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17-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17 - 】他们是人。


蓝河最终没有说想,依然是说,身体状况未知,不敢考虑这件事。

“我可不想祸害别人。”蓝河将自己埋汰了一下,“谁知道试验的物质会不会传染?亲密接触还是算了吧。”

 

当时叶修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一方面是蓝河没有明白自己的暗示,另一方面,当然是隐瞒了他身体的实际情况,并打算以此作为筹码跟联盟谈判一事了。

 

其实叶修最初没想过隐瞒,是安文逸提出来的。他认为应该尽量减少对蓝河的情绪刺激。

“关键在于,他开心还是担心,都无济于事。目前微生物只扎根在刺青的位置,没有越界,我认为这是一种成熟的控制手段——至少,在得到强刺激之前,它们不至于产生什么太坏的影响。”

 

叶修反驳不了安文逸的话。自己告知蓝河他被动了手脚的那个傍晚,蓝河哭得喘不过气的样子令他印象深刻。

无论是出于人文关怀还是私心,他都不希望这人再露出无助而绝望的神色。

那就瞒着吧。

 

由于赏花这一活动,第十区人气旺了些,联盟部分人放下了“第十区是垃圾堆填区和废物产生地”的固有印象,开始从一个新的角度认识这一片地方。

结合上阵子男性Omega遇害之后,君莫笑的雷霆手段,第十区很是吸了一波粉,狂热一点的,居然将第十区称之为“净土”。

所谓物极必反,令人啼笑皆非。

 

春花还没开败,联盟委员会预备会议召开,叶修带着一份体检报告,嘴里叼着烟走进委员会大楼。当然,还没走到会议室门口,烟就在工作人员礼貌的劝说下摁灭在垃圾桶上。

叶修出身名门,礼仪教育绝对过关,如果不是在第十区混久了学到坏习惯,那么这个举动,就是在释放一个信息:心情一般。含义就是:不要随便惹我。

 

聪明的人自然知道在会议上怎么做了,偏偏联盟多的是仗势欺人之辈,明明事不关己,还要凑上前讨嫌。

这种人,带头一个就是刘皓。

 

叶修现身会议室之后,仿佛踩到了他的尾巴,人家还没坐下,就阴阳怪气地打招呼。

“这不是叶哥嘛?我瞧瞧,几年没见,都瘦了啊!第十区伙食不好,怎么不找兄弟接济一下呢?”

 

叶修淡淡地看他一眼:“你是谁?”

刘皓被噎得不行,刚想喷回去是不是老年痴呆了,就听到叶修接着说——

“噢对,你是刘皓,这几年嘴脸长得更加不好看了啊,一下子没认出来,不怪我哈!”

黄少天已经不客气地笑出声了。

 

“你……”刘皓急着给自己找回面子,但叶修摆摆手,示意他听自己说话。

“陶轩没来,他的态度很明显了,不打算掺和,所以我奉劝你一句,等会儿少说话,不然回去不好交差。”

叶修说完之后,扭头跟旁边的人攀谈起来,不打算继续打理刘皓。

 

这人没奚落到,反倒自己被气得不轻,刘皓只觉面子大失,咬紧牙关保持表面上的风度。同时,他心里想:等着,我在委员会有话事权,制定提案的时候,一定让你和整个垃圾区吃不了兜着走!

 

叶修从未参加过委员会预备会议,当年他声望太高,一群老家伙担心权力旁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寻了个莫须有的理由,联手将他彻底挤出联盟的政坛。

这伙人从来不知道,叶修当年根本没有从政的念头,既然被挤走,家里老头子再也寻不着理由逼他进入这个圈子了,他便顺理成章离开,去到第十区,过自由自在的日子。

这件事说严重并不严重,就是某些人对此十分敏感。

 

首次踏入会议室大门,叶修依然觉得,这里不是他想待的地方,因此心情不好,跟往事无关,纯粹是手里的文件烫得几乎拿不住——那是第十区在这场谈判中最大的筹码,蓝河的体检报告。

刘皓自己要堵炮口,他便顺嘴回了几句,压根没有落他面子的想法,谁料被惦记上了。

 

很快,联盟主席冯宪君走进门,众人落座,记录员就位,会议正式开始。

叶修没有插手联盟事务的兴趣,兴致缺缺地旁听,熬了个把小时之后,干脆在纸上划拉第十区的工作计划。

 

委员会预备会议一般开三天,叶修不清楚什么时候话题才会搭到第十区上面,但也不急,有会议就过去坐着,散会之后,跟相熟的朋友吃顿饭,互相损一下,减减压。

终于到最后一天的下午,冯宪君咳了一声,说道:“本次会议最后一项议题是,关于第十区。”

 

没有后续,只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五个字:关于第十区。后面可以跟什么?比如关于第十区的合作事宜,关于第十区共同发展事宜,关于第十区的侵略事宜……

这五个字后面跟什么,就看接下来的讨论了。

 

冯宪君已经看向叶修,明显在示意他可以说话了。

叶修不虚,站起来施施然放下一个炸*弹:“我一直没搞明白,第十区现在又穷又破,联盟惦记它干什么呢?老冯,你们穷疯了吗?”

 

冯宪君:“……”

 

“如果没有穷疯了,为什么放养这么多年,偏偏要等我去到之后,才对它动了念头?是不是可以认为,提议联盟将手伸到第十区的人,纯粹是怕我?”

怕我拉扯出一股只听我命令的势力,反过来找联盟的晦气。

“如果真是这样,你们可以省点心了,我真没这个想法。说到底,我的户籍还在联盟呢!”叶修笑笑,“老冯,老家伙们的眼睛不好使,你应该还看得清吧?”

 

“谁让你的动作那么大?”黄少天嘀咕一句。

“这我就冤枉了,第十区原本好好地颓着,你们偏要邀请我参加什么会议。哥一穷二白,这不,为了说话有点底气,才万分不情愿地搞搞农业。”叶修直直看着冯宪君,“怎么一转头,就成为我的不是了?”

 

这番话太锐利,估计现场没几个人有明说出来的胆子,欣赏他的,都暗地里默默鼓掌了。

平时老是受委员会老家伙们的气,如今看到叶修明目张胆怼,爽得不行!

 

冯宪君头疼了,他真的特别不愿意跟叶修打交道。

还没等他开口,刘皓抢先一步说话:“冤枉的话,聚宝盆又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聚宝盆是怎么回事?”叶修看他,重复了一次问题。

“是!”刘皓下巴微抬,“聚宝盆搞了好几年吧?你在第十区,贡献不是挺大的嘛,君莫笑大神?”

这句大神就是讽刺了。

 

叶修面无表情,平静地回答:“第十区是人类的聚居地,人口99%以上为Beta,本地居民大约占七成,余下是从联盟或者别的地方……唔,潜逃过来的。”

有人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有的人还没懂。

叶修声音一提:“这些都是人,跟你我一样,是人。”

 

第十区生活的是人,人要吃饱饭,生活在安全的环境,进而迈入更高层次的需要,比如爱与尊重、自我实现等等。他们不是狗,更不是联盟的垃圾,发展经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用不着谁来审批,更不应该与叶修单个人野心挂钩!

叶修一句简单的“是人”,就将刘皓问话的丑恶含义充分暴露出来了。

 

“诸位知道什么是贫穷吗?”叶修继续平静地发问。

有人很给面子地摇头。

“以前我以为穷只是吃山珍海味与家常小菜的区别,到第十区,才意识到,穷跟命有关。”

 

叶修的声音没有波澜,似乎懒得动用情绪让这番话更富感染力。

“第十区,很多人为了苟活一天,将尊严都踩在地上,绝大多数人没什么出息嘛,只能出卖 身体,而且因为缺乏监管,什么买卖都敢接。联盟的人因为这些瞧不起第十区,觉得脏,但我相信你们都心知肚明,这些所谓肮脏的生意,80%以上的消费者就是联盟的人。”

 

“第十区的人,眼前没有选择,活着不敢有盼头,喘着气的每一刻,都是穷途末路。”

“我搞个聚宝盆,赚了点钱,将医疗系统建立起来,又聘任大量穷人搞卫生……我就想问,让第十区的居民有地方看病,生活环境清洁干净一些,碍着你们哪条神经了?”

 

叶修的语气有隐隐的愤怒。

换一个脾气冲一点的,说到这里,现在估计要掀桌了吧。

一席话,让会议室鸦雀无声。

对第十区的这番说明太聪明,立足点直接拔高到人的基本需要这一层次,但凡有人敢提出异议,都有违背联盟人文主义的危险。

 

“老冯,你们一开始打着什么算盘,可以明说了吧?”叶修坦然地问。

这句话的另外一种理解是:老冯,听完这番话,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可以不要提了。

 

冯宪君面带微笑,四平八稳地回答:“联盟对第十区抱着包容的心态,从来没有打所谓算盘。”

叶修笑了,夹枪带弹怼了冯主席一番,他自然明白该给台阶下,从善如流地问:“那接下来要讨论什么内容?”说着还扫了一圈旁听席,当年排挤他的人,都坐在那呢!

 

好歹进入正题,那名念提案的小年轻被叶修的气场压得挺不起腰,用蚊子叫一样的声音,念那份刚才改了又改,都要变成大花脸的文稿。

总结起来,就三件事。

 

第一,第十区必须交出联盟的通缉犯。

第二,第十区必须对联盟全面开放。

第三,第十区必须允许联盟的维和部队进驻。

 

叶修听完,呵呵一笑,反问了一句话:“必须?”

现场再度死寂。

“穷凶极恶的通缉犯,即使你们不要我也会挖出来送回联盟,但不是全部通缉犯。互通贸易可以,关税好商量,但权利和义务必须是双方平等,单方面开放就免谈了。至于最后一点,第十区有自己的巡逻队,出了事自然有人担着,你们不需要费心。”

 

“你放肆!”有人忍不住吼了一声。

“你还异想天开呢。”叶修好脾气地应了一声,语气类似于称赞,“第十区一穷二白,自然资源约等于没有,唯一还能让诸位惦记的,大约是低廉的劳动力。如果你们基于产业转移的需要,计划到第十区设厂……不好意思,哥敢保证,你们压不住这群打从会走路就学着打架的‘好员工’。”

 

“听说你在开垦荒地啊,招揽了不少工人吧,嗯?”有人阴阳怪气地说。

“是啊,你们压不住,但我压得住嘛!”叶修诚恳地回答。

“你……”

“都冷静一下!”冯宪君招呼助手给他倒速效救心丸,“会议暂停,休息十分钟。”


TBC.

——————

我就问一句,老叶帅不帅?

评论 ( 45 )
热度 ( 468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