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15-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15 - 】君莫笑将一步步走到台前,收获属于他的荣耀。


巡逻队经过一段时间的非人训练,总算有点人样,站得直了,说话不再软了吧唧了。蓝河开始正儿八经地教他们如何有技巧地打架。

他从第十区摸爬摔滚出来,有自成一套的打架手段,再经过蓝雨训练营的调教,用自己的话来说,“教你们的都是精华!”

 

他教得用心,巡逻队的小年轻们学得也用心,很快懂得学一反三。

第十区的人打架最不要命,歪门邪道特别多,对练的时候,蓝河偶然会被“阴”到。

没办法,一个人拉扯14个人,三头六臂都会有顾不上的时候。

 

叶修见他今天要贴药膏,明天要揉铁打酒,干脆叫包子有空的时候也去帮帮忙,消耗一下小年轻们的精力。

包子打架没有套路可言,一些怪招,有时候连叶修都防不胜防。

就这样,每次蓝河挨打了,叶修就戳包子过去找回场子,形成一个和谐的循环。

 

当然,有时候叶修手痒,会亲自下场。

小年轻们莫名其妙地怕他,可能第十区很少Alpha,这群Beta对他有种深植在基因里的畏惧。

他也没让人失望,一出手,就能让对方哭爹喊娘。

 

这伙人聪明,被叶修教训几次之后,耍手段了,怂恿他们的小蓝教官跟叶修切磋。

“你们这么看我不顺眼吗?想我上赶子找死?”蓝河怒了。

 

“老大干翻他!”巡逻队员们吼道。“他”当然是指叶修。

“不干!”蓝河有骨气得很。

“来啊。”叶修确是笑着招手。

“……”骑虎难下。

 

蓝河硬着头皮走过去。

叶修等他走近,轻声说:“我放水,不怕。”

“……不,”蓝河不干,咬着牙关,“要打就认真打!”

叶修挑挑眉,应了。

 

蓝河以为自己好歹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对上叶修,至少会比巡逻队这些人撑的时间长一些,说不定还能让君莫笑大大吃点苦头,没想到,不放水的叶修太强了,出手极快,角度刁钻,体魄强健,也没过几招,被人家干脆利落地摁在草坪上。

反剪双手的姿势。

 

蓝河:“……”

卧槽,以后在巡逻队面前还有威信吗?!

 

蓝河的脸颊贴着草坪,被草尖儿刺得有点痒。叶修手劲太大,像是钢筋捆着他,暗暗使力完全挣脱不开!

叶修笑了笑,松了松劲,故意让蓝河双臂转回方便使力的角度。

 

这时候,蓝河哪里还顾得上放不放水的问题,面子都要不保了!他下盘使力,一扭身挣开叶修的束缚,半趴在地上,弹腿使出全力踢出!

叶修吹了一声口哨,居然蹲身举臂,用手肘硬吃了这一脚!

 

“卧槽!”蓝河惊叫一声。从脚踝传回来的痛感可以知道,叶修那边一定也很痛。

“嘶!”

 

果然,叶修疼得甩了几下手,抱怨道:“你人看着不壮,力气怎么这么大。”

“抱、抱歉!”蓝河连忙让他卷起衣袖,看看有没有肿起,又回头说:“你们自己练着,我先去帮修哥揉药酒。”

 

小年轻们一开始看到小蓝教官吃瘪,都暗爽着,结果一眨眼的功夫,听到他结结实实踢到了叶修,那一声闷响,让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果然教官都不好惹啊!

 

在办公室,蓝河帮叶修挽起衣袖,看到手臂上那一块红肿的时候,眉头紧皱。

“你随便后跳都能躲开了啊,硬接什么!”

 

只有两个人,叶修也不瞒着,实话实说:“给你面子啊。”

“你……”蓝河无话可说,将药酒倒在手上捂热,用力地揉。

脸上,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干嘛了这是?”叶修瞧他这样子就乐,但手上确实疼,蓝河揉得更加疼,又乐又疼,表情都有点扭曲。

“蓝哥爱面子。”蓝河闷闷不乐地回答。

 

“一开始说给你放水你不听……嘶,别使力了,真的好痛!”叶修连忙用另外一只手抓住蓝河的手腕,不让他继续蹂躏伤口。

这时候他坐着,蓝河站在他身前,正弯着腰,这个姿势导致两人的头挨得挺近。

 

叶修抬目,蓝河刚好看过来,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对上了。

蓝河气鼓鼓的,叶修的神色却挺欢乐,这一眼,两人心中都产生了奇妙的感觉:他因为我而气/乐?

……有点满足怎么办?

 

蓝河率先移开目光,再倒了一次药酒,一声不吭给叶修揉手,力气轻了很多。

叶修没有不好意思,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一直在打量蓝河,发顶、额头、眉毛、鼻尖、嘴唇、胸膛、腿……

有如实质的目光几乎将蓝河点燃了,他匆匆揉了几下,找个借口,慌不择路逃开。

 

苏沐橙听说叶修被踢了一脚,拿着小点心打算去慰问一下,推门见到叶修单手托着下巴,在沉思。

叶修很少露出这种神色,只有在发生紧要的事情,很不好处理的时候,才会出现。

 

“哪一边棘手了?联盟,还是组织?”苏沐橙关切地问。

“嗯?”叶修回过神。

“不是在思考这些事吗?”苏沐橙问。

“不是……”叶修沉吟片刻,又说,“不过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

 

“说来听听?”苏沐橙拉开椅子坐下,打开装小点心的罐子,放在桌子中央。

“我两次没控制住,对同一个人释放了信息素,这意味着什么?”叶修认真地问。

 

苏沐橙下意识想知道,对方现在跪了还是躺了,又蓦然想到,除此以外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对方没有感受到Alpha信息素的侵略。

如此一来……

“是蓝河吧。”苏沐橙用了肯定的语气。

 

叶修点头:“两次,居然两次……”

刚才蓝河帮他揉药酒,猝不及防对视之后,他的信息素疯狂涌出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信息素的存量有这么多……

庆幸蓝河作为Beta,对信息素并不敏感,如果他是Alpha或者Omega,估计场面会非常难以收拾。

 

苏沐橙捻起一块小点心,慢吞吞吃完,清了清嗓子,问道:“你介意伴侣是Beta吗?……好吧我觉得你不介意。”

“我还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叶修摊手。

 

“伯父伯母呢?有对你伴侣的第二性别立下规定吗?”苏沐橙又问。

为了得到优秀的继承人,有些名门望族会规定子女伴侣的第二性别,比如Alpha必须搭配Omega。

叶修却是说:“他们管不着。”

 

“那样的话,”苏沐橙笑眯眯的,“你要不要试一下谈恋爱?”

“???”叶修用怀疑的目光看她。

“信息素属于原始欲望的构成部分,对于选择伴侣,它比你理智更聪明、更准确呢。控制不住信息素,代表你的身体钟情于这个人哦!”苏沐橙说得非常直白。

 

叶修想了想,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抗拒过这人进入自己的私人空间。

“唔……”叶修屈指敲了敲桌面,“他的确不错,但是,要我动心可能还不够。”

 

“这么严格啊?”苏沐橙歪了歪脑袋,“明明身体都臣服了!”

“什么跟什么啊!”叶修就笑,“信息素归信息素,动心归动心,还差一点,他可以再努力一下。”

 

“他知道吗?”苏沐橙又问。

“……估计没察觉到。”叶修觉得蓝河对他没什么想法。

“行,我帮你打个助攻。”苏沐橙露出一个“一切有我”的表情,带上装小点心的碟子,飘然出门而去。

 

几天之后,蓝河就被苏姐姐请去喝茶了。

苏沐橙长得漂亮,比他见过的所有女性都美,他自然有点拘束。

 

“放松点呀。”苏沐橙笑眯眯的。

然后,蓝河就听苏沐橙用愉悦的声音,详细描述了这几天叶修的行程。

 

人口普查之后,第十区各种商会、协会、XX局如雨后春笋冒出来,打着管理的旗号争夺地盘,万一君莫笑真的成为了实权的King,这些地盘就是未来跟King谋划一官半职的本钱了。

对于请示过君莫笑才成立的X会X局,叶修并不理会,而那些“未经同意”成立的,基本都被一窝端了。

 

“他的胆子真是相当大,人家正在开会,他却施施然闯进去捣乱,兵不刃血将那些所谓负责人都放倒了……咦,不是哦,他很少亲自肉搏的。敢在第十区触君莫笑霉头,很大部分是Alpha。同为Alpha,在叶修哥面前没有胜算,他的信息素非常霸道呢。”

“你感受不到呀,我很难形容出来,唔,反正就是会让对方有冲动跪下来唱征服吧!”

 

苏沐橙的形容,让蓝河蓦然想到切磋那天,他们对视之后,叶修那目光。

“他是非常、非常优秀的Alpha。”苏沐橙强调。

“是,叶神相当了不起!”蓝河点头认同。

 

苏沐橙心想:说得这么坦然,这是有get到我的意思,还是没有get到我的意思呢?

不等苏沐橙继续说,蓝河又问:“话说,叶神亲自动手了?”

苏沐橙不假思索:“对呀,他不打算隐藏在幕后了,君莫笑将一步步走到台前,收获属于他的荣耀。”

 

苏沐橙微微一笑,眼里有复杂的光芒:“老实说,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TBC.

——————————

天天下暴雨,啊,而且是每逢上班下班就下雨!

有一丢丢发热,不知道是不是太潮了,身体在自动蒸发多余水分……

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

评论 ( 24 )
热度 ( 379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