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My Lord (上)

这是 @一叶知蓝 太太的点文:女仆装,请笑纳!

排雷:

1、暗杀梗,小蓝手上沾血的。

2、年龄差,26的叶 x 16的蓝。

3、略带强制情节。

4、OOC预警。


(上)


1.

罪恶之城,圣诞猎手酒馆。

 

“迟到了。”

“怪我?”带着一身湿冷,从门口进来的年轻人把一封信函丢到桌面,“‘老时间、地方’,拢共五个字,寻到这里我容易么?”

等他的那位一脸淡定,说:“能找到就行。”

 

年轻人坐下,先啜了几口烈酒驱寒,才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接了陶轩那桩活?”

“是。”

“目前一共有21个人去了,但没有一个成功,目标很棘手。”

年轻人不以为然,笑了笑说:“没有人成功,但是也没有人死,目标似乎不愿意脏了手。这是一桩低风险,高回报的活,没理由不接。”

 

“你有多少把握?”

“九成。”

“!”

年轻人咳了一声,脸上有点儿尴尬,“我收到情报,有一个接近目标的绝好方法,就是可能要耗上一段时间。”

至于是什么方法,年轻人没说。

 

这一行,任何信息,只要对方没说,再好奇也不许问。

 

随后两人安安静静喝了一会儿酒,各自交流了一些情报,谁杀了谁,谁失手了,谁退出这个行当了……最后无可避免地,提到了那个人。

他叫叶秋。

这人被称为杀手行当的教科书,只要他接了活,目标绝无生还的可能,十年,从未失手。他是传奇,是神。

只不过一年前,这个人消失了踪迹,没人找得到他,当然,也没多少人有这个胆量找。

 

而这位年轻人对叶秋的感情,又不仅仅是作为同行的膜拜那么简单。

他转头,定定看着不远处在闪电之下略显阴森可怖的钟塔,脑海里浮现起一段说得上刻骨铭心的记忆。

 

2.

蓝河是杀手行当的后起之秀,不在顶尖高手之列,但是也仅差一步。而促使他有这个成就的人,就是叶秋。

2年前,他14岁,懵懵懂懂根据某人的指使,去给某位大人下毒,被抓住,差点没被当场打死,是前来“干活”的叶秋顺手把他救了。

 

“你这小孩,有点天赋,但差点训练。”

那人这样说,然后把他关在了钟塔,训练。

 

随时随地会被袭击,任何物件都有可能被下毒,有时候熬不过疲倦打了个盹,醒来已经被捆到了塔尖……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下,在钟塔的五天时间,蓝河像过了五年那么长。

然而他如今用惯的技巧,都是那时候习得的。

 

可以说,没有叶秋,他活不到今天,也绝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他对叶秋的膜拜,不是惊叹和羡慕,而是愿意匍匐在对方身前,任其摆布那种。

 

3.

“蓝河?”同伴提高声音叫了一声,陷入回忆的人才回神。

“哎!你说什么?”

“有人宣称,五天前在新堰看到叶秋出没,你觉得可信吗?”同伴是情报贩子,消息来路很是广。

蓝河想都没想,摇头,说:“叶秋的标志是从头到脚裹一身黑,这个太容易模仿了。”

“是啊,我也觉得,廉价的标记。”同伴显然也没把这个消息太当一回事,毕竟叶秋活跃的时候,也没几个人捕捉得到他的踪迹,就别谈消失踪影之后了。

——他不知道,与他同坐的这位年轻人,手中就有叶秋的确切情报。

 

4.

被关在钟塔的第六天,蓝河逃了。

不是吃不得苦头,而是叶秋总会在他遍体鳞伤倒下的时候,抱他回房间,清洗,涂药,喂饭。

彼此说话不超过三句,甚至连对方的表情的都看不到——叶秋从不露脸,但蓝河感受得到对方的善意,很温柔那种。

他沦陷了。

这样的自己,他觉得既无耻又龌龊。

居然敢起如此念头,你配么?

 

连念头都不敢玷污了神,于是,蓝河逃了。

 

以叶秋的能力,十个蓝河朝四面八方逃走,他也能从容淡定一个个抓回来。然而叶秋没有任何行动,蓝河顺顺利利走出了罪恶之城。

——大概对方只是顺手捡了自己,又闲着无聊,才训练了几天吧,所以走了就走了。

 

蓝河当时肯定,此生再也不能够跟叶秋产生交集了,直到他收到叶秋的第一封来信,然后是第二封,第三封……

 

叶秋的信,说是信,实际上说情报更准确,而且都是他亟需的,跟手头的活相关的情报。

 

他明白到,这尊神,一直在注视着他。

 

5.

“My lord……”

 

6.

“你说什么?”同伴问。

“没。”蓝河发觉自己再次走神了,有些不好意思,“反正叶秋不在新堰,这个情报才是真的。”

“怎么说?”

“不管在还是不在,这个消息出来之后,他都不会在。”蓝河两天前收到叶秋的信,信使从西南而来,跟新堰的方向完全相反,这话他扯得信誓旦旦。

 

同伴不知实情,带着推理的想法去听,倒也赞同了,说:“的确如此。”

 

“不说叶秋了,有件事,我需要你帮忙。”蓝河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开口。

同伴表示十分乐意,于是蓝河如此这般说了一通,同伴以喷酒表达心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伴说。

 

7.

离太阳升起还有一段时间,沉寂的黎明前夕,与这片略显荒凉的土地格格不入的雄伟庄园已经热闹起来,严厉的女管家把杂役女仆指挥得团团转,要求将家里每一寸地方打扫得一尘不染。

 

只是初秋,壁炉却已经燃起,大厅暖融融的,穿着才到大腿一半长度的短裙的客厅女仆也不觉得冷。个子高挑,容颜美丽,又拥有良好教养和礼貌的她们不需要干任何粗活,此刻正端庄地站立在大门边,等候吩咐。

——蓝河差点成为她们的一员,最终因为不能言语,无法接待客人,被分配至厨房,当厨房女仆。

 

哦,对了,庄园的主人就是蓝河的暗杀目标。

叶秋给他提供的情报如下:庄园主人从不使用男仆,毫无疑问,能在目标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接近他的最佳方法,是乔装。恰好,近期庄园需要雇佣一批女仆。

 

不疑有他,蓝河就去了。

假装哑女,一脸乖巧地跟在“哥哥”身后,被“交易”到庄园,成为一名见习女仆——幸好小时候营养跟不上,身板单薄,加之一直以技巧训练为主,练出一副柔软的躯体,没长成五大三粗的模样,否则这条路铁定走不通。

 

女管家喜欢乖巧能干的女仆,蓝河表现很好,深得她的欢心,一个月后被升为厨房女仆——要不是无法说话,铁定要接受训练成为客厅女仆。

 

蓝河看着客厅女仆那裙子的长度,内心戚戚然——厨房女仆因为工作原因,裙子一般差不多到脚踝,好套上大围裙——这种裙,两眼一闭,他还是穿得下去的。

此时,他就穿着厨房女仆的黑色长裙,外罩白色大围裙,短发用白色方巾绑起,井然有条地在厨房忙碌。

食材准备妥当,厨师开始忙碌,而他正在将餐具擦得闪闪发亮。

 

今天,是庄园主人出远门归来的日子,对整个庄园的仆人而言,没什么比这更大的事了。

 

8.

厨房女仆只能出现在厨房以及仆人的餐厅,外面发生的事情蓝河不清楚,他也不急。

除非是先知,否则没有主人会对提前两个月潜伏进来的厨房女仆起疑心,他只要再耐心一点点,摸清楚那人的饮食规律,那么只需要一点点毒药,那笔丰厚的奖金就到手了。

 

蓝河他淡定的很。

 

9.

“你很快会升为高级女仆的。”饭菜已经端出去,清闲下来的厨师开始逗蓝河,“长得好,够高挑,还不会说话,主人就喜欢这样的女仆。”

厨师说着,自己先猥琐地笑了。

 

蓝河心里翻个白眼,脸上调整出一个代表羞涩的表情,有点呆地看了厨师一眼。

 

“不会说话,带劲。”厨师嘴上不停,眼神带了点那什么的意味。

 

蓝河心想,动手的时候要不要顺便把这祸害也毒了呢?

 

10.

主人要见新雇佣的女仆。

 

得到消息的各位见习女仆乐疯了,摘下方便工作的大围裙,换上胸前和下摆都缀有蕾丝的、材质柔软的可爱围裙,头饰也换成蝴蝶结的款式。

她们似乎早有准备,衣饰已经用装着热水的水壶熨烫过,平整极了,穿在身上清新漂亮。

 

蓝河是这一批当中,唯一从见习女仆升为厨房女仆的,没有参与大伙的活动(当然他丝毫不愿意参与),女管家让他到大厅集合的时候,他在大围裙上擦擦手上的水,就这么灰头灰脸出去了。

 

竞争对手少了一个——众见习女仆见到他这副尊容,心想。

 

11.

蓝河见到庄园主人的第一个感觉是:真年轻,长得又不错,可惜了。

 

他不是什么“生意”都接,最起码,他不想杀好人。陶轩,这桩生意的发起者,主动告诉过他不少事情,比如这人曾经是他得力下属,却侵吞他将近四分之一的财产随后不辞而别;比如洗劫商队,滥杀无辜;比如洗劫村落,掳掠妇女……

说得挺多,证据充分,于是蓝河答应了。

 

眼前的男人没骨头似的窝在沙发上看报纸,脸上轻微带点虚胖,嘴角带点笑意,低头不说话的时候显得挺亲和。

——不像这么坏的人。

 

当然,越是坏到骨子里,脸上越显和善的人并不在少数。

蓝河不至于因为一个人看起来是好人,就动摇。

 

12.

女管家带着她们行了一个女仆的标准礼,蓝河做得无比僵硬,心想,幸好我只用呆在厨房。

 

“行了,回去工作吧。”主人,大名叶修,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过她们一眼,挥挥手让她们散了。

——至少,在女管家在场的情况下,一般主人都会站起来正式回礼,毕竟属首次见面。如此目空无人,蓝河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

 

“哦,你,最后这个,留下。”叶修补充了一句。

 

最后一个……我?

蓝河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为什么只留我下来?不会暴露了吧?!

他脸上维持那副呆蠢的模样,对喊话充耳未闻,紧跟着前一个女仆,企图离开大厅。

 

“蓝,等一下!”女管家连忙叫住他,同时向叶修弯腰抱歉,“主人,请原谅她的无礼。她是厨房女仆,叫蓝,是先天哑儿。”

“哑?不是聋么?”叶修笑笑。

 

女管家那一声喊得走前头的女仆都回头看了。

不得不停下脚步的蓝河飞快回想刚才的一切细节……没问题,他的表现中规中矩,既不紧张,也不松散,保持寻常模样,哪怕最熟悉自己微动作的大春在场,也不一定能发现端倪!

 

这边他面无表情地快速思考,另一边叶修已经跟女管家聊开了。

“看样子挺蠢,不像你说的那么聪明能干啊。”

女管家也挺奇怪的,明明平时反应挺快的一个女孩,怎么今天居然没听到主人喊话?不过第一次见到尊贵的主人,过度紧张也很正常,于是找了个理由,替她开脱。

 

“行了,我今次回来长住,安排她做我贴身女仆吧。”

女管家一愣,说:“按照规矩,主人是否先考虑,从客厅女仆中挑选呢?她们的教养和礼仪足够胜任这份工作。”

“我只要一个能保守秘密的。”没什么比哑巴更合适了。

 

女管家心领神会。

 

“沙发离门口很远?”叶修又问。

女管家不明所以,保持沉默,于是叶修又说:“走半天没走到,迷路了吗?”

 

在客厅迷路,开玩笑吗?

 

女管家顾不得教养,连忙朝蓝河招了招手。

 

两人说的话蓝河当然听见了,他心里忽然涌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手,在食物里下毒最为合适,厨房女仆的机会最多,神啊,他当真不想做什么贴身女仆!

不过,这人说要守得住秘密的人才能胜任,是说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处理吗?大春对这号人物非常感兴趣,想要帮兄弟收集情报的话,倒没有比贴身女仆更合适的身份了。

 

问题有点复杂,不过蓝河没有放任自己多想,尽力将脑子放空,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小羊皮的小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悄然无声,蓝河慢慢转过沙发,再次站到叶修身前。

叶修已经抬起了头,脸上带着点玩味的神色打量他。

 

很难形容那是什么样的眼神,看似不经意,但视线有如实质,一眼扫来,看得他头皮发麻。

 

蓝河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发不出声音,有点急,又有点丧气,呼吸明显加快,却无用于发声,几息之后,只得闭上,嘴角下撇,弯腰深深鞠了个躬——一个见到主人紧张,想问候主人却无能为力的哑女。

这楚楚可怜的模样,是个男人看到,都会觉得心疼,

杀手的演技,无比精湛。

 

“我很期待。”叶修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起身离开了。在家里,他只穿着衬衣和长裤,此时手还插在兜里——要是有礼仪老师在场,绝对会被气得头顶冒烟。

 

我在哪里见过这种带点儿懒散的背影吗?怎么挺熟悉的?

蓝河想。

 

13.

其实无论是做厨房女仆,还是做贴身女仆,蓝河都没有选择权,他能选的,要么是坚持,要么是放弃,仅此而已。

最后蓝河选择了坚持,大春已经知道他为了混进来穿女仆装了,要是没成,能笑他个十年八年。

这脸,不能丢!

 

14.

看着杂役女仆送过来的,新的女仆装,蓝河心想,不如放弃?

 

15.

开玩笑的。

 

16.

虽然没有放弃,但穿上贴身女仆装束的蓝河,内心亦几近崩溃了——幸亏是独立行动,要是被任何一个兄弟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告诉他,为什么杀个人会如此艰辛?

 

镜子前的蓝河,几乎是含泪闭上了双眼——他发长才刚到脖子,不方便绑发带,于是女管家给他配了一个白色带花边的发箍,卡在头上,精神而俏皮;高档料子缝制的衣服很显身段,虽然他胸前只是塞了两团布,但是,也稍微体现出来了;黑色的裙摆底下有好几层白色蕾丝点缀,长度只到大腿的一半;长袜再也不是厨房女仆那种超长款,而是吊带的,长度只到膝上一点,尔后两根细窄的带子勾着长袜,另一端贴着白皙的大腿,没入裙摆……踩上的小高跟,走路姿势也变了个风格……

 

身姿挺拔,尤其是双腿,笔直修长……

 

平时要是看到这么一个女孩子,蓝河说不定会吹口哨,甚至上前搭讪,但是……这人是自己啊!!!居然是他蓝河啊!!!真是,真是造孽啊……

 

走出门口之前,蓝河鼓起毕生的勇气,告诉自己,要淡定,侍奉的那个所谓主人迟早是要死的,跟死人较劲有什么意思对不对?只要不失手,这段黑历史就会跟随死人,被永远地埋进黄土深处,此后,他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杀手蓝河。

对的,就是这样。

 

16.

贴身女仆的工作场所是主人的书房,甚至卧室。

 

路上,其他女仆有人羡慕有人妒忌地看着他,但都不敢造次——贴身女仆地位比她们都高。

 

匆匆赶到书房,叶修已经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眺望什么——主人先一步到达,这是失职——换上衣服后稳定情绪用时太长,耽误了。

 

幸好蓝河的角色是哑女,不需要任何解释,只不断鞠躬道歉。

 

“是我早了。”叶修没有责备,招手让他走到身边。他比蓝河高半个头,站得近了,需要稍稍低头才能对准目光,“你很好看,衣服非常适合你。”

 

“……”听到主人的赞赏,蓝河当真不觉得荣幸,反而越发觉得羞耻。

 

叶修忽然抬手按上他的头。

蓝河骤然屏息——头部是杀手要重点保护的地方,他尽力控制自己不做出太大的条件反射,只是适度地缩了一缩脖子,像一个不习惯被别人触碰到头发的女生。

 

“别动,发箍歪了。”叶修淡淡地说,手上动作利索地帮他调整好发箍的位置,收手的时候顺便托了托他的下巴,“你紧张什么,呼吸啊。”

 

被男人用手托住下巴了……

蓝河他、他好想现在就弄死叶修啊!

 

强忍着没把袖口的刀片抽出来,蓝河干脆闭上眼,只用一张涨红的脸对着叶修,以免眼神泄露杀念。

 

叶修似乎是低声笑了笑,没有继续为难他。“替我摇铃,叫管家上来。”

 

蓝河规规矩矩摇了铃,女管家很快来到,一见他,立即皱了皱眉。

 

“帮他拿来。”叶修说。

“是,主人。”女管家毕恭毕敬应下来。

 

蓝河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

是什么?

他不安地看了叶修一眼——故意的,但是对方没有在看他,而是优哉游哉地用裁纸刀割开一个信封。

 

不过他很快知道了,女管家带着一条围裙回来了。

 

女仆服有挺多细碎的部件,比如需要用针别上的立领、袖口,加上内衣,长袜等等,对于男生来说,的确繁琐过头,加之今天精神动荡较大,他出门之前当真没有检查过是否穿戴完整!

 

居然漏了围裙这么显眼的东西……

蓝河只觉得祸不单行,连忙小跑过去,企图把围裙接过来,回房间穿戴整齐,没想到女管家手上一避,没有把围裙交给他,反而递给后面跟着走过来的叶修,然后悄然退出房间。

 

“……”什么情况?

 

“转身,我帮你穿。”叶修面对蓝河,笑了笑。

 

“……”现在可以动手吗?可以了吧?这男人不死,感觉活不到今晚啊!

 

“又听不到我说话?”叶修声音严肃了点。

 

蓝河用“已经有三十多人暗杀他失败”为理由,逼迫自己冷静,然后转过身,把后背朝向他,浑身僵硬得像一块木板。

 

“抬手。”叶修轻声说。

 

蓝河稍微张开双臂,感觉到男人慢条斯理地,将围裙的肩带挂在他双肩上,随后整个人骤然靠近,双手圈着他的腰,轻轻拍打他小腹一带,细细整理一遍围裙在身前的皱褶,才收手缩回到后腰,调整系带的长度,扎了一个蝴蝶结。

 

“建议你下次继续漏点什么,我很乐意为你穿戴。”

“……”

 

17.

叶修对他动机不纯。

蓝河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然而男主人钦点的贴身女仆,很大一部分要承担那部分责任,这事放哪里都一样。

 

愁啊,穿上衣服能隐藏性别,脱下来就百分之一百藏不住了啊!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没那功能啊!

 

怎么办?能在禽兽把他弄上床之前整死他么?

 

18.

叶修替他穿上比裙子还略短的蕾丝边围裙后,倒没继续寻事调戏他,反而专心致志地看起信件。

 

蓝河很好奇信件的内容,但没有显出一点端倪,只是安安静静站立一旁,在他有需要的时候,递点东西,或者倒杯水。

 

一整天,蓝河站得腿软。

 

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叶修洗过澡,上了床,蓝河心想总算能休息了,不料这人并不消停。

“我还不困,过来替我念会儿书。”叶修说道。

 

“……”蓝河差点吼出来:有病啊?!我是哑的!

 

叶修说完自己也是一愣,呵呵笑了,“对不起,一时没想起来,你做不到。”

蓝河面无表情摇了摇头,装作很习惯这种无意的伤害。

 

“不会说话真可惜,挺希望听到你喊我主人。”叶修又笑着补充一句,才挥手让他出门。

 

19.

喊你主人?迟早有一天你得哭着对我喊上帝!

Oh!My lord!

 

20.

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叶修除开不时的言语逗弄,没有进一步行动,蓝河怀疑这个男人不行。

 

嘿嘿嘿。

 

21.

偶然,叶修会起得稍晚。每一次赖床,都是因为夜里来了“客人”。

 

第一次打开叶修房门,看到地上瘫着的人,蓝河着实吓了一跳。倒不是有什么血腥场面,而是,明明他就睡在隔壁,依他的醒睡程度,居然听不到昨夜有动静!

 

叶修应该是悄然无声就把“客人”解决了,谁也没惊动。

 

蓝河对叶秋的崇拜之情更甚了,正是他建议蓝河用目前这种非常靠谱、非常保险的方法混进来的,否则此时瘫在地上的人,要多一个。

 

蓝河的行动更加小心,他很清楚自己只有一次机会,错过,即失败。

 

22.

机会来了。

 

作为庄园的主人,不在社交季节办上一两场舞会,简直说不过去。叶修本人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意愿,在女管家的多次严肃认真的规劝之后,才终于首肯,拟了邀请函,邀请附近有名望的老爷夫人们前来参加舞会。

 

蓝河就是要在邀请函上动手脚:挖坑给客人,比挖坑给不知深浅的叶修要轻松得多。

 

月色下,蓝河从阳台翻出,身手敏捷地往上爬了一层,又绕了一个大圈,总之远远地避开叶修房间,来到书房。

邀请函已经封上火漆,但这难不倒他。蓝河用锋利的小刀沿着火漆封口,精准切开,取出信函,在边角处涂上极淡的一抹酒痕——信封厚实,极淡的酒香被储存起来,再次打开的时候,才会飘散出来一点点。

老爷夫人们,尤其是小姐们,喜欢根据信纸猜测主人家的喜好。富贵还是负债累累但强撑面子,华丽还是简约,喜欢哪种味道的香水等等信息,从信纸都可窥见一二。

能给来宾带来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主人嗜酒,邀请函都撒了酒,那么,蓝河的目的就达到了。

 

做厨房女仆的时候,他已经从厨师那处打听到,主人,即叶修他酒量极浅,红酒炖牛肉这类菜是禁止出现的。

 

在舞会上,猝不及防被多人敬酒,不喝一点,就实在太失礼了。

而蓝河要的,就是那一点点酒的助攻。

 

用特殊粘合剂封上火漆,邀请函跟从未打开一样,完美无瑕,蓝河自信地笑了。


——————————————

下部的预告:蓝河刺杀失败,更惨遭叶修掉马,论人间惨剧是怎样炼成的。根据状态看看开不开车,不开的可能性很大,不要抱有幻想!

会在周四(20号)放出,那天特殊日子可以摸鱼更新嘿嘿嘿~


关于文中一些设定的补充解释:

1、女仆工作范围,见习女仆晋升厨房女仆,还有客厅女仆什么的,参考维多利亚时期相关女仆的观念,英式。

2、小蓝贴身女仆那一身,参考法式。因为英式的都是长裙,只好换个国度以求福利啦~~不过本来就是架空背景,应该没所谓。

3、贴身女仆其实是服侍夫人而不是男主人的!

4、贴身女仆也不会住在男主人房间隔壁(应该),仆人有自己休息区,由管家严格管控。

真实情况就以上,不要被文带歪啦~

——————————————

接下来是作者的话唠环节

哈哈哈哈每一次都好期待话唠的时刻啊!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爱你们!

大家都看出来这就是老叶的套路了吧?小蓝当真被坑得一脸血,默。

专门问过英翻的基友,my lord可以同时表达我的主人以及我的上帝的意思,这个标题是不是很完美?超级佩服自己的灵光一闪!!!(平日作者起名的能力,就是二三事那种..........

啊,好多话想说...然而怕话唠的比正文还多,吞回去了....哎!咱们周四见吧!

为了感激看到这里的真爱,再来一个预告,那就是,下部,老叶用了那种药,嘻嘻嘻。

评论 ( 61 )
热度 ( 411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