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花花世界 这就是他们的一辈子 (完)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0:15


壹.

“老叶啊,我的眼镜呢?”

“你衣领上挂着啊。”

“哦哦……”

 

“还是看不清啊,怎么办?”

“没事,组队请求写的是‘两条只会喊666的咸鱼求大腿求带飞’。”

“哈哈哈,堂堂叶修也有做咸鱼的一天。”

“给年轻人一些表现的机会嘛。你别笑那么欢,小心呛着。”

“哈哈哈,哪有那么容易呛……咳咳!”

“哎,小心小心!给你顺顺背啊,慢慢呼吸。”

“就咳几声,看你紧张的,进本了。”

“跟着我走啊。”

“好。”

 

这是一个偏智能的游戏,有自动寻路,叶修设了目标,任由角色自动走,自己侧过头,注视着坐在身旁,低着头努力辨认键盘,认认真真操作的爱人,他问:“开心吗?”

“开心啊,多久没玩游戏了。”许博远心满意足地回答。

“那就好。”

“蓝河又跟君莫笑一起下副本了。”许博远笑得像个孩子。


“当年都不知道,我跟你下一趟本,能让你那么高兴。”叶修感叹。

“其实不高兴,跟你下本也是迫于无奈啊,谁让你绑架了副本记录。”许博远皱着眉,陷入了回忆,手上的操作跟着停了,手指颤巍巍地停在键盘上。

叶修伸手,轻轻帮他点了自动跟随,一边说:“我当时也是迫于无奈啊。”

“但你勒索我稀有材料,”许博远气愤地回答,“还抢了我的吸血光剑!”

“一把破武器能记几十年,也是没谁了。”

许博远哼哼了两声,就听到叶修说:“那吸血光剑后来给你男神用了,再后来成为千机伞的材料了。”

“给黄少用过?!”许博远眼皮一抬,眼神蓦然亮了,嚷嚷道,“你从来没跟我说过!”

“我觉得被用作千机伞的材料更值得你自豪啊老蓝。”叶修循循善诱。

“既然是给黄少用的,我就原谅你,不记着这笔账了。”

好吧,完全没听到他说话。叶修怕再强调,自己爱人会来一句千机伞是什么鬼,那他就有血可吐了,于是从善如流地点点头,说:“好好好,谢谢蓝河大人有大量……不对,你还是记着吧,这笔账,要一直记着。”

“啊?”

“要记着。”叶修强调。


“好。”许博远垂着眼,声音沉了下来,“近来我的记忆差了很多啊,昨天说的话今天就忘了,前天收拾的东西,今天也忘了。”

“没事,我都给你记着。”叶修打断他的话。

“哈哈,你什么表情啊这是?别担心,就算有一天我不记得吃饭吃药,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会忘记君莫笑和叶修的。”许博远缓缓说道,语气很肯定。

“嗯。”叶修心里一暖。

“因为这两名字,那真的是,多少年挥之不去的噩梦啊!”许博远摇头感叹道,然后低头眯着眼,摸索着键盘,缓慢认真地操作起来。

“……”爱人学了自己十足的嘲讽,而自己却学了他八分的温柔,叶修活一辈子,总算尝到了什么叫自作自受。

 

等两条只会喊666的咸鱼光荣完成了划水任务,太阳已经西斜,保姆煮好饭菜,喊他们来就餐。

“吃饭了,站起来慢点啊。”叶修先扶着桌子起来,把拐杖递给爱人,再扶着他站起来。

前些年许博远摔了一跤,腿留下些毛病,虽然骨骼比叶修要年轻些,但却不如他灵便,时常需要自己爱人搀扶一把,为此好面子的小老头没少感叹。

 

慢吞吞吃着滋味不错的饭菜,这时家庭联络仪亮了,两对中年男女的影像跃然而出,身边还有几个年轻人,见到两人,便“爸爸,阿爸,爷爷,阿爷,公公,阿公”地叫开了。

叶修抬了抬勺子当打了招呼,许博远一个个回应了。

 

“在G市住得习惯吗?”

“很习惯,就在这里长大的,回来养老,很好。”

“那就好,我们今天聚餐呢,笑笑和小绝几个说想你,硬是要视频,我就说这是饭点,会打搅你们吃饭。”

“没事,你们吃了吗?”

……

叶修见爱人跟儿孙们聊个没完,干脆把家庭联络仪关掉了。

“先吃饭。”

“难怪他们不亲你。”

“谁要他们亲。”叶修一如既往的不屑。

许博远呵呵笑,没揭穿他,继续慢吞吞地吃饭。

 

一顿饭吃到太阳下山,两人到楼下溜弯消食。

这样的日子过了无数个,已经比习惯成自然更刻骨铭心,长相厮守数十载,说出来那么伟大,体验过来却又那么平凡,好像普普通通、平平淡淡就过了一辈子,回忆起来尽是些琐碎事。

“我们这辈子都做了些什么啊?”人老了喜欢回忆,本就比较感性的许博远不禁这样问。

“好好活着啊。”叶修随口回了一句,见自家爱人在认真思索,于是又补充道,“拿到了一堆荣耀,唔,还有,推动了我国电竞事业积极健康发展?”

“好像是。”许博远笑了笑,说,“跟游戏过了一辈子啊。”

“胡说,明明是跟我过了一辈子。”叶修老了,但因他而起的笑容一如既往温柔。

“一把年纪还要强行撩,不愧是叶不羞啊。”每次都要强调自己对这种笑容免疫,其实每次都被撩到许博远继续嘴硬。

“明明是风骚不减当年。”叶修轻轻晃了晃两人交握的手,“承认吧。”

“上缴些稀有材料,我考虑一下。”

“叶修大神的一辈子,还不够稀有?”叶修假装吃惊。

许博远想了想叶修在圈中的地位,他获得的荣耀,以及他那张被陈列在世界荣耀博物馆的账号卡,无法反驳——跟一个相当了不得的人过了一辈子啊。

 

“老叶。”许博远轻轻唤了一声。

“嗯?”叶修紧了紧交握的手,表示自己在听。

“为什么是我啊?”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叶修却凭借多年的默契理解了,笑着说:“不是吧,老头子,这辈子都快到头了,你才问我这句话?”

“……”

叶修当然说过爱他,两人也当然是因为爱才在一起,但是情所起之处,貌似,这么多年来,都没谈及过。

“其实是因为当时太穷,付不起你那五天的打工费,只好以身相许。”叶修说得煞有介事。

“……”

“还经常有人跟我大喊什么:叶修,你有本事抢boss,你有本事娶蓝河啊!我想想也是,野图boss都抢了,为什么不把人也娶了呢?”

“……”

“哎别激动,慢点儿呼吸,别喘上了!”叶修连忙给爱人顺顺背,一边继续说,“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这么不经逗呢?”

许博远比较有难度地翻了个白眼,说:“因为我心不脏。”

 “其实不记得了。”叶修笑了笑,声音正式起来,“或者说其实没有答案,一直以来,我都是想做什么,就去争取,荣耀是这样,对你也是这样。想跟你在一起,就跟你在一起了,就是那么简单。”

 

暑气未消,依然有丝丝蝉鸣,但听着并不让人烦躁,江边好景,夜风不徐不缓地吹来,带来几分舒爽。纳凉的人很多,小孩子追逐打闹,大人凑在一起扯着家长里短。在路人眼中,他们两个也是这众生百态的一对平凡小老头。

许博远看了难得正经的叶修一眼,已经有点儿锈痕的脑袋忍不住回忆起两人的点点滴滴。

 

贰.

叶修在第一次世界荣耀邀请赛结束后到的G市,理直气壮的以“躲粉丝”为借口图谋不够,租了蓝河家里一个房间暂住,没过几个月成功把房东拐了上床。

他一直对此事津津乐道,引以为豪。蓝河没好打击他,毕竟叶修大神一辈子就那么唯一一次,还要批评他借口老套、行径流氓……就太悲催了不是?说不定叶修他得意的,就是虽然套路,但他蓝河愿者上钩了。

要打叶修的脸太难,还是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啦。

 

两人在G市生活了两年,后因叶修正式就任荣耀联盟某部门管理,要到B市上班,两人便定居到了B市。与此同时,蓝河换了一份工作:通过竞聘,成为蓝雨俱乐部在荣耀联盟的联络员,彻底走出公会你虞我诈的泥潭,从另一个方向继续为喜欢的战队作贡献。

没过多久,叶修接任联盟主席一职,成为荣耀联盟史上,风格最传统、最受争议,同时也最具个人魅力的主席。

那些年的叶修相当清闲,一来浸淫荣耀多年,荣耀职业联盟的发展方向他看得比谁都清楚,诸多举措甚至老早就琢磨上了,加之人精一个,主席一职做得得心应手;二来凭借他在这个圈子的声望和地位,有的是脑残粉替他做牛做马,意图反对他的人在浩如烟海的支持者当中,渺小得泛不起一丝涟漪。

这个不要脸的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想走偶像路线?行啊,荣耀单挑赢了我才能谈。

老实说,即使叶修状态下滑,但是经验老辣啊,依然是圈中一座让人望而却步的泰山拦路石,能单挑赢他还走什么偶像路线?

 

在叶主席无可撼动的坚持之下,在诸多职业圈越走越花俏的同时,荣耀始终坚守“技术”这一基本立足点不动摇,涌现出越来越多风格迥异的优秀选手,可谓是百家争鸣,促使荣耀生长成为电竞界的一棵长生树,最后成为奇迹之游戏。

 

而就是在清清闲闲混着主席一职的时候,叶修动了养个娃的心思,一年后,一对健康活泼的双胞胎兄妹来到这个家庭。

许博远工作忙,光棍司令一个,工作上的事都得亲力亲为,而叶修养了一个秘书部,平日写得最多的字就是签名,于是带孩子的工作理所当然交给了他。

叶修乐呵呵地接过这个职责,毕竟当初闲得慌,想养个娃热闹热闹的人是他自己来着。

而可喜可贺的是,在不正经的老爸终日耳濡目染之下,双胞胎成功长歪了。

 

哥哥叶心许表面上像许博远,脾气好,人缘好,咋一看像是个好说话的人,其实内心是个十足十的翻版叶修,只是由于嘲讽技能点比不过他老爸,惨遭压制而已。14岁的时候,学着他老爸离家出走,由于没有目的,到处瞎逛,被警察当成走失儿童带回去警局,有了一番奇遇,后立志成为一名法医。长大后他果然手持器械,剖遍全世界各式各样的咸鱼,同事送外号‘鬼见愁’。

妹妹许心叶小时候极其顽劣,时常把哥哥坑出一脸血,许博远曾痛心疾首的表示,这娃长大后肯定随他爸,是个让周围的人头痛不已的货色。结果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孩子越大,性格越稳,还特别亲他爷爷那一辈,主动扛起了老爸应该接手的事业,顺带把她叔叶秋也解救了,成功助其离家出走。

 

叶心许和许心叶俩孩子给家里带来无限乐趣,但都独立得早,打上小学起,除开离家出走,别的事就没让家长费过心。叶修忙了几年,又闲下来,不太习惯了。这时他还没到不惑之年,精力旺盛得很。

竞技总局适时递来橄榄枝,说已经留好位置给他了。荣耀联盟的发展足够稳,他这个主席再当下说不定会裹足不前,叶修跟许博远商量了一下,接受了调职。

在竞技总局不像在联盟那么闲,它的立足点可是全国甚至全球,即使叶修经验丰富,也忙得焦头烂额。不过他任职的第一件事不是推动电竞事业发展,而是推动总局对这个行业做了一个全国范围的调查和分析,得出结论之后,先做了一波良性宣传。与此同时,跟总局几个顽固不化的老家伙斗智斗勇,将自己的地位稳固下来。

有时候许博远不得不感叹,叶修就是一个被游戏耽误了的政治家。

 

叶修常抱怨秘书不好使,许博远瞒着他,走关系得到一次面试机会,并凭借出色的协调能力,进了总局的秘书部。叶修得知后,立即强行把他调到自己身边。

“这个泥潭你不必要跟着我踏进来的。”当夜,叶修这样说。

许博远一边平复呼吸,一边想了想,回答道:“为蓝雨付出这么多年,也该为你做点事了。”

叶修什么都没说,心里其实很高兴。

 

事业有过低谷,但叶修何许人也,都凭着坚强的意识和越发老辣的手段,熬过来了。许博远伴着他,助他一步步走到总局的至高点,心想这个人真是好耀眼。

耀眼的男人毫无偶像包袱,荡平前路之后,开始天天念叨什么时候可以退休啊,想跟自家老头子过喝茶散步遛鸟的休闲生活啊。

手下一大群人表示,大佬你听说过您这种级别的领导能按时退休的吗?我国竞技事业仰仗着您呢!

叶修可不管,天天折腾手下,尤其是年轻的,力求将他们锻炼到即使他不在,局里事务都能有条不紊地进行。

一到退休年龄,果不其然连递十八封申请,硬是退休了。

许博远比他年轻一些,还退不下来,叶修便送他上班,接他下班,天天在总局附近晃悠,教那一群曾经的手下恨得牙痒痒。

等许博远也退下来,叶修做了个决定,搬回G市。

他不想留在此地被打搅,他想弥补许博远当年跟着他背井离乡。

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叁.

G市的退休生活真是悠闲得不得了,早起喝早茶,晚起就喝午茶,一盅两件,自在逍遥。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两人会相携漫步在树常绿、花常开的林荫大道,拌拌嘴,细细拾取时光。

直到有一天,许博远坐在摇椅上问叶修:“老叶啊,还记得春雪吗?”

春雪是他们年轻时候养的一只猫,也是这辈子养的唯一一只,足足养了15年,只是有一天忽然逃家了。听闻老猫自知寿命将近的时候,会找一个主人看不到的地方安静长眠,春雪大概是这种情况。

许博远说:“我好像看到春雪在等我。”

叶修躺在摇椅另一边,如同老树枯枝一样不再年轻、不再稳健的手紧紧覆上爱人的,手心一如年轻时候干燥温暖,他轻轻说:“老蓝,他是在等我们呢。”

 

花花世界,这就是他们的一辈子。

 

 

【完】


叶神生日快乐,二十岁,你们还没相遇,但最好的蓝河终会来到最好的你身边,愿你们福祚绵长,百岁顺安。


评论 ( 52 )
热度 ( 430 )

© 落雨大 水浸街 | Powered by LOFTER