞出一支真正的巡逻队。”

“那我们拭目以待咯。”

 

苏沐橙递给他一张用塑料袋套着的小纸条,“安文逸在解剖一具尸体的时候发现的,可能是魏琛藏进去,给我们传递消息。”

“字跟鬼画符一样,肯定是他了。”叶修扫了一眼,“尸体在哪里发现的?”

 

“灰巷区。”苏沐橙回答,“按照你的吩咐,我们最近尽可能地收集无名尸体,解剖发现,部分尸体可能进行过器官移植手术。”

“什么器官?”

“目前还没确定,事实上,他们身上大部分器官都被摘了,安文逸只是通过化验,推敲出死者生前服用过相关药物。”苏沐橙说这番话的时候,出奇淡定。

 

“能确定身份吗?”叶修问。

“组织非常谨慎,没有留下能识别身份的东西。第十区又缺乏监控,找不到抛尸的人呢。目前唯一的收获是,一名死者脚踝上有一个纹身,通过它或许能查到一点东西。”苏沐橙歪歪头,“我想申请求助张新杰,第十区只有安文逸能解剖,他忙不过来啦。”

 

“好啊,你联系他,还是我?”

张新杰是联盟最优秀的外科医生之一,在医学协会有一定话语权,想要人找他准没错。

“我吧。他跟你一样是大心脏,你们聊天谁都不让谁呢。我去卖个萌,说不定他更乐意帮忙。”苏沐橙这话不是没有根据,反正叶修刚来第十区的时候,曾向他要过医学人才,两人谈了半天,居然没谈拢。

 

“好办法。”叶修笑笑,“辛苦你了。”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呀?”

“先搞清楚老魏这个传话是什么意思,‘精神活性药物’范围太大了吧?”叶修扬了扬苏沐橙交给他的纸条,“普通的,烟和酒,不普通的,du品、抑制剂、兴奋剂……这老家伙多写几个字要死啊?”

 

“他能写出来精神活性药物,我都觉得挺神奇的。”苏沐橙笑了笑,“这件事你自己烦啦,我刚才是问,人口普查之后还有什么打算。”

“这个啊,没有了。”叶修往椅背上一靠,“饵已经抛出去,我在岸边看着就行。”

“果然是大心脏呀!”

 

要说苏沐橙最欣赏叶修哪一个模样,绝对是现在这一款:胸有成竹,既光明磊落,又挖坑无数,能整得谁都没有脾气。

这么优秀的人,在联盟必然是个风云角色,只可惜被那伙人早早逼离了权力中心,窝在第十区这种地方……

她低低叹一口气。

 

“压力很大吗?怎么都叹气了!”叶修关心了一句。

“没有没有,我忙去啦。”苏沐橙挥挥手,没有解释,一边在手机里翻张新杰的电话,一边走出门口。

“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叶修显然猜到苏沐橙叹气的缘由,笑了笑,低声自言自语。

 

此时,窗外传来稀稀落落喊口号声,不整齐就算了,尾音居然还拖得“一波三折”,听得人止不住尿意。

叶修刚想推开窗户挤兑一下,口号声蓦然整齐洪亮起来!

想来肯定是小教官使了点手段教训人了。

 

叶修想了想,开始打电话,几乎用了一整天时间扯皮,问联盟各区管理要失踪人口名单,同时打听有没有出现大宗违*禁*药*物的买卖。

前者大家都乐意分享,后者牵连甚广,愿意共享资源的没几个。

 

“小事情上道啊!”叶修正跟LT区的负责人肖时钦要资料,“那个组织被我从第十区踹出来之后,暂时不知道藏在哪里,说不定总部就在你LT区呢,哈哈!”

“别乌鸦嘴啊你!”肖时钦激动起来。

LT区管辖范围不大,经济发展远跟不上那几个大区,要是组织真的蛰伏在此处,动起手来估计要伤筋动骨。

 

“LT区有什么风吹草动我第一时间联系你。”叶修许下承诺,“我在第十区,手伸不远,现在就想搭建一个能联手的平台。”

“咦?”

“咦什么咦,那个组织开始做人体试验了!这意味着他们的研究至少到了成熟阶段。怎么,还不一窝踹,要等到人家从成熟走到成功再动手吗?”叶修点上一根烟。

 

“靠啊,我不知道啊!”肖时钦炸了。

“……不知道你还跟我共享资源?不错不错值得表扬!”叶修乐了。

“去你的。委员会那边知道这件事吗?哎算了,那群老家伙肯定知道,瞒着不告诉我们而已。”肖时钦一想到或许要生乱子,就愁得不行——和平稳定是发展第一要义啊!

 

“呵呵,委员会。”叶修笑了笑。

肖时钦被他笑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前辈啊,你动作这么大,委员会肯定有所察觉,你要怎么解释啊?”

“他们没能力管这事,我代劳了,这群老家伙哪里有底气问我要解释?”叶修淡定得很。

 

“他们向来脸皮厚啊,比你和张新杰、喻文州的脸皮加起来都厚!”以前的联盟四大心脏,肖时钦暗搓搓少算一个自己。

“那我还是要管。”叶修的声音平静下来,“如果真有这个时候……”

如果真有这个时候,不仅第十区,联盟也该变天了。

 

肖时钦叹气,又问目前掌握到那个组织多少资料。

“肖时钦,你家情报机构只中看不中用是吗?还是在套我话啊!”叶修哭笑不得,“算了,基础情况我让专人跟你对接,另外,我们掌握了一个……实验体,活的。”

 

“卧槽,那不得了,信息共享啊!”肖时钦兴奋起来。

“共享也是跟张新杰他们共享,你这没用的东西靠边去!”叶修怼他。

两人“友好”地协商了一些事项才挂电话。

 

显然,活的实验体就是蓝河,他不知道自己成为了一枚筹码,被妥妥地运用在第十区与联盟的博弈之中,还没心没肺地在草坪上,跟尚不成器的巡逻队闹成一团。

叶修站在窗边看他。

 

活这么久以来,叶修自诩还没利用过谁,刚才说出“我们掌握了一个实验体”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如果有可能,他并不想将蓝河推上风口浪尖,可偏偏他深知什么样的筹码最好使,想要快速说服联盟那群负责人配合工作,目前阶段,最省力的就是告知蓝河的存在。

 

被盯久了,蓝河感受到有视线在打量自己,便疑惑地抬头张望。

叶修推开窗,挥挥手跟他打招呼,嘴上那根烟的烟蒂被风吹落,散在空中。

 

“小的们,抬头看帅哥!”蓝河笑着招呼一声。

他当然没有告知巡逻队,这位每天进出都可能会打照面的男人就是君莫笑本尊,忍不住耍了个小心眼:这人就是君莫笑,你们不知道,我知道,哎嘿!

 

巡逻队大约被整怕了,早上喊口号都喊不整齐,如今听到这一句调侃,居然懂得下意识抬头齐声吼:“帅哥好!”

叶修一脸黑线!

 

“喊魂呢!……都累了,今天散了吧?我请吃饭。”叶修从楼上喊下来。

众人顿时发出抑扬顿挫的“啊——”的叫声,跟面条一样啪叽啪叽倒在草坪,显然都累垮了。

“我有说解散吗?”蓝河却冷酷地说。

 

草坪顿时鸦雀无声,有悲怆的情绪蔓延。

不等众人“揭竿而起”,蓝河又笑了:“行啦行啦,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准时集合。”

“啊!!!”鬼哭狼嚎的声音更大了。

 

最后,谁也不愿意出去吃大餐,一个个“爬”回宿舍,澡也不洗,倒在新床上就不省人事。

蓝河留下今天份的零花钱,以免这些人醒来没钱买吃的。关上门之后,随同叶修回家。

 

蓝河的性格里有一股执拗,即使已经“晋升”为“蓝教官”,回到家依然自觉保持男仆的身份,认真完成屋主最初的交待:洗碗、洗衣服。

这回轮到叶修不好意思了,提出要么轮流干活,要么堆着,等哪天兴欣的人看不过眼过来帮忙收拾。

 

“……我之前一个人住,也是要洗碗洗衣服的。”蓝河表示任务轻松。

“不用洗碗机吗?”

“贵啊,没钱买。”

“我让叶秋从联盟寄一个过来。”叶修说着,给弟弟发了一条短信,并且不断摁掉对方打过来的电话。很皮了。

 

蓝河就笑,他发现叶修在家里跟在外面对比,完全变了一个模样,有点任性有点懒,挺可爱的,甚至可以说,有点儿小孩子脾气。

这简直像打开一道新世界的大门,他都快记不起来,自己当初崇拜了那么久的臆想当中的君莫笑大神是什么样了。

 

就拿起床来说,在外面雷厉风行的叶神,早上居然赖床,似乎多睡那么十分钟,能醒脑提神强身健体一样!

以往叶修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睡得早的时候,尚能起得早,然而睡晚了,什么时候醒,当真自由随心。但如今,第十区的水刚被搅浑,得盯着水里有哪些“猎物”,他松懈不得,于是吩咐蓝河,每天喊他起床,准时到兴欣看情报。

 

然而这项工作……

蓝河摇头叹气:“太难了!”

 

两人日渐熟络,生活上也就随意起来,叶修赖床的欲望恢复回往时的模样——不起,就不起,没听到敲门声!

连续拍了好几天门板,蓝河恶向胆边生,开始“破门而入”。

 

擅自开门的第一天,确有奇效,门才打开一个小缝隙,叶修已经从床上弹了起来,一伸手从床头抽出匕首,要不是蓝河及时停下动作,下一秒估计匕首会架上脖子。

“嘿嘿,先生早,起床啦!”蓝河挥挥手。

叶修:“……”

 

擅自开门的第二天,叶修依然警觉,但反应不及第一天快了。接下来几天,他摸清楚蓝河的套路后,立刻采取“你开你的门,我赖我的床”策略,拒绝配合。

蓝河:“……”

蓝河:“你是君莫笑,别毁自己人设好吗?!”

叶修就懒洋洋地笑:“据闻有人早已幻灭过?”

蓝河扶额:“是我。”

 

两人斗智斗勇,每天早上都有新意思。

渐渐的,叶修的卧房对蓝河来说,失去了神秘性,他敲门、进门能够无比顺溜。而见多了叶修躺在床上看似毫无防备的样子,也渐渐的,学会了不客气。

 

“叶神啊,你每天早上的精力都集中在这里了吧?”蓝河指着叶修的裆部,故意调侃他。

叶修仰面躺在床上,眼睛眯着,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不解决一下?”

“解决什么啊……”叶修翻了个身,“Alpah信息素作祟,天天都这样,不能惯着。”

 

“那你不憋啊?”蓝河清楚叶修的日程,知道这位第十区的King、聚宝盆的地产商,虽然坐拥夜生活最糜烂的地方,私生活却干净得令人难以置信。

“我也不想憋啊,没机会嘛!”叶修闭着眼跟蓝河聊天醒神。

 

“第十区有各种各样的服务啊!”蓝河暗示道,“你不方便出面,我可以帮你带回来……”

没等蓝河说完,叶修连忙打断:“别费心了,我家教严,被老头子知道我那什么了,得立刻把我打断腿拖回家!”

 

蓝河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顿时好奇叶修的背景,但终归知道轻重,没有问出来,转了个话题:“你以后的伴侣会挺辛苦的吧?”

“怎么说话的?这又不是坏事……”叶修终于肯坐起来,扯了扯裤子,“被你说得我……啧,我去洗个澡,你先做早餐吧,要吃肉。”

蓝河比了个“我懂”的手势,像做了恶作剧一样,愉快地溜了。


TBC.

——————

嗷嗷嗷嗷嗷十二点前睡觉失败…………

评论 ( 54 )
热度 ( 35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