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雨大 水浸街

《丹青不渝》打包中

看情况接校对~
15−20R/万字

叶蓝不拆,其他皆可。
要是自己写文写嗨了就不一定有时间owo

【叶蓝】underworld -19-

  • 非典型的:黑道paro、ABO、“主仆”。

  • 架空现实。

  • 在撒糖的过程中走正剧。


【- 19- 】仿佛天大的事到他这里,只需要轻飘飘几句话就能应付了。


说回叶修这边,司机的英勇帮他捣掉一个埋伏点,但不远处依然有枪口虎视眈眈。

这里已经在第十区,得益于聚宝盆的开发,第十区与联盟之间这段路并不荒芜,开了好些修车店或者旅馆。

 

他深知不能等,不然埋伏圈缩窄,自己只会更被动。于是他抽出手枪,朝子弹来处还击,趁那伙人躲避的时候,猝然从掩体后面冲出来,撞门冲进一间旅馆。

旅馆被提前“清场”了,老板倒在柜台后面。

 

在第十区对君莫笑动手,有胆子来的人不会多,不然总会有风吹草动,教兴欣的人提前察觉。而需要暴力清场,显然参与者话事权不高,也怂。

得出这些结论,叶修耐心地跟这伙人打埋伏,等候支援。

 

来的人经过挑选,都是Beta,他无法用Alpha强悍的信息素逼迫地方臣服,这有点棘手。

不过都是Beta,身体素质比不上Alpha,又让他占到了上风。

 

叶修与这群亡命之徒周旋,躲避子弹的同时,引诱对方接近,而后出其不意冒出来徒手搏击,将Alpha的优势发挥到极致——毕竟Alpha的攻击力远超Beta,结结实实挨上一拳,就是蓝河这种经过特训的Beta也要躺倒半天。

 

这是一群乌合之众,蓝河临时拉扯出来的那帮巡逻队员都比他们像样,面对叶修训练有素的攻击和躲避,他们就像沙堆积的碉堡,看着唬人,水一漫上来,就散了。

叶修觉得自己一人清场不是问题。

 

就是有一次,一个不要命的打算近距离引爆炸*弹,叶修躲避的时候暴露行踪,小腹一侧被子弹打中。万幸的是,子弹没有留在体内。

叶修扯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将伤口裹紧,扎了个死结,又充分利用对方以为他受伤之后会行动不便的想当然,“钓鱼”一勾一个准!

 

等兴欣众人赶过来,只看到满地哎哟惨叫的“活口”,叶修还挺得意地跟他们打招呼。

第十区巡逻队立刻将现场封锁起来,蓝河带他们训练有素地搜索漏网之鱼。

 

叶修被护送到中心医院,安文逸早已准备好手术室。

叶修惊讶:“啊,要进手术室吗?我挺好的啊!”

安文逸一针麻醉戳下去,让这人彻底安静下来。

 

即使亲眼看到叶修没有性命危险,蓝河仍旧胆战心惊。司机那一句喊到破音的“下车”,依然萦绕在耳边。

他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叶修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没有了君莫笑,还有谁可以镇得住第十区那帮刺头?田地里准备茁壮成长的向日葵苗和中草药苗会不会没人打理……

想这些有点懦弱,有点过度依赖,有点幼稚,但他真的控制不住。

 

蓝河怕得厉害,频频走神,差点被一个躲在门后的人爆头。巡逻队经过训练,有几个脑子灵活的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他们连忙将不在状态的蓝教官请到车上待着,以防在现场添乱子。

苏沐橙没有跟去医院,正在车上思考,见蓝河上车,便跟他说想法。

 

“这一次埋伏,肯定又为联盟抹黑第十区送素材了,仿佛看到媒体们正在摩拳擦掌。”苏沐橙叹口气,“我们大意了。”

蓝河低下头:“是我的错,巡逻队没有提前发现这次偷袭。”

苏沐橙惊讶:“怎么关巡逻队的事情啦?这里又不在聚宝盆!”

 

“你不要自责嘛,真要检讨,我们所有人都能为自己找到担责的理由。”苏沐橙微笑着安慰他,“更危险的情况,修哥都经过好几次,这一次真的不算什么。”

“……”

“与其担心他,我更在意如何收尾,谣言的力量很可怕的,第十区本来的名声就不好,加上这一桩,之前好不容易赚回来的印象分估计要没啦。”苏沐橙小小的叹口气。

 

“我们做一个解释?”蓝河没想到什么好方法。

“没有威信力的解释,说不定还能为造谣助威呢!人们大多懒得自己增添认知负担,倾向于相信一个简单的因果关系……不如这样,我们将那些活口移交给联盟审判吧,让修哥老老实实扮演一个无辜的参会人员。事态彻底复杂起来,联盟的判决也能给我们引开一部分压力。”

 

联盟每一次召开委员会会议,都会引起极大关注,理所当然地,会引致一些暗杀事件。对此,联盟专门有一部法律,保障参会人员的人身安全。

法律规定,凡威胁参会人员、对参会人员构成精神或人身伤害的,一律从严处置。

 

“第十区这些人等修哥醒来再考虑对策,联盟那边,先塞一块肉过去,堵上他们的嘴。”苏沐橙三两做下决定,并拒绝了蓝河押送“活口”到联盟的提议。

“这事谁来做,结果大不一样,交给我和方锐大大就行了。”苏沐橙意有所指,“你呀,去陪陪修哥吧,别让他一个人独守病房哟!”

 

清场工作一直持续到夜晚,确定没有藏匿起人员,尸体清理干净,才解除路障。蓝河赶回家熬了一锅粥,再赶去医院给叶修送夜宵。

不得不说,在病房门口,他有点惴惴不安。是叶修瞥见他的身影,在里面问是不是小蓝来了。

 

“叶神,你还好吧?”

躺在病床上的叶修,脸色比以往苍白不少,精神也有点不好,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麻醉药的锅。

 

“我真没事,你想想你当初,肚子上开了个窟窿,还不是照样跳窗爬树!”叶修笑道。

“我那是刀伤,创口很小,你这是一个对穿的孔!”蓝河感叹,这人的心真大。

“离远射的,改良 枪的威力不大,开孔就这么点。”叶修比划了一下,“我体质好,很快能愈合。”

 

蓝河沉默下来,垂着脑袋。

见状,叶修脸上的笑意隐去了,轻叹一口气,声音说得上温柔地问:“谁惹你啦?”

“你讨厌第十区吗?”蓝河却是问。

 

叶修挑挑眉。

“为第十区付出那么多,一个人顶了全联盟的压力,还没回到家,就被‘自己人’下黑手……”蓝河握紧了拳头,“你会恨第十区的人恩将仇报吗?”

 

“你啊,该敏锐的时候傻得厉害,不该敏锐的时候又想那么多。”叶修无奈地说,“你怎么想,是觉得我该对这样的第十区有怨言吗?”

蓝河皱着眉头。

 

当知道叶修被偷袭之后,他惊怕之余,更有熊熊怒火在心中升起,想揪着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傻逼狂揍一顿,还要臭骂,骂他们鼠目寸光,骂他们烂泥糊不上壁,骂到他们跪在叶修身前哭着求原谅。

这一股怒火无从发泄,他憋得厉害。

 

“我觉得,你应该恨的。”蓝河低声回答。这世界原本没有规定叶修必须为第十区鞠躬尽瘁,人家来了,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将第十区拉扯起来,结果遭到此种打击报复,是个人都该恨的。

叶修摇了摇头:“不值得。”

 

“不值得?”

“你自己分析一下。想跟我说的,不止这些吧?”叶修就笑。

的确,蓝河问叶修恨不恨,深究到底,不过是想当一回说客罢了。他在第十区长大,亲身经历着第十区的改变,深知君莫笑对第十区的意义,哪怕不仁不义,也不想君莫笑真的对第十区产生怨怼。

 

蓝河张了几次嘴,才将这番话说出来。

“我过得最艰难的时候,就像动物一样,脑子里只想着明天能去哪个地方抢夺食物,明晚又能躲在哪里休息。有时候饿得太过,睡不着,睁着眼不敢闭上,心里好像流淌着冰水,充满着恐慌。越是恐慌,就越饿,还会想吐。”

“后来我去了联盟,逐渐知道所谓‘站队’。”

——这两句话,有点儿牛头不搭马嘴。

 

“叶神,虽然对你来说挺不公平的,但我还是希望……您能考虑一下,第十区最底层那些人。他们……我们根本不会在乎是否被联盟的势力渗透,谁给饭吃,谁就是恩人、亲人。”

 

“其实很容易猜到谁对你下手。”蓝河苦笑一下,“范围大致就是那些在你来之后,所做诸多善举的真正受益者,比如聚宝盆那些开店的老板啊,某个势力的老大啊……”

 

“你给了他们饭碗,甚至是高人一等的生活,他们是第十区的‘进 步人士’。可是谁都知道,你能恩赐,也能收回,他们的根基和声望都不如你,你随便动动,就能教那些人伤筋动骨。”

 

“他们尊敬你,但也很怕你。”

“要是你将联盟的势力放进来,他们没有竞争力,这些年拼搏下来的东西很容易说没就没。我想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有这一次的埋伏……”

 

蓝河说话的时候,叶修就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

 

“我想说的是,就是……在第十区,对你不敬的只是很少、很少人,真正的第十区,还有很多人不理解什么是未来和希望。”蓝河眼角有点红,“我想卑鄙地请你不要放弃第十区。”

叶修要走,谁也没有资格挽留,蓝河深知这一个请求非常自私,说完之后,没敢抬头。

 

蓝河能想到的事,叶修自然清楚,说白了,这是一个“斗米恩,升米仇”事件,他给予得有点多了,养大了某些自觉羽毛硬了的人的胃口,他们开始不满足。一旦认为这种“供给”消失,自然酿造出恨意,将枪口对准了“恩人”。

 

“你觉得我这么小气啊?”叶修示意他抬头。

“没有!”蓝河下意识否定,同时皱眉,表情疑惑起来。

对了,叶修比自己聪明,这些事想得比自己更透才是,他急吼吼地解释,为了什么?

可能、可能是有些心疼大神。

 

叶修从来没抱怨过什么,或者说,小事上他老是惹人炸毛,比如嫌洗脸水太烫啦,煎蛋太咸啦,早上喊起床太烦啦……可是在大事上,他永远冷静,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蓝河至今没听他埋怨过第十区环境太差生活不便,没听他责骂过刚上岗的巡逻队净给人惹事,没听他抱怨过资金不足被迫买地……

仿佛天大的事到他这里,只需要轻飘飘几句话就能应付了。

 

这一次,哪怕流血了,依他的性格,肯定又会笑一笑就揭过去,受过的惊和痛,一星半点都不会表露出来。

蓝河刚才进病房见到他笑,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生出一抹隐秘得自己都没察觉出来的心痛。

 

卑鄙的话由他说出口,叶修自然能够顺理成章地撒气,揪着他那些过分的话,将怒火发泄出来,比方说,顺势质问蓝河,他凭什么要对第十区好,凭什么要留下来,哪些人凭什么恩将仇报……

蓝河甚至做好挨揍的准备了。总之,他希望叶修能爆发一下,尽管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处,但……应该会比独自一人长久憋着好吧。

 

想到这里,蓝河一咬牙,一如初见那样表达自己的感激。

“叶神,我不知道我可以代表多少个第十区底层的人,哪怕只能代替我自己……有今天全是托您的福,我有的一切你都可以拿去,哪怕要我的命,抵在枪口前面给你挡子弹,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

蓝河说得很认真,眼神明亮,透着坚毅。

 

叶修看着他,想到了那一位明明可以跳车逃跑,却偏要开车撞向埋伏点玉石俱焚的司机。

 

没人教过他们“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但这群在泥沼里不择手段只为自己存活的人,硬是学会了用命报答君莫笑的恩德。

如果说第十区的春花烂漫是难得的美景,那么第十区觉醒了这份心智的人,就是宝贵的财富。

叶修心想:这样的人,我无论如何都要护在手心才是。

 

“小蓝,命还是自己留着吧,”叶修看着他笑,忽然就决定了某件事,接下来想说的话,让心跳略略加速,“我想要另外一样东西。”

“你说!”蓝河用下一秒就要去炸碉堡的表情问。

 

“你之前说,没谈过恋爱?”叶修问。

“没有,怎么问这个?”

“唔,初吻还有吗?”叶修没理会他的疑问,继续问。

“……有。”蓝河微微瞪大眼睛,心跳一下子控制不住了。

 

蓝河纳闷:为什么心跳加速了?不对啊,Alpha只能释放信息素捕捉Omega,我是Beta,根本感知不到信息素,为什么好像受到了影响?

……等等,为什么我觉得叶修在散发信息素?

大约是目光难以自控地粘在对方身上了——带着笑意的眼睛,正一张一合的薄唇,被裹在病号服的强健的身躯……这不应该!

 

“小蓝?听到没有?”叶修见蓝河眼神发直,迟迟不回应,干脆伸手戳了戳他。

“什么?”蓝河猛然回过神,神色慌乱。

“我说,我想要你的初吻。”叶修重复道。

“……”


TBC.

————————

终于爬到这个剧情(气喘如牛)

如果明晚没有更新一定是沉迷小说了……

今晚其实也考虑过咕咕叫然而想到卡在那个结尾,今晚咕咕叫了可能会被扎小人就放下小说……

发出了rua一声。

评论 ( 37 )
热度 ( 390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